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关楚仁
    “老夫人,大小姐,四小姐到了。”

    老夫人脸色微沉,直皱成干透的桔子皮,算算时间可不该到了嘛,这死丫头片子。

    “你,让她们先等一会,再进来。”

    “是!”

    老夫人看着走出去玉笛,接过周妈妈递过来的碗,一口喝完,放下后,收了收脸上的神色,老二回来了,说不得还得鲁阳王府出力。她暂时不能跟这死丫头计较,但也不能让她就这么噔鼻子上脸。

    陈妈妈惊愕,面上却不敢露出丝毫神色,淡定接过碗放下,又拿起放在一边的扇子,轻轻摇了起来。

    “给祖母请安!”

    老夫人一见,面色直抽搐!陈妈妈忍不住手抖,抬眸往门口扫的好几眼。玉笛这丫头,怎么做事?怎么就把人放进来的?

    “都起来吧!”

    “是!”

    关锦兰扬眉,唇角微勾,唇形淡得的几分虚幻。下马威什么的,也要看情况的好么!

    老夫人压的压心里翻涌的邪火,“兰丫头,蓉丫头,都坐吧,仁哥儿这两天就回来了,到时你们好好聚聚。”

    关锦蓉闻言,应“是!”

    关锦兰无感,直盯着老夫人面前的核桃酥。嘿嘿·······从什么时候起,逗老夫人跳脚,成了她的本职工作呢?

    老夫人一见,心里发堵的更加厉害,忙伸手往后移了移后,又一脸肉疼地,转眸示视周妈妈给关锦兰拿过去。

    “仁哥儿先来,你们二叔任斯刚好已满,考绩得的是优。这次回来免不了上下要打点一番,到时兰姐儿你搭把手,帮点小忙。你二叔自当不会亏待你。”

    老夫人说这话的时候,好像已经看到二儿升官似的,脸上笑意免不了又多了一份。

    关锦兰好笑,无聊,抬臂,伸手,戳戳,不停地戳戳!

    老夫人一见,面色瞬间僵了,唇角几张几合后,“周妈妈,再拿两块核桃酥给大小姐,戳!”

    “是!”

    心惊,核桃酥是老夫人的最爱。今儿小厨房一早才做好,拢共两碟,大小姐您当着老夫人的面,一戳就一碟,你真是不得了!还再送你两块,你这可是在挑战老夫人的极限啊!

    关锦蓉俏面繃紧,故作惊叹,“真是太好了,二叔这次肯定会荣升!”

    关锦兰顿时闷了,没意思!收手!关跃城只是一个七品芝麻官,难道还能升了做首辅?高兴成这样,好么?不答,不睬,思索:下次换个什么方法?继续和老夫人比划。

    老夫人眯眸,神色大定,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小妖精,我让你作,让你戳!心情好了,自然也愿意答关锦蓉讨好的话语。

    “我也是听楚哥儿说起,具体还不是很清楚。”

    关锦兰跐牙:能升职留京,自然是好事。到时两兄弟在老夫人这里比划,自是更加的精彩!

    老夫人自认胜的关锦兰一回,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兰姐儿,你可要多帮忙。”

    关锦兰闻言心里翻白眼,转眸里全是鄙视,声音甜腻腻道:“老夫人,您说笑了,兰儿我一个闺阁小姐能帮什么忙啊?老夫人,您还是不要开我玩笑了!”声音拐着弯儿,拉着音儿。

    老夫人闻言,猛咳几声,“兰姐儿,你就不要谦虚了,皇后和太子对你是什么态度,我们大家都看在眼里,再说大家同根同枝能帮还是要帮的,再说这以后可都是你的助力。”

    关锦兰:助你妹!

    本小姐从没想过进宫,说得好像姐明天就要进宫似的。

    关锦蓉见两人又掐上了,暗里憋笑不止,面上急切转移话题道:“大哥,可还说了什么?”

    老夫人冷‘哼’一声,“没有。”声音,硬棒榛的!

    关锦蓉眼见不好,想要起身告辞,可手臂愣是给关锦兰按着,一时间她也没得法子。周妈妈着急,低头,装死!

    气氛一时僵住,诡弃,寂静。

    关锦兰心情好,眉眼弯成月牙,抬手接过吉祥递过来的茶杯,刚想品偿,却被门外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打断。转眸,放茶杯。

    只见一个少年站在门外,穿着一身冰青色绣云纹的衣服,腰间挂着一个羊脂白玉坠和一个香包。长得白白胖胖的,怎么看怎么像——冬瓜啊!

    少年满脸的笑容,看着老夫人,眉飞色舞上前请安。

    关锦兰一听,抿唇,窜种了?关氏特有的俊朗,在他身上是一星半点也没找到。

    老夫人一见,表情瞬时亮的,“快起来,快起来,快,见过你的两位姊妹。”满脸笑容转头,“你们两也见过仁哥儿。”

    关锦兰忍住笑意和关锦蓉起身齐齐行礼,喊道:“大弟!二哥!”只要还留在这里,能继续报答她闭兰苑这些日子,老夫人亲切的关怀,多坐一会,又有何问题?

    关楚仁,“大姐姐好!三妹妹好!”互相见礼完毕,这才又坐了下来。

    这时,又一位年轻的夫人端庄无比地走了进来,躬身行福礼道:“儿媳,给母亲请安!”

    “好,好,快起来吧!”

    “是!”音落,朝关锦兰笑了笑。

    关锦兰打了个抖,伸手拿起桌子茶杯,轻‘嚼’一口,“新夫人,哈,好。”

    老夫人表情一僵,嘴角又开抽搐!这死丫头,又要起妖风了!起吧,起吧,有人接茬比什么都好!

    继夫人一听,面色瞬暗,转头看老夫人后,面色又是一沉。

    她是怎么嫁进伯爵府的?姨母,在这种时候也不帮她说话?她现在可是伯爵府的主母。关锦兰这死丫头,没规没矩的,就是看不起她,明晃晃地打她的脸,她还不能还回去。憋屈,转身坐下。

    关锦兰不理,伸手接茶,又轻‘嚼’一口,“祖母,这茶真香。”

    老夫人垂首片刻,“喜欢,一会让人给你送点过去。”

    “祖母,您真是慈爱我们小辈,蓉姐儿好似比我还好茶呢!”

    关锦蓉:呃······

    继夫人面沉,咬牙。扯手帕,她受气!姨母,还要赏茶给关锦兰,怄火啊!

    关楚仁嘴角歪了歪,低头肩头抖动几下抬起,瞳眸来回地打量着两个姊妹,虽然彼此不曾见过几面,但是关楚仁还是一眼就分出了谁是谁的。

    老夫人讪讪,“仁哥儿,快给你婶子请安!”

    关楚仁闻言起身,“婶婶好!”

    继夫人收礼,伸手接过百合递过来的荷包,递的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