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惆怅
    关锦兰闻言干笑一声,靠椅子打哈欠。忽然觉的再和关锦秀叫劲,特别的没意思!万事还是不要做的太绝对。

    怎么说也是原身同父异母的亲姐妹,只要她不再来惹她,她也不是那种死咬着不放的人。

    “嬷嬷,你做的极好,甚得我的心意。不过,往后林府再有什么事情,就交给祖母处理吧!”

    看来上次没沾着光,不甘心啊!请她?真笑死人的!关跃海也不知是如何打发他们的?这兴冲冲的来,灰溜溜地走,是个人都得怄火。

    苏嬷嬷一听发愁,心道:这孩子还是心软,不够狠!对外处事,自然必须处处谨慎,可这对敌·······

    看来大小姐,还是认关锦秀这个妹妹的。可,就不知道这个妹妹的心里又是如何想了?照她的经验,后面还的是有麻烦!

    “是,大小姐,嬷嬷有个建议,不知当讲不当讲。”

    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微闪,“嬷嬷,你什么时候跟我见外起来,有什么想说你就说,我听着。”

    “是,嬷嬷可讲了。”

    ”讲!“

    “今晚,我们想不客气地大小姐一块儿晚膳。”

    关锦兰心甜瞪眼,故意压嗓音道:“你们都这么想的?”

    ”是的!“众人齐答。

    关锦兰垂眸,苏嬷嬷和梅儿等,定是察觉到她的变化。所以,才有此一说。

    静一静什么的,果然都是扯皮子。生活的小船还要断续前行。

    她,不是一个呐!她的身边还有一直守护她的人,也是她得用的人。她不能因为自己的心情,而拒绝她们的关心。

    “行,也无不可,就现在吧,让人去给奶娘传个信,都来。费时晚上用膳,还要开夜车收拾东西。”

    苏嬷嬷故意叹了口气,“大小姐你的学问就是好,这时不时就给我这个老嬷嬷上了课。”

    关锦兰一愣,可不是刚又说了现代词,赶紧解释道:“嬷嬷,您就别打趣我了,我就是舍不得你们熬夜收东西。”

    “大小姐,你最是心疼人。嬷嬷,现在就带她们去收一点。”话落,转身带着梅儿和吉祥去耳房,收拾明天要带走的东西。

    关锦兰抚额,只觉成群的乌鸦在额前飞过。什么时候苏嬷嬷也这么会调侃人了!

    如意躬身子,等罚!

    “如意,你去看看陈家娘子,如果家里没有特别的事,让她赶紧回苑,我有事找她。再顺道请三小姐晚上过来一起用膳,顺便聚聚。”

    如意闻言想问:大小姐,您不怪奴婢?可一看关锦兰脸上的神色,话音瞬时就吞回嗓子眼里。汗毛颤颤地退了出去。

    关锦兰看着门外,这一份的计谋是否能够化腐朽为神奇,就看明天了,沉住气,淡定,淡定!

    当然,就要走了,有些坑的底还没查清,心里总是发堵了!

    老夫人还想着让她和关锦蓉陪仁哥儿逛院子,她也好意思说出口,想欺负本小姐,人小不懂事?

    关锦蓉答的这么爽快,不做点什么?好似有些对不起这小妮子的一片热情!

    本小姐内里面的灯蕊可是二十八岁的大姑娘,在这年代女儿家随随便便就走到外院?女儿家的闺誉还要不要了?

    老夫人的想法······啧啧,这是等不及了,就是不知道,是老夫人和关跃海的意思,还是太子的意思?

    想法再好,她不上当!

    吹啊!

    急死你们!

    王妃今天来得这么快,关锦兰可不认为这是偶然,这里面肯定有赵烨的影子。那混球,真心让人牙疼!

    今天,就算了,明天要是敢再给她送汤,她就给他送壮阳药!

    可一想到某人不讲理的性子,忍不住哆嗦腹诽:轻切一声,只要不死,她就不认输。大不了,大不了——还是被他吃豆腐!

    ***

    “大姐,这才分开一会儿,你就想我了。”关锦蓉,人还没走进,声音就在门外响起了。

    关锦兰眸眯,“三妹快进来,梅儿赶紧出来上茶。”

    如意掀门帘后,退守苑门口。

    关锦蓉抬脚踏步走了进来,“大姐,行了,我也不渴。咦!大姐,你这是要干嘛?怎么把东西都拿出来了?”

    关锦兰起身牵着关锦蓉的手坐下说道:“三妹,大姐明天可能就要去我母亲京郊的别院生活了。今天晚上,我们就在一起聚聚。以后,你想大姐了,就过去看看。当然大姐,我也会回来看你的,只是这以后不会天天在一起,你可要保护好自己。外院仁哥那儿,你还是不要去的好。”

    关锦蓉一听,满腔热情浇了个透。就好像用上吃奶的劲,一拳竟然打在棉花跺上,无声无息的。

    眼眶一红,鼻子一酸,眼泪就掉了下来,“大姐,我们这才相处了几天,你就想走,祖母和父亲那肯定是不会同意的?”

    你以为你是谁啊?想出去就出去,这肯定又是针对她的一计,哄她去告密,她才不当呢!难道她真以为她哪么多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咱们姐妹还是继续在这伯爵府安心过日子吧!

    关锦兰眸眯,低头,把玩着手中的玉葫芦,唇角弧度微扬却不可见,“三妹,大姐跟你说的可是真心话。”

    关锦蓉弯了弯唇角,心中一百个不高兴,说道:“大姐,你是不是还在生二姐的气,你不是说不在乎林府的亲事吗?”

    哼哼!就知道是这样。随着关锦秀和林成浩婚事的接近,关锦兰迫不极待的出招了!还出府?哄她做出头鸟,亏她想的出来!

    侧颅,气闷,她是那么傻的人吗?

    关锦兰叹了一口气道:“我确实不在乎林府的亲事,但这次进宫参加赏花宴······祖母和父亲存心让我带着你一起进太子府,你可听明白了?”

    关锦蓉愕然瞪大的瞳眸,好半天才缓过神来,“你,你,不,大姐,你刚说什么?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大姐,我,我不想做妾。”

    关锦兰眸眯,果然刀不砍到自己身上,是不晓的痛!急的吧!抬臂伸手轻拍关锦蓉的手,按抚着说道:“别怕,今天上午,你可还记得祖母让我俩带着仁哥在府里逛狂,你再想想楚哥儿坐在哪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