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叙情
    关楚仁收荷包,插科打诨道:“我这一回京,就听说了大姐很多的事,我可是对大姐很感兴趣。改天送一副给我怎样?我带回去也让他们看看,我的姐姐是才女,是京中小姐的翘楚。”真的是引以为荣的样子。

    关锦兰眯眸,心里郁闷吐糟:本小姐正没找到办法低调呢,你还想把姐架在火上烤,送个屁!

    轻笑带过,“只是闲来打发时间罢了,大弟你过誉了!”可不敢肯古人比。

    关楚仁闻言,哈哈大笑,却是没有半点尴尬的感觉,又朝着关锦兰看,挑着眉说道:“大姐,你确定你身体真的好了吗?”

    关锦兰翘翘粉唇,每个人见了面都要问一声她的身体,但也只好答道:“已经好了!”

    关楚听了点头,很是古怪地朝她飞了个电眼,颇有深意:为何一点颜面都不给?

    关锦兰愕然,心里犯堵!什么鬼?几个意思?同你很熟啊?

    关楚仁面皮厚,冠冕堂皇继续道:“我从江南带了些小玩意,稍后让人送到你院子里去。”说完,眼神就又落到了关锦蓉的身上,笑道:“三姐姐,我给你带来了炫彩坊的胭脂。”

    关锦兰扭头,哪一个答应你的?切,到是看他和关锦蓉样子很熟啊!

    老夫人心里发堵,大好的日子,媳妇来这里给她请安,却只是坐一边甩脸子。

    难受?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有本事,自己把气出了!想罚?又是自已的亲侄女啊!闭眼,留着她自已好好看,好好想想。

    侧身,笑着打断了关楚仁的话头,“好了,好了。”赶了一个多月的路,你也闲不住,快试试这香茗,算着时间特地为你泡的。

    关楚仁闻言,忙笑着应是,伸手拿起茶杯,轻‘嗅’浅‘嚼’一口后,无比自然走到老夫人身边坐下,讨好道:“祖母!果然是好茶。”

    “你个皮猴子,就知道你喜欢!”

    “还是祖母疼我,咦,大伯呢,去上朝了吗?”

    老夫人闻言,神色微僵后点头,“有点事,是出去了!”转头看着关锦兰,“仁哥儿刚到,你们两姐妹有时间就陪着他去他的住处,也顺便把府里逛逛熟悉一下。”

    关锦兰听着牙疼,老夫人这是哄死人不偿命的节奏啊!她管不着,但后面这句话,呵呵······老夫人这是又要出昏招了!

    关楚仁笑嘻嘻道:“有劳大姐姐和三妹妹了!”

    关锦兰低头喝茶,关锦蓉起身道不敢。

    继夫人心惊瞬凉,陷入沉思:老夫人的面子也不给吗?

    老夫人一见,面冷手冷,转眸,“你这一路可顺利?有没和旁人起过什么争议?”

    关锦兰好看的丹凤眼微眯,粉唇微抿,腹诽:果然,在备坑让她跳,不然不会这么好说话。

    心里自然有的猜想,就像春日的蔓草一般肆无忌惮地扩张,青葱,茂盛。呵呵······还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啊!

    关楚仁抬手作辑,瞳眸中划亮一缕异样的锋芒,“有劳大姐姐和四妹妹了!”

    关锦兰低头喝茶,关锦蓉起身道不敢。

    老夫人一见,面冷手冷,转眸一看,语气急促道:“你这一路可顺利?有没和旁人起过什么争议?手皮怎么划破了?”

    关锦蓉低头:隐下俏脸上泛起的几丝难明的兴味。

    关楚仁小时候可是出名的顽皮,长大的泡妞打架逛窑子,累了也不愿意在家里休息。行事半点章程都没有,还自认名门贵公子,时时做出一幅伟岸俊逸的样子。

    因身后忠勇伯爵府的关系,自是有一些官室子弟,想讨好他,顺便捞点好处,有时捧的他心花怒放的时候,自会答应一些做不到的事。

    于是乎,后面的事情正常了,冷嘲热讽的言行自然少不了······

    关楚仁闻言一僵,急摆手,“祖母,没有,没有,只下般的时候不小心划到而已。”音落,直朝关锦蓉求救!

    关锦兰诧异,好看的丹凤眼潋滟微晶亮,故作好奇轻笑道:“三妹,大弟找你呢!”

    “啊!”

    关锦兰看着关锦蓉装像的样子,脸上的笑意繃不住,“大弟,还等着你呢!”

    关锦蓉心里冒火,面上凝冷片刻,一脸关心道:“二哥,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点,手上的伤可擦药了?祖母都心疼了呢!”

    “嗯,一早就上过药了,就祖母大惊小怪的!”话落,伸手扯了扯老夫人的衣袖,撒娇!

    老夫人气闷,瞳眸在轻扫关楚仁和关锦蓉一眼后,面色微僵,随之又恢复如常,”好了,下次小心点。“

    ”都听祖母的!“

    关锦蓉虽见老夫人转的神色,但背后还是冷汗涔涔,转话题道:“二哥,这一路的风景如何?是不是很美?有什么趣事也讲给祖母和我们听听。”

    关楚仁面露感激之情,“当然有啊!”

    于是,好一顿的眉飞色舞,说起一路的见闻来······,语调轻快,用词风趣,一苑子被圈养的人,听的忍不住想往,随着都跟着笑了起来。

    关锦兰唇角抽搐,腹诽:关楚仁这货,竟借着老夫人的寿宴,已提前一年就出了门。这一个半月的路程,硬是走的一年才到!

    继夫人被这一打碴,心情也渐好,暂时没时间想关锦兰的事情。忍不住好奇问道:“可去了苏州?听说那里有座寺庙,香火极为鼎盛。”

    关楚仁闻音,轻眸应是,很自然地又说起苏州的事情。从吃说到穿,无一不知无一不晓,说得口水直飞······

    关锦兰轻抿一口茶杯水,眸色微垂。这时代君臣大节,父女纲常早定,堂兄妹常常私通信件,传出去也是不美的!

    关楚仁兴头冲冲,演讲正得着趣儿。无意看到关锦兰露出的神色儿,心下一顿拧眉,“哦,说到这里,在苏州,还碰到过林府的公子林成浩,本来还想一起回来的,但后面我还想去别的地方看看,所以才分开。”

    关锦兰闻言一怔,这时真是没法忍住,笑了出来。

    本小姐跟林成浩可是一毛钱关系也没有!想恶心人,情报也不打听清楚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