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来访啦
    关锦兰一听,稍稍出了下神,心情略有些复杂又有些期待,轻轻地“哦”了一声微停,“苏嬷嬷吉祥你们俩跟我一起去前院看看。”

    “是!”两人异口同声。

    “奶娘和梅儿,你们继续检查东西,可别忘了皇后娘娘赏赐的玉米,一定要带上。”

    “哎!”

    “如意,从现在起给我把苑门守好了,一个人都不准放进来。”

    “是!”

    关锦兰移开视线,抬腿踏步往外走的同时,心里默默腹诽:她这也是第一次见未来公公,这表情应该怎么做才合适?这礼应该怎么行,姿态应该怎么摆······

    苏嬷嬷心里微忐忑,虽然上了不少的脂粉,但关锦兰瞳眸里布满了血丝,眼眶外黑色的眼圈,脖子那处虽然有衣领盖住,但她心时还是犯憷。

    也不知道王爷和王妃会怎么想?会不会怪她照看不利!大小姐到是个人物,跟个没事人一样!

    关锦兰一路腹诽后,这才继续编排不存在的人,老师!对,这就是她想出来的办法。怎么样才能让人信服她所编的老师?怎么样才能顺利的让老夫人和关跃海,同意她到母亲的别院单独生活?

    握了握手后:绝对不能再过我为鱼肉,别人为刀俎的日子。

    关锦兰面静如水,眼帘微动,再次抬步踏进飞羽阁的正厅。只见主位左边上坐着一个锦衣华服之人,五官十分的深邃醒目,年轻时定是位引人注目的美男子,要不然也生不出赵烨那位妖孽,呵呵······作死人不偿命的混球!

    而右边侧王妃仪态不凡,此刻更是雍容华贵地端坐在一侧,令人肃然起敬的同时,自有一股让人不敢逼视的气势。

    老夫人心里郁闷,自昨天晚上开始,她的心就没放晴过。鲁阳王的心思从来就没有人猜对过,现在她也不敢猜。

    关跃海面色惨白惨白的,显得十分虚弱,却又不得不强打着精神,忍着双腿的疼痛,相陪着。只要一想到他的双腿是被谁打断了,就恨不能手指着坐上位的男子大声地责问:你是怎么教的儿子?

    就这样还想娶他女儿,做梦!

    关锦兰低眉顺眼,屏息之间,盈盈行礼,语气仿若山间花溪,潺潺流出,“给王爷王妃请安。”

    鲁阳王剑眉一挑,原本还有的一丝不耐,闻音全然消失不见,就是不知哪个传闻才是真的,“抬起头来。”

    关锦兰垂瞳眸,果然是一对亲父子,都让人是如此的头疼。侧身,头颅微抬,并不看向鲁阳王爷,而是垂下了眼帘,让长长的睫毛投下了如月牙的清影。

    实则是怕心内的一个邪火忍不住,把眼前的鲁阳王爷给点着了!

    鲁阳王妃花容端庄,放下手中的茶杯,侧身,瞟了眼身边的鲁阳王爷,就在这一刹那,清楚地看到他眼中快速地闪过的一分惊艳后,悄无声息地一颗心儿放到了肚子里。

    王爷一定会站在她这边,今天的事情已经成功了一半。

    鲁阳王妃强压住内心的愉快,“兰丫头,快起来,去给你祖母和父亲行礼。”

    关锦兰听言,微顿一秒,见未来王爷公公并没有阻拦自己,也就顺势起了身,给老夫人和关跃海行了个福后,乖巧无比地,坐到老夫人下首的位子上。

    老夫人面色发青,笑容不尴不尬地挂在脸上。其实,心内拔凉拔凉的,就好似被打了无数个闷拳,却又不得不强打精神相陪着,“不知,王妃今天一定要见兰姐可是有什么事?”

    王妃面露怀念之色,轻声说道:“自上次普济寺一别,吾心里一直在记挂着丫头,想起兰丫头的生母。”

    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扫了眼老夫人和关跃海,这才继续接着说道:“她是吾的好姐妹,想她离世那会,吾难受不敢来参加她的葬礼,但是,心里一刻都没有忘记她的嘱托。”

    老夫人和关跃海一听,心里同时咯噔一跳,相视一眼后,又迅速移开。

    关跃海晦暗的眸光,时不时地扫向关锦兰这边,袖袍里的大手更是紧握成拳,几握几松后,还是握的死紧,再也放不下来。

    老夫人抿唇线,海哥儿两条腿昨晚已被打断,难道这样还不满意?一大早的就杀上门来,鲁阳王府真是欺人太甚!

    “不知是怎么样的嘱托?”讪讪不得劲啊!

    王妃姿态优雅,语气婉约清润,“还不是担心她的一双儿女,让吾多多看顾一下。”

    关跃海原本惨白面色,奇迹般红晕起来,嗓音一时有些压不住道,“她有什么可担心的?”该死的女人,死都死了,居然还是不消停,竟然敢给他来这手!

    鲁阳王爷皱眉,不等关跃海再次发问,拿架式端腔调道:“伯爷的身体,看来不错啊!”威压倾泻,窒息,一室的人儿都有些透不过气来。

    关跃海一听一惊,一下子蔫了下来。

    老夫人垂眸,忍得全身哆嗦,语气却缓缓悠悠,“她倒是省事,走得这么早,却要来麻烦王妃娘娘,这是我们伯爵府失礼了。”

    不能,朝鲁阳王府发飚,她还不能损损那死鬼儿媳妇儿!

    王妃面色淡淡不接话。

    老夫人抑制,心中惊愕于王妃竟然连半点面子都不给她,忐忑之余,几欲忍不住想请罪,但一想到,鲁阳王府的世子爷看上了府上的兰姐儿,请罪的话儿,及时又吞了回去,“王妃娘娘您看现在兰姐儿在伯爵府生活得也很好,伯爵府并没有亏待她,是否可以放心呢?”

    王妃这才淡淡开口道:“是吗?”音落,看了眼老夫人和关跃海,这才继续道:“王爷,还是把人给带上来吧!”

    关锦兰坐一边,沉默,细听,老夫人和关跃海吃憋,让她觉得心眼前的一切,是那么的有趣!

    鲁阳王点了下头,身后的随从就走了出去。

    老夫人和关跃海怔愣,忍不住又极快地对视一眼,难道又发生了什么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看了眼关锦兰,只见关锦兰坐得笔直,面上看不出什么特别表情。兰丫头看来也是不知道,那到底是个什么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