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满腹心思无处放
    关锦蓉面僵身硬,回神后故意打个冷颤,只当她那时刚见到关楚仁,心里面高兴,一时还没反应过来,就顺口答应了。

    现在看关锦兰的样子,只觉浑身的汗毛倒立!

    “祖母,她到底想做什么?”心虚,咬牙。

    关锦兰弧度上扬,“还能想什么,不就是想着伯爵府能抱上更粗的大腿。太子!如没有意外将来给是要继承······”

    关锦蓉一听,‘噗’茶喷,伸手死死地抓住关锦兰的手,“大姐,那现在该怎么办呀?你真的想到办法的?你带这么多东西,怎么走,啊,不是,不是,大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关锦兰见状莞尔,脸色一夸一扬,“别慌!别慌!这不是还有大姐嘛。你这个主意真好,今晚大姐就走,只要我不进太子府,你也就安全了哈!”

    关锦蓉一见一听,恼羞成怒,腾的起身,“大姐,你这样讲话有意思?”

    “哟,三妹,大姐就跟你开这么一次玩笑,你还真生气啊!”

    “你!”

    “好了,也不纯是逗你玩,我是真的要走了!”

    关锦蓉闻言,立马又坐了下来,一时不知道脸上应该做什么神色再好,声音冷冷道:“那大姐,你可有把握?你出府了,生活可有着落?”

    关锦兰唇角弧度上扬,“三妹,这时还在这么为大姐,大姐心里高兴啊!”

    关锦蓉咬牙切齿,“是的呀,我现在就回去,晚上就的风寒。”

    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潋滟,“这是那家的闺女啊?怎么这么聪明啊!”

    关锦蓉闻言,一肚子的烦闷,很想甩手走人,“大姐!你现在还有心情跟我开玩笑?”

    关锦兰跐牙:妹纸,难道你还想把秘密永远收蔵于地下。本小姐不嫌麻烦,在这里点醒你。你竟然执迷悟,那么就不要怪,姐姐接下去的重了。

    “拿的人家的,手软,吃人家的,嘴短。在还来的极还的时候,敢紧抽身出来。省的泥足深陷,想爬也爬不出,到时哭都找不着地!”

    关锦蓉一听,‘腾’的一下又站了起来,“关锦兰,我告诉你,别故作聪明!整天胡思乱想是,小心一不留神,就变成个秃子。”吼完,随即身形化风,向外急奔而去。

    关锦兰是嫡女,在主母精心的呵护下长大,琴棋书画样样都有老师细心的教导。

    她呢?

    她也想学,可祖母一早就安排了她的出路,只让老师教她女红和算账本。呵呵·····这样教养于她,必是为关锦兰和关锦秀做踏脚实!她不想嫁去商家,更加不想成为关锦兰和关锦秀的银袋子。

    她不甘心,无视四季的变化,每天早早去兰苑请早安。只望主母能看在她一片孝心的分上,帮她几分。可到最后,主母虽然也怜悯她,但还是让她去求祖母。

    她没有办法,咬牙苦坚持乞求那老东西,还是无果后。那人出现了,他给她送人,送银,送各类藏书,细心打点她生活,教她如何做一个有用的人。

    她不管他想做什么?那怕就是成为他身边的星子,她也做那颗离他最近的。那怕后半辈子都在黯然中度过,她也愿意!

    抽身为何物——她不想知道!也不必知道!

    如意惊见,忙侧身让开失魂落魄的关锦容,“大小姐!陈家娘子过来了,可让她现在进来?”

    关锦兰看着关锦蓉的背景,莫名地觉的凄凉,这妮子真是当局者迷啊!也不知道被什么人忽悠,竟安心做了别人的棋子。

    “你先过来!”

    “是!”

    一阵耳语后,如意退了出去时候,随便让陈家娘子进去。

    陈家娘子掀门帘,佝身抬步走了进来,“给大小姐请安!”

    关锦兰看着陈家娘子,这人也是算她的恩人······罢了,如她愿意跟她一起出府,那她就带着。

    “陈家娘子,往后我可能在京郊母亲的别院中生活两年,你可愿意过去帮忙?”

    陈家娘子一听,面色几变后,提心眼小意说道:“谢谢大小姐,你还能记住奴婢,那就是奴婢的福份!不管将来如何,只要大小姐用的着奴婢,奴婢就是死也会把大小姐吩咐的事做好,可只有一样,请大小姐恩准。”

    关锦兰皱眉,低关玩葫芦,“讲来听听。”

    陈家娘子:“我们家那口子,我不担心他,也不想再理他。我只是可怜我那小柱子,大小姐可否容奴婢的小柱子一起过去。”

    关锦兰转眸看吉祥。

    “大小姐,小柱子是陈家娘子唯一的儿子,今年刚十岁整。”

    关锦兰垂眸,这个可以理解,“除了这还有别的事吗?”唯一?难道是被渣男打坏了肚子里面的房子,往后不能生的?

    “只这一样,只要大小姐愿意收留我的小柱子,以后就是大小姐要我的命,奴婢的眉头绝不会皱下。”

    “胡说些什么,你是我母亲留下的人,我自会照看着你。至于,小柱子的买身契,我会让吉祥去祖母那里讨过来的。”

    “是!”陈家娘子眼含热泪,啪的一声跪下,连嗑三个头,这才退了出去。

    关锦兰抚额,事情虽然在她的计划下有节奏的前行,可她的心此时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累!两字,很累!

    梅儿无解,抬步上前,轻扯了扯关锦兰的衣袖,担心的看着关锦兰:“大小姐,你没事吧!”

    关锦兰勉强的笑笑说道:“没事,不过一时的感慨罢了。你自忙你的去。”

    “是!”

    “大小姐,大厨房送晚膳过来了。”

    关锦兰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有轻功就是好呀!看如意这办事的速度,她服了!啊,要不自己抽空学习,全当锻炼身体。

    “你过去拿进来,就不要让她们进来了,该怎么说你心里应有个数。”

    “是”如意应声退了下去。

    ·······

    “嬷嬷,奶娘你们也早点下去歇歇,剩下的事就让吉祥和梅儿做吧,明早可还有一场硬场要打呢。”

    奶娘还想要说什么,苏嬷嬷快速轻推了下奶娘。

    苏嬷嬷,“大小姐,您早点休息。”

    “嗯!”

    苏嬷嬷等见状,行礼退了出去。

    关锦兰抬手理衣袖后,轻敲桌椅,凝眸沉思:虽说,有鲁阳王妃帮忙,但不想是不可能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