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嫁妆风波
    王妃眸色微闪,牵唇冷笑,“吾想老夫人也就是这个意思,绝对不会是想扣下丫头母亲的嫁妆。”

    老夫人被顶得一口气上来下不去,只觉浑身都不舒服······可是没有办法,还得强打起精神来应付。

    关锦兰眸光流转之间,渐渐升温,她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查账本,于是否某人当场翻起了小册子。

    老夫人一看,差点没气晕过去,低喝道:“玛瑙,你去陈妈妈那,让她过来,顺便把库房的钥匙给我拿过来,没看有人这是都等不及了呀。”

    玛瑙惊惊颤颤,应是退了出去。

    关跃海这个憋屈,心里抓狂不止,不上不下,纠结成一团乱麻花。

    老夫人思绪辗转,偏又觉的脑子不够用,直指望陈妈妈能想个什么办法,好拖下去。转眸一看,关跃海脸色不对,心里这个着急,一时间火烧火燎似的,生怕一个不小心,关跃海沉不住气,两头都得罪狠的。到时鸡飞蛋打,两头不到岸。

    “伯爷,兰姐儿她去到哪里,她都是我们忠勇伯爵府的大小姐,这个她是绝对不会忘了的。”音落,瞪关锦兰。

    关锦兰闻言,佯装没听到,逼她表态?

    切!

    戏还没散场,该做的戏还能继续演。

    憋气微抿了下唇瓣,低眉顺眼地迎着关跃海的目光,启唇,“父亲,祖母说的是,正是我想说的,祖母大寿,孙女一定会提前回来的。”

    视线相碰,一时火花四射,炸的关跃海口恨不能从椅上瞬间弹起来。

    关锦兰秒爽,低头没空搭理,浑身戾气外溢的关跃海。她有后台,怕他个球!一行行的浏览,页面上的字迹······

    关跃海瞪眸,关锦兰这丫头,简直就是在挑衅他。照他的性子,当场就想修理这个死丫头,可,主位的两尊大佛还在,吸气,呼气,真是糟心透了!

    关锦兰压住心里的激动,继续往下看去。

    第1页:玉如意一对,赤金红、绿、蓝宝石头步摇各有三套,赤金珍珠头饰一盒,(其中珍珠各色簪子十支,各色耳环五对,珍珠戒指十六只),翡翠珊瑚树两颗······四季锦缎六十匹······翡翠玉笛一支······名字画十幅(洛神赋图······)

    第2页:京郊别院四进院子一座,城南榆树巷子三进的院子一座。榆树巷子铺面五个(其中包括字画铺,胭脂铺,布庄三个),梨花巷绣庄两个,弘仁巷糕点铺子三间。

    第3页:京郊李家村八百亩上等水田·····西城后宋坡里五百六十三亩······

    册子不厚,仅有三页纸。

    关锦兰却是看了半晌,实在是太激动了,手指都忍不住颤抖,这就是原身母亲的嫁妆,怪不得老夫人和二姨娘红了眼,就连关跃海都想染指啊!

    财帛动人心啊!

    王妃看在眼里,叹了一口气,“你现在手上的是你母亲重新点算过的,也只剩下你手中的这些了!其余的你母亲在世时都用来打点伯爵府了。”

    关锦兰闻言,呼吸微滞间,“姨,有这些我就好满足了。”音落,行大礼。

    王妃似笑非笑,眸色微扫了老夫人和关跃海一眼,“兰丫头你不用担心,这些嫁妆现在说是有些少了,但你是伯爵府的嫡出大小姐,到时伯爵府怎么也得给你再添点,没有六十六抬,五十六抬是走不掉的。”

    关锦兰愕然,嘿嘿······娇羞地低着头,“······娘娘!”

    王妃看着关锦兰故作娇羞的样子,很是可爱!可,有些事她也不能做得太出格,毕竟关锦兰以后是要嫁到鲁阳王府的。要不然,她还能帮着再敲点。

    这时,玛瑙回来,走到了老夫人的跟前行礼,柔声说道:“钥匙已经拿过来了,陈妈妈也在院外等着,老夫人你看现在怎么办?”

    老夫人一看一听,差点没气晕过去,低喝道:“玛瑙,你去陈妈妈那,让她过来,顺便把库房的钥匙给我拿过来,没见有人这都等不及了呀。”

    关锦兰老神在在,本小姐听不见!想叫,想吼,请您继续,但叫完,吼完,请您麻利点钱财交出来。

    老夫人的脸色都已气得憋成了茄子色,强压着怒气说道:“让陈妈妈带两个手脚干净的粗使婆子,去库房把先夫人的嫁妆抬出来。”声音仿似带了钩子一般,一甩出,就能把人挠了血印子来。

    玛瑙腿肚子抽筋的厉害,转身时微晃了两下,这才又退了出去。

    王妃见状微愣,“兰姐儿,你看到了吧,老夫人还是疼你的,这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这伯爵府啊将来你能帮还是要帮的。”

    作死!

    胆敢甩脸子给她看!

    老夫人一听,胸口一沉,眸色森森阴寒狠盯着关锦兰,兰姐儿要是露出一点点的迟疑,她就有借口扣下关锦兰母亲的嫁妆。

    关锦兰一听一见,点头如捣蒜,“姨,那是当然,伯爵府安好,我才能更好。刚才我还正想着,过些时候看看能不能带三妹一起过去学习。”

    老夫人听言,瞬时如泄了气的皮球,身子发凉,软软靠椅背上,眸子里泛起几丝无力的疲倦,到底要怎么做才能保住伯爵的爵位呢?

    陈妈妈带着几个粗使婆子,气喘吁吁,足搬满两刻钟,才停了下来。

    关锦兰眸色灿烂耀眼,轻吸一口气,不好意思道:“姨,我不懂这些。”

    “该打,还不让苏嬷嬷帮你看看。”语气,弱宠!

    “姨,我会学的。”眉眼弯弯成月牙儿,音色软糯带着丝丝甜味儿。

    “嗯!”

    鲁阳王垂首,果然是个小狐狸!不过,他家王妃竟然也多的些生气儿,他有多久没见过了呢?深思!

    关锦兰转身,抬眸,递过手里的小册子给苏嬷嬷。

    苏嬷嬷淡定接过,行过礼就退了出去。

    而此时厅里的众人,心思各异,只能尴尬地坐着静等着苏嬷嬷点算。

    ·······

    时间说快也快,说慢也慢,苏嬷嬷已然从院子里走了进来,给鲁阳王爷和王妃行了个福礼,“其它都还好,只一样,顾恺之的《洛神赋图》好像有点不对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