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章 想做什么
    苏嬷嬷不明白:世子爷和大小姐到底在做什么事?梅儿那丫头到现在也没回来。可她也不好问,生怕触怒了关锦兰,她现在可不敢倚老卖老,惹关锦兰不高兴。

    可,现在关锦兰这个样子,不理,不问,又不行。头痛,到底要怎么做?

    关锦兰高热,这心弦一放松,直烧得一切都好似在云雾里飘荡不定,浑身是一阵冷一阵热,抬手狠‘掐’一下自己的大腿。

    唉!

    真心对不起,每次都是你遭殃!

    “嬷嬷,傍晚时分世子爷会吩咐人来拉走嫁妆,你安排一下人手,配合着点,完事就和吉祥如意回正厅来,我有事跟你们说。”

    苏嬷嬷听着就松了口气,眼帘微动,随即道:“大小姐,嬷嬷都听你的,有事你尽管吩咐。”

    关锦兰看苏嬷嬷的神情,好看的丹凤眼微闪,“嬷嬷,您不要这么说,我们还跟从前一样,我有什么不对,你尽管提点。”

    苏嬷嬷心神一震,乍然想到关锦兰怎么与王妃处事,这样的相像,轻轻柔柔的就把人捏在手心里。

    “嬷嬷,王妃娘娘把我托付给你照顾,我也是想把你当成可以依靠的人了······嬷嬷呀!说实话,咱们之间最好能处成我和奶娘一样。”

    苏嬷嬷给关锦兰说得有些心乱,当年太后殁后,她怕自己老死宫中,这才到了鲁阳王府。在鲁阳王府,她也能助王妃娘娘一臂之力,可怎么到了关锦兰这儿,听到她跟她说这样的话,自己却反儿没了底气?

    “去吧!嬷嬷,看时辰也不早了,您下去好好想想,这也没什么大事。”

    “是大小姐,那嬷嬷我就先下去了。”刚准备转身,又继续说道:“下午的事,嬷嬷我不会忘的。”

    “去吧!”

    关锦兰看着苏嬷嬷退了出去,咬牙又从软塌上爬了起来,慢慢挪步进书房,午膳也没有用,现在也没人来打扰她。

    抬手在书桌上铺满了上好的宣纸,执着饱满的墨笔,挥墨书写着以后大计······

    直到夜幕开始降临,苏嬷嬷回来禀报,说世子爷派人已经拉走了嫁妆,并递过来一盒银票。关锦兰接过,思绪百转,该怎么跟嬷嬷和奶娘讲呢?

    突然,关锦兰灵光一现,有了!

    “苏嬷嬷,您去把大家都叫过来,我有事吩咐。”

    苏嬷嬷点头,退了出去叫人。

    关锦兰看着她们都走了进来,这才说道:“午后的时候,老师传来音讯······所以我要跟老师去她的家族历练一番,这期间的时间就是一年,嬷嬷和奶娘吉祥你们三个人就在儿,把这个院子给我守好了,就行。”

    苏嬷嬷和奶娘吉祥一听,大惊!

    奶娘更是大声的叫道:“大小姐,奴婢从来也没有离开过你,老奴不能离开大小姐,死都不能。”

    关锦兰一听,心里酸楚,人也难受的历害,泪水儿簌簌往下落,“奶娘,这样可怎么办才好?你都不支持我,那我还怎么实现母亲的遗愿呢?”

    “是夫人的意思?”奶娘惊愕。

    关锦兰惭愧,妹纸,你这人品真是不行了啊!要改,知道不?

    可,嘴巴一张,顿时又变了味儿,“如不是母亲和老师的意思,我一个闺阁小姐,何必要做出这么惊心动魄之事?”音落,呜咽着哭倒在奶娘的怀抱里。

    我去!

    本小姐也是没了办法!要怪,就怪你们怎么把生活得好好的人,送到苦逼的年代。

    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惊见关锦兰各式的作啊,浑身直冒凉气。这个小狐狸到底是想做什么事?连他也不告诉,一定要严审。

    奶娘陪哭,轻拥,启唇轻话语道:“兰姐儿,我可怜的兰姐儿,奴婢一定会帮你的······”

    “·······奶娘!”

    苏嬷嬷一看一听,瞬时瞪大了眼睛,内里暗道:大事不好,奶娘这么快就被大小姐给绕进去了,那她们该怎么办呢?王妃和世子肯定是不会放过她的呀!

    吉祥显然,惊吓过度,双腿一软,摊坐在地上。瞳眸呆呆:她如果把主母给丢了,这肯定是莲花山也去不了,主公会把她倒吊起来放血,直到身体内的血流干为止。

    如意吐了一口气,主母没说不让她去,还好!还好!可吉祥怎么办呀?如意急得脑门子一头的汗。

    关锦兰装着浑身无力,斜靠着奶娘的肩头,喃喃说道:“奶娘、嬷嬷,我也想着带你们离开,可老师那只同意我带一个奴婢在身边,您们年龄也大了,我不忍心,刚好吉祥也会医术,刚好可以照顾你们。如意她会武会毒,所以我才想把她带在身边,这样你们也可以放心。”

    赵世子在屋顶上面,实在是恼得不行,没有耐心再听下去,‘蹭’一下就跳了下来,眼眸冷冷的看着关锦兰。

    关锦兰一看,呜嗷一声,完了!这混球怎么过来了?她这戏,还怎么演不下去啊!

    “那个,那个嬷嬷,奶娘你们都下去收拾,本小姐带着你们一起走,别惊动院里的下人。”

    苏嬷嬷等一听,动作飞快,走了出去。世子爷来得好呀,一来她们几个就都可以跟着大小姐一起走了。

    赵世子冷着脸,好看的剑眉皱得紧紧的,“小东西,你现在在做什么?难道你是想逃,我可是一定要得到你的·······不准走。”

    关锦兰小脸烧的酡红,“你会不会说话,我逃哪儿去,你不是在我身边安排暗卫了吗,难道他们就不会向你禀告?”

    “哼!”

    “哼你妹啊!赵烨,我跟你说,不准叫我小东西,你以前明明不是这么叫我的!”咆哮!

    “哼!还不是你自己作的!”

    “我怎么作的?”

    “你,你,谁让你对爷不走心!”

    呃:·······

    “赵烨,你个混球,我难受,那那都疼!”

    赵世子一听凝眉,眼底神色晦暗,思绪翻涌的厉害!这会竟然跟他撒娇转移话题。

    欠收拾!

    还是对他不上心!

    心里憋气,怄火,身上的气势狂升,压迫感十足,直让强打精神做戏的某人透不过气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