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装扮而来
    “这有什么好怕的,我又不是纸糊的!他选我必有选我的理由。哪我就不能放手,我要跟他在一起。姨!你不喜欢我吗?”语带撒娇,轻扯着王妃的衣袖。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鲁阳王妃怔怔,兰丫头是越长越漂亮,也越长越像她母亲。可,这都不是她看重她的理由。她看人像来注重人的瞳眸。只几日没见,她整个人就如脱胎换骨般,散发着朝气蓬勃的气息,素面的春光,就引的人移不开眸色。

    此刻,兰丫头的瞳眸清晰如一汪清水,眸珠就像两颗水晶葡萄,长而浓密纤长的睫毛如蝴蝶的翅膀,扑闪扑们的,发出坚贞的目光。

    两人就这样沉默几盏。

    “好!烨儿和我都没有看错人。”说完,笑吟吟地伸出双手,拉着关锦兰坐到身边。

    关锦兰眉眼弯变,清澈无波,低头的瞬间,心情却是非常地很的复杂:果然玩儿宫心计。好在没穿之前,网文、电视剧的没白看。

    “我听姨的安排,一定会跟苏嬷嬷好好学规矩。”

    “兰姐儿,其实那些都不是最重要的。你要学的是医和毒,只有保住好自己,这样你将来才能在鲁阳王府里生活的好!如果,做不到,现在还有机会可以退出。”

    关锦兰闻言,内里吐糟:大人物都是这样考验人的吗?她现在还能退出?哦呵呵······不说凉国公府,就府内老夫人和关跃海,都不会放过她。

    “我不退出,我一定能做到的,请姨成全我!”如缎丝发,随风缱绻,落于额前,隐不住竖定的神情。

    鲁阳王妃看着听着,微顿了顿之后,音内含笑,“好,好,自然你已拿定主意。姨自然是要成全你的!明天你做好准备,我会请王爷帮你拿到你母亲的嫁妆。但,你想出府去你母亲的别院,要自己想办法。”

    关锦兰一听,暗暗庆幸的同时,忍不住地又想骂人了!还考验她?罢了,靠山山倒,靠人人跑!自力更生比什么都强!

    “当然,姨是支持你的,你也可以在那里好好学习。记住,你只一年的时间,他哥哥的仇,要靠我们俩给他报。如果你能做到,姨也同意烨儿答应过你的事,永不纳妾。”

    关锦兰闻言,眉心忍不住跳了跳,一时间五味杂陈啊!最担心就是过不了王妃这关,可现在一切都雨过天睛了。永不纳妾虽是有条件的,但总算是有的奋斗的目标。于是否,一脸喜气点头答应了。

    鲁阳王妃对这趟出行,非常的满意,“姨,现在要走了,你再好好想想,明天我和王爷过来。”

    “嗯!”

    吉祥听音,躬身行礼退出,主动打前战。

    鲁阳王妃起身,苏嬷嬷麻溜打开门帘,李嬷嬷带着两人,鱼贯而去。

    关锦兰感叹:现在就是黎明前的黑暗,本小姐必须得稳住了,想个什么办法才能去别院呢?

    秋风徐徐迎面吹来,带着思绪不断辗转飞扬,心里苦涩的同时,也有丝丝雀跃。

    筹谋这么久,总算就要有回报了!

    忍不住思念,现代妈妈。自然,妈妈的话也在脑中浮现:闺女,人的一生不可能一帆风顺,总会有失败与挫折的时候。如果你犹豫了屈服了,那你以后的人生将会在沮丧中沉沦,从此一蹶不振,再也没有勇气扬起理想之帆,成功的彼岸将会离你越来越远。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做的是抽丝剥茧,回头好好梳理我们过往所做过的事,我们的初愿或许就可能柳暗花明了。

    抬脚,踏步,仰望,天空澄碧,一丝浮絮都没有,就像被人过滤了一切杂色,成群的鸟儿排成人字,欢快地经过苑落,向南飞去。

    如意刚进兰苑,就看到关锦兰一脸倦容地靠在大厅的门框上仰望天空,忍不住开口道:“大小姐!”

    关锦兰闻音回神,“嗯,如意你回来,进来吧。”说完,转身脚步不停地往耳房走去。

    如意微愣,踏步跟了进来。

    关锦兰抿唇,磨牙,汤喝太多了!

    心道:下次那混球再来,她必须的想个什么办法治治他,就是治不了,也要呕他一回。

    如意低头,心里发憷,默默祈祷大小姐忘了,那汤是她拿过去的。眼见门帘微动,忙躬身小意禀报道:“大小姐,一路太平。”

    关锦兰听言,好看的丹凤眼微眨后,看着苏嬷嬷和梅儿一前一后的进来,这才问道:“守苑门的陈家娘子呢?”

    苏嬷嬷愣怔:不是应该谈谈王妃明天和王爷来府的事吗?怎么会关心起一个看门的粗使婆子?

    “陈家娘子,今天家里有点事,昨儿就告了假。今儿的事情,也就我们几个知道。”

    关锦兰挑眉,腹诽:苏嬷嬷自是最有办法的啦!老夫人管家也不能说管的不好,但手法却是不够人家玩。一众待卫,奴才奴婢们简直如同虚设。

    “可是他们当家的又她闹了?”

    “这到是没听说。不过,想来他也没这个胆子。大小姐,您都发了话的,除非他不想要伯爵府的差事了。”

    关锦兰自嘲一笑,这马屁拍的!“也是,有嬷嬷坐阵在这里,那些个牛鬼蛇神,给他胆,他也不敢来,这里起什么跃蛾子。”

    苏嬷嬷闻言,心中一惊,难道是嫌她手伸的太长的?

    “大小姐谬赞!大小姐现在府得宠,府内的奴才奴婢们自然懂事,识趣。”

    如意僵着身子,头低的都快弯到腰那儿去了。

    关锦兰眸色轻扫了眼众人,“嬷嬷,您是总这样客气。带着她们都下去吧!梅儿,你让奶娘给我送点酒菜,我想独处一会儿,不要再来打搅我!”

    “大小姐,昨晚你就喝醉,今天还喝啊?”

    关锦兰强颜轻笑,朝梅儿眨了眨眼,“是啊,今天我还要喝!”不然,这低压的气氛要怎么破?

    梅儿眼见,莫名心疼不止,但还是退了下去。

    苏嬷嬷轻叹一口气,说不出心里是何种滋味。退出的步子停在厅的门口,“大小姐,今天林府的夫人送了请谏过来,嬷嬷自作主张,给送到琳苑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