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想做什么
    关锦兰苦笑:你大爷的,全部都是眼线,全他娘的是盯子。看如意直直盯着她交握的双手。

    “知道了,先下去吧!”

    “是!”

    如意不解:大小姐这是怎么了?世子做得这么好,大小姐为什么不高兴呢?如意实在是想不通,难道是自己的脑子出了问题?

    关锦兰深吸了口气,看着面前的茶杯,望着那袅袅的茶雾:这就是世代所处环境不同,而造了不同的思想。

    你个古人怎么能知道本小姐,这个现代人心里是怎么想的呢!也是,这个世代的女人,如果有一个男人这样对自己应该是乐翻天了吧!

    “大小姐,晚膳和糕点我一齐都给你拿过了,你想吃什么都有。”

    呃:······

    关锦兰抿了抿唇,奶娘这速度真是有水准啊!

    “拿进来吧!”

    人是铁,饭是钢,不吃更抗不住。

    “大小姐,你,你这脸色不对,老奴去请医者。”

    “奶娘,没事,我这是给茶香熏的,你也累了,早点下去歇着。”

    “大小姐,你,你真没事?”

    “没事,好着呢!”音落,抬手,拿筷子挟水饺,一口吞进去。

    奶娘皱眉,但见关锦兰用的香,难道真是她紧张过度了?狐疑,躬身行礼,退了下去。

    关锦兰低头,轻吐,跐牙,抬手扇风,哎呀,我的妈,烫死本小姐了!

    靠椅背,摊软,抬头一脸落幕望窗外,霜打绿叶黄,树木和竹子的声音仿佛在风中艰难的呢喃摇曳,其中的无奈苦涩滋味好像已经混杂到了空气中了,呼吸间已然进了她的身体。

    想想自己和赵世子发生的一系列的事,仿佛就像电影一样冲过大脑,其间她不能反抗,亦没做过挽留。

    她对那混球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她自己也说不清,但有一样她自己是可以肯定的。

    她的身体并不排混球的触碰,这是不是能说明,她对他还是有感觉的呢?

    如果换上别的男人,如太子,关锦兰想到这里全身的鸡皮疙瘩就都起来了······是啊!自己的身体比自己诚实多了,如果不喜欢,为什么又会那混球做那些羞人的事呢?

    这一夜,无寐!

    第二天的一早,阳光和煦,晨风轻拽,发出了柔和的光,关锦兰顶着一对更厉害的熊猫眼出现在苏嬷嬷和奶娘的眼前······

    关锦兰自嘲地笑了笑,“没事,你们不要担心。”

    苏嬷嬷,奶娘:·······

    这叫没事?

    苏嬷嬷得赶紧禀告世子,奶娘得赶紧找医者。

    关锦兰深知自己的身体,脸色肯定是苍的色的,可她此刻却无力将唇角拉出一个值得信赖的弧度,只能拐题。

    “嬷嬷,吉祥和如意那还太平吗?”

    “一早就过去看过了,没出什么事,都好着呢!不过院外好像不怎么太平,好在都解决了。”

    关锦兰听言,“奶娘,你先准备点好吃的给她们送过去,让她们轮流休息会儿。”

    “可大小姐,你还没有吃呢!”大小姐这是心里苦啊,昨晚送来看膳食根本就没吃一口。

    “呵呵······奶娘,我现在真没什么味口,你还是可着她们先送过去吧,难为她们守了一夜,就说我会记住她们今夜的功劳。”

    奶娘听完刚想退出去,突又转身回来,说道:“大小姐,梅儿那丫头昨晚是在这里守夜吗?老奴没见着她。”

    死丫头,也不知道劝大小姐多少用点,等会看见她,看她怎么教训她。

    “梅儿呀,奶娘你就不用操心了,我安排她去办其它的事了。”

    奶娘和苏嬷嬷脸色同时一变。

    关锦兰瞟了苏嬷嬷和奶娘一眼,笑得甚是勉强,“奶娘,可还有什么事?”

    奶娘‘啊’了一声,“没有,老奴这就给吉祥和如意送早膳过去。”说完,赶紧行礼退了下去。

    她还要让人找医者过来呢!

    “大小姐,既然她们都有事,那嬷嬷伺候你梳洗。”

    关锦兰:果然是宫里出来的人精,“有劳嬷嬷了。”话落,转身坐到了梳妆台前。

    苏嬷嬷就走到了关锦兰的身后,恭敬的为关锦兰梳起了头发。但触手的热度,还是让她心惊,胸口一**难言的郁郁在盈饶。这孩子还是累病了!

    “嬷嬷,一会你找个人在门口等着,如世子送来信函,你赶紧叫人给我送过来。”

    “好,嬷嬷我伺候完大小姐就过去。”苏娘娘轻言答道。

    ***

    赵世子看着关锦兰送来的信函,蹙着个眉头:小东西刚出的府,就挥爪子了。到底想做什么呢?竟然还提要求,要他保密。好啊,就陪着她玩一次。

    “阿成,去把阿忠给我叫过来。”

    贴身小厮应是,脚下生风似退了出去,吩咐人去叫阿忠过来后,又脚下生风似地转了回来。

    搓了搓手,自认已然提着一百个小心在伺候了。如果可能,他一定会做闷胡芦,但是,他没办法啊!

    “世子爷,可是有什么头疼的事?”

    赵世子头都没抬,“阿成,你向后转,走五十岁站好。”

    阿成抿紧了嘴巴,恭敬的退了出去。就知道世子爷又嫌他多嘴了,罚他站!罚他站!要罚到什么时候?

    哭,世子爷没说啊!王妃娘娘,小的又罚站了,你什么时候来搭救啊!

    阿忠连起带跑,额头冒汗,看着站门中间的阿成,唇角抿成一条直线,脚步更快的两步,“给世子爷请安!”

    “嗯!”

    阿忠见状,挺了挺后背,理了理身上的衣服才抬步走了进去。

    “世子爷,您吩咐!”

    “阿忠,你在我们鲁阳王府也有八年的时间了吧!家里的人在庄子上都还安好?”

    阿忠一听,心急颤,上下猛斗好几回,忙回道:“都好,托鲁阳王府的福。世子爷,您有什么事尽管吩咐,老奴才拼着全家人的性命都会给你办好。”

    “用不上你们全家人的性命,如办不好?你的性命就可以了。”

    阿忠一听,急巨斗的心儿,瞬间得到安慰,神情微松了一些,不要他家人的命就好,再次挺了挺后背,“但凭世子爷吩咐。”语气坚定!必须坚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