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万万想不到
    关锦兰愕然,垂眸,屏息,直到胸口窒闷略缓,抿唇,荡脚,一顿腹诽之后,再轻眸,“我坐不稳!“音甜如蜜,娇嗔!

    就不能找个好地,约会竟然约在树上。

    “抱紧,别出声。”郁闷,还保证下次绝对不这样。不这样?那是要那样,刚觉的有那么点意思······这闹心的小东西。

    关锦兰秀眉微蹙,好看的丹凤眼冒火变形,傲娇个呸!堵心的是不?要的就是这效果!

    ”啊!“

    转眸,哪儿窜来的凉风?轻瞅,心儿狂跳,这么多黑衣人排成一队站在城墙上,看这么多彩色的小旗帜?这画风真是好拉风啊!

    “咦!树梢上挂的是小衣?”疑惑!

    “嗯!”

    “他们是你的手下,你帮他们娶媳妇儿!”

    “哼,太子后院了!”

    关锦兰听言,蹙眉,几个意思?答非所问,好么?思绪百转,好看的丹凤眼缩成一条直线,心头大乱,这厮真狠啦!

    前头,刚打断了关跃海两条腿,后面,就把太子府的女人的小内衣,挂树梢了。万一,她以后有个什么东瓜豆腐,他会怎么整她啊!

    呜呜·······想哭,吓死宝宝了,不想看戏,我想回家找妈妈呀!

    “小兰儿,你这脸色一时晴,一时雨的,在想什么?”嫌弃!锁剑眉,她总是这么闹腾?娶回去到是个不错的主意!

    关锦兰瞬时回神,她现在对他,算是有那么一点点经验。所以,也不敢自作多情为那些女人求情。

    干笑,眸色瞬间炯炯有神道:“太子,他,他会派人来抢回去不?”

    “不会!”

    “那不是白用功?”可惜!

    “不会!”

    “啊?”几个意思?这么简短精辟的话语聊天,很费脑细胞的。

    唰唰唰!

    几道模糊的黑衣身影由远飘近,一时间掌声,剑声,响声不绝于耳,串串砰砰几声后,分开。

    关锦兰咂巴小粉唇儿,激动,现场板的武林大片啊!没有吊钢丝,没有替身,真打啊!真打!

    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晦暗不明。

    关锦兰挥拳头,她是胎拳道第九段,放现代也是很厉害的。技痒心痒。可,现在要是让她上场,呵呵······看着架式,这是要毁掉这些小内衣。也对,太子殿下女人的小内衣,别的男人也是不能碰的。

    那怎么办?只能剪,不对,只能碎成渣渣,最好一点痕迹也没有,消失在夜风中。

    “啧啧,准备挂多久?”

    这鬼地方,她一刻都不想待了!第一次,正式出来约会好不好!会不会拍拖啊?

    赵世子神色微敛,身子端坐稳如泰山,淡淡看着交手两对人马,平静的好像煮饭必须放水似的,“早朝后!”

    关锦兰愣愣,心里默默为太子点蜡后,“爷,你真是人才,请收下我的膝盖!”

    赵世子自是听出,关锦兰言语内的机锋,“你哪来的膝盖?”心里有那么一股子邪火,又开不停地在拱啊!拱啊!

    呃:·······

    关锦兰一听,小脸彻底垮了下来!忍不住抬头看天,竟然已经有点麻麻亮。一想到自己的事情,明天,王妃要来府内帮她讨嫁妆,还真有点呆不住。

    好想申请,结束第一次的约会旅行!

    噗噗噗!

    又是一阵撞碰的闷亮,银光四射,漫天银色的飞镖风狂旋转,密集如下镖雨划过高空,唰唰的飘了下来。

    几番乱战,再加上银色的镖雨,摔的摔,伤的伤啊!小内衣也破的不成样子,不过,照旧在树梢上破碎地挂着。

    关锦兰抬手臂,勾住身边男人的脖子,将自己的身体又往这边挪了挪,免的掉下去,“好漂亮!”

    赵世子噎,手臂微抬,某女腰间一紧,惊愕中竟被打抛到半空又掉了下来。

    关锦兰一时惊吓过度,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双臂紧圈,双腿紧夹,这个煞星,她要怎么办?她会魔怔的好不好?

    龇龇牙,双眼一翻,晕了!

    第二天一早,关锦兰醒来之时,见赵世子正撑着臂看着自己,不由一惊,抬眼看了外面的天色,“现在什么时辰了,你怎么还在这里,不用去早朝吗?”

    赵世子狭长的瞳眸斜视,薄唇微挑,“爷平时不用准时上朝,只有事的时候再进宫。”

    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儿转啊转啊,总算是后知后觉想起昨晚的约会,心里激起层层的旋涡,委屈啊!委屈!

    埋头,缩被子!

    赵世子面黑,以为是胆大的,却没想是个胆小如鼠!好不容易起心思,跟她玩一回,不就是抛高的一点嘛!她竟然给他晕了!没出息!

    “怎么,还想再来一次?”

    关锦兰惊悚,嗷嗷——这日子没法子过了!

    “来就来,怕你啊!”音落,犯怂,又紧了紧包在身上的被子。默默:老天爷,来道雷,把这家伙,劈得外焦内嫩,再收手!

    赵世子冷哼一声,“瞧,你这出息。准备憋死自己?”嫌弃的同时,又觉的通体的舒畅!

    关锦兰身子哆嗦,心里冒火,“不憋,我准备再睡一觉,梦里与那冤家再相好一次。”保证:不嫩死他!

    赵世子闻言,剑眉微锁后,“出来,亲一下,爷就回去。”有那么一点进步,暂时先放过她。

    关锦兰一听,‘唰’的被子掀起一股暖风,蜻蜓点水一碰即离,继续钻被子。

    赵世子薄唇猛抽,很想把人捞出来,加深一下这个早上吻,再打上一巴掌,让她这么不走心。但无奈的狠,因为那钻被子的小女人,钻被子的同时,另一只抓住他要命的地方。最后,只能硬忍,直等那小手松开,才哭笑不得地翻窗而出。

    隐在外面大树上的阿南一看,身子抖了好几抖,最后得出一个结论:主公生病的:失心······他什么都没想!他什么都没想!

    关锦兰窝被子狠翻白眼儿,身子在被子里一拱再拱,再三确定,那妖孽走人的时候。伸手臂,朝窗口挥了挥粉拳头!

    苏嬷嬷叩门进来行礼请安。

    “苏嬷嬷,奶娘可是在厨房准备早膳?”好饿啊!

    苏嬷嬷惊:世子爷,怎么这么的孟浪?

    关锦兰见苏嬷嬷面色不对,“嬷嬷,可是有什么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要用点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