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事事纠结
    关楚仁一脸问号地看着关锦兰。

    关锦兰跐牙,“看我干嘛,还不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头上也没长角啊!”

    众人一听,忍不住轻笑出声,打破刚刚郁闷的气氛。

    玉笛深吸入一口气,踏步进来行礼,禀报中膳已然准备好,请示是否移驾。

    老夫人眼帘子微动,起身带着众人全部都簇拥着去了饭厅。

    老夫人看着楚仁,脸上的笑意渐渐地淡下。

    关楚仁不觉,自动恢复浓浓的八封之情,各种旁敲侧击。接连不断地向关锦蓉不停地问起京中的事情,如京城中秋有没有放礼花呀?皇家有没有安排节目呢?各种各样的问题,说个不停。

    关锦兰皱眉,这货绝对是个话唠!还是个一点也不吃亏的吃货!

    关锦蓉笑语嫣然,不停好脾气地一一解答。

    关锦兰虽然觉得好笑,但此刻一点也没时间细听,手里的筷子好一顿飞舞后,起身坐到身后的小桌子上。

    吐糟:妈呀!好在动作快,要不然全是饭粒和口水!

    老夫人气恼,一个两个心里眼里都没有她,张口一股子不善的味道扑面而来,“蓉姐儿,你真是越来越没个正形了,改天来苑里学习规矩。”

    音落,侧眸斜‘睨’了关锦兰一眼。什么都抢着挟?还专抢她爱吃了,跟个饿死鬼一样一样了!

    关锦蓉:·········

    关锦兰闻言,微顿后失笑,朝关锦蓉嘟了嘟唇角。

    “老夫人,苏嬷嬷赞三妹气质高雅,我一听,就建议让三妹跟着我一起学习规矩,嬷嬷都答应了。要不,我再跟嬷嬷说说,就说老夫人要亲自教三妹规矩。”

    老夫人噎,嘴角溢出一抹苦笑,“说什么说,吃还堵不上你们的嘴!”

    关楚仁停筷子停嘴,转头颅,拿共筷,挟鱼肚,轻笑着送到老夫人面前,“孙儿,今儿失礼,祖母,您莫怪,孙儿可记的这是你最爱吃的,可对?”

    老夫人佯装瞪了关楚仁一眼,笑眯眯地接过。

    关锦兰笑笑,低头腹诽:对于老夫人她真是越来越驾轻就熟,心情超好的挟起一块鱼肚子,吧唧吧唧出声!

    关锦蓉吸气,整个画风都不正常了,她今儿就是专门来背黑锅的。

    老夫人面色暗暗沉沉,心口一口浊气发不出,嘴里的鱼肚似也变的味道,一时间食不下咽起来。

    如意脚步微抬走了进来,小心翼翼地提食盒轻轻放下,行礼后,“大小姐,这是娘娘亲自命李嬷嬷送来给您补身体的。”音落,拿碗拿勺,一顿排摆。

    某女惊见,成功脸黑,趴桌子心里骂人:赵烨你个混球加禽兽,就她这青葱般的小身体,那没怎么长,很正常好不好!嫌弃!嫌弃你别······

    老夫人太阳穴突突跳不停后,心口的浊气出奇地消失不见。这天气也凉了,鱼肚儿也嫩滑了,胃口也好了······猪蹄花生汤,猪脚黄豆汤,木瓜排骨汤,木瓜鲫鱼汤·······

    关锦兰握粉唇起身,磨牙道:“李嬷嬷呢?”

    “苏嬷嬷正带着李嬷嬷过来呢,李嬷嬷交代给大小姐补身体的汤绝对不能凉了,吩咐奴婢快点,所以,所以·······”

    呜呜······大小姐的脸色好吓人哎!腿肚子打颤,怎么办?吉祥,你个死丫头,这回你到是逃了!

    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眯成一条直线,微一咬牙,一二三四五六一口气喝完,很是不雅地打的饱咳后,“回去!”你妹的!一肚子的水。

    如意一听,按下忐忑的心情,急急抬步跟了上去。

    老夫人心情好,陷入一片思绪的大海,暂时是没办法游出来看。

    继夫人,脸抽。关锦蓉,瞪眼!

    关楚仁一脸的八卦,娘娘?宫里的娘娘?鲁阳王府的娘娘?

    “祖母!”

    老夫人闻音,眸色微扫,赶人各自回苑子休息了,独独留下关楚仁在房里说话。

    关锦兰出门后,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眼松寿苑。

    苏嬷嬷,“大小姐!”

    “嗯,回去再说!“这是出什么事了?

    一进门就见李嬷嬷站在门口,谁来了?李嬷嬷竟亲自守着门了!

    心里狐疑却还是走了进去,一看,嗷嗷——还真是原来化了装王妃娘娘悄悄过来了。

    她骂错人的?不能够!

    “姨!你怎么来了,有事,你让我过去或让人过来传个话,不就行了!你这样,看着让我心里难受!”

    “鬼丫头!”

    关锦兰撒娇,“姨,可是为我母亲嫁妆的事?”

    鲁阳王妃看着关锦兰眼露不舍,心疼道:“我可怜的孩子,姨先过来跟你通过气,这段时间以把你母亲的嫁妆单子全部梳理了一遍,没什么大问题,你不用太担心。今天,我来其实是想跟你,说说烨儿的事。”

    “·······姨,我!”可不是的说道说道,夜不归宿,懒在她这儿,坏她的闺誉。

    “烨儿,这个孩子不容易喜欢一个人,一旦有了喜欢的就会付出全部,你能像我一样喜欢姨的烨儿吗?”

    “我,我比不上姨喜欢他的程度。但,他喜欢我,对我好,我,人心总是肉长的,我,我会努力的。”牙疼啊!能说不喜欢吗?当然是不能的!

    鲁阳王妃微愣,不出声。

    “如果,我说我跟姨一样喜欢世子,您信吗?”

    “你?”

    “我不敢说我现在有多么喜欢世子。但是,只要他不负我,我就不离不弃。他在,我就在。”

    鲁阳王妃听了,面带郁色,“兰姐儿,你养在深闺,不知道鲁阳王府到底是个怎么样的地方,烨儿的哥哥可是栽在里面了。虽然王爷和我也都知道了谁是幕后黑手,但是我们还是没有证据。我说这些是想让你明白,如果你没到足够的手段,姨不想把你拉进这个泥沼里。烨儿如果恨,就让他恨我吧!”

    关锦兰闻言,蛋疼!虽然,她也没那玩意儿。能直吼吼道:你不同意,你同你儿子说啊!你儿子都把我给睡,啊,呸,是素睡。可素睡也是睡。不能看,不能做,他都做了。王妃娘娘,您哪会在哪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