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嫁妆风波
    关跃海心里仿似被吊了十七八个桶,不上不下的挂着实在难受之极。

    鲁阳王府凭什么把手伸到他们伯爵府里,都是周楚怡这个不省心的女人,都已经死了,还要给他留下这样的绊子,真真是不可饶恕!

    鲁阳王爷贴身待卫单手提鸡崽似的,掐捏着一个人的脖子,一路轻松的拉进了飞羽阁的正厅,“啪”的一声,关跃海面前多了个人。

    关跃海面色青红不停的变幻,嘴角也直抽搐,可是他的腿断了,也躲不了,撞得他生疼。

    关锦兰看着忍不住牙疼,急忙侧首,好看的丹凤眼儿眸色幽幽远远。

    老夫人惊见,“王爷,王妃您现在是什么意思?”欺负人也不能这么欺负的,没看见伯爷,两条腿都被你儿子打断了吗?

    王妃浅浅一笑,懒的再跟老夫人扯什么弯弯绕绕,“丫头,过来。”

    关锦兰闻言,低头,缓步依言走到了王妃的身边站立。

    王妃抬臂伸手轻牵过关锦兰站身边,语气不轻不重道:“老夫人,伯爷,这人是京照府尹的张师爷,专门管理户籍地契的。置于到底发生的什么事,就让他给您们好好回禀吧!”

    张师爷一听,脸吓得灰白,‘叭叭’不停磕头说道:“伯爷饶命,大小姐对不起,都是我贪心,我该死,可,这都是二姨娘让我做的,都是二姨娘让我做的······”话儿说不完,直嘟囔个不停。

    关锦兰愕然,后院二姨娘的手伸的真是够长的·······不过,王妃最后这葫芦里到底要卖什么药?她一时还真猜不透。抛开疑惑的思绪。没必要浪费心智。

    她只要清楚一点,任二姨娘算尽机关,她都认一条,今天必须把嫁妆拿到手里,出府走人!

    关跃海一愣,面色一暗,心头毅然一跳:难道圆圆也不相信他?抬脚想踢人,可他两条腿刚接上,是一点波折都经历不起的,一时间气极,面色阴的能滴出墨来。

    老夫人嘴角溢出丝苦笑,声音不稳,“二,二姨娘到底让你做什么了?”

    张师爷不停的打着抖,闻音儿,颤颤巍巍回神说道:“就是把伯爵府前夫人的五间嫁妆铺子,改成了二小姐的,还有一块五百亩的上好田地,也改成二小姐的·······”话还说完,双眼翻白,再次嘟囔个没完。

    王妃侧身,轩眸轻‘咳’一声,张师爷一抖:“还有,还有就是京郊的别院·······”话没来的及的说完,脖子一歪,昏了过去。

    “先拉下去。”

    “是!”

    鲁阳王面色沉沉发话,待卫动作麻快,眨眼就把人给甩了出去。

    关锦兰眨巴眨巴瞳眸,抿了抿唇角,心里极快地漫过些什么,却不敢多露出一丝神色。急敛心神:专注即将就要到手的银子啊!

    老夫人一听一见,太阳穴一鼓两鼓三鼓,直鼓的停不下来,最后全身都忍不住地开始在颤抖。

    这个该死的下贱蹄子,竟敢背着她做了这么多的事,怪不得这半年整天赖在她的松苑里尽孝。

    她的这孝真是尽得好呀!

    要不是她死,会影响到秀姐儿出门子,她一早就让她去阎王殿那里报到去!该死的下贱蹄子做下这样事情,竟然还能安心睡觉······

    关跃海心弦繃到极点,但家丑不可外扬,更何况早前他也是这样打算的。

    “王妃,我们伯爵府的事情,王妃是怎么知道的。再说,就铺子和田产不一定就是夫人留给兰姐儿的。”

    老夫人一听,收心绪,硬压下嗓门眼里的腥甜,一双老眼巴巴地看着王妃,故作不解。

    王妃轻蔑地一笑,说道:“这还是吾的好姐妹想得周到,走前把她的嫁妆单子改成了官契,留了一份契约在我这里。”

    说到这里,端起手边的茶,轻‘啜’一口,才继续道:“上次在潽济寺看到丫头,我这才想起来,所以回京以后就派人看了下。这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吾一大跳,原来伯爵府真是二姨娘在当家,竟还敢动原夫人的嫁妆,真真是齐国的一大美谈!”

    关锦兰霎时明白过来了,内里咬牙,好在没有心善刚刚那蛆虫。如果没有这个官契,她的银子可就要落到关锦秀手上了。赶紧配合王妃做戏,才是正道。

    瞬时,整个人就像被抽了魂似的,站也站不稳了,泪珠滚滚,“祖母,父亲,现在如何是好?”

    老夫人一怔,死丫头,这是又开始作妖了!强压着翻涌上来的怒气,“如何是好?当然是趁没有传到外面的时候改过来呀。”音落,直气的喘个不停。

    当然,这会儿气的不仅仅是二姨娘。更多的是她的好媳妇和随时都能作妖的关锦兰。

    关锦兰听言,眉眼微弯即收,转眸呆呆地望着关跃海,“父亲,父亲,您的意思呢?”装死,不出声,就能躲过去不成!哼哼!

    鲁阳王神色微动,眼底内极快划过一道亮色,而后隐没,欲寻无踪,他说:那臭小子为何这么的积极呢!

    原来,竟看上的一只狡猾的小狐狸!

    关跃海闻言一惊,骤然好像被突如而来的雷电击中了一般,闭了闭眼,转头,“母亲,要不就给秀姐儿吧,秀姐儿月底可就要出门了。”

    关锦兰龇牙,内里忍不住爆粗!

    老夫人还来不及说话。

    王妃‘噗’一下笑出声来,鄙视地看了眼关跃海,“伯爷真是父女情深,可也不能拿吾姐妹留给她孩子的嫁妆不是。再说,吾妹妹立的可是官契。”

    关跃海面色直抽抽,抬手揉了揉郁疼的太阳穴,“兰姐儿是大姐,总是会心疼妹妹的,再说哪有妹妹出嫁,作大姐的不添箱?”话落,眸色紧紧地盯着关锦兰。

    王妃冷‘哼’一声,也看向了关锦兰。

    关锦兰闻言挺直后背,你妹的!添箱也不是这么个添法吧!哼!自然轮到她上场表演了,关键时刻绝对不掉链子。掐大腿,呜呜,好疼!双眼泛红,身子一歪,扑到王妃的怀里,悲催的,命苦,身体招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