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使计解忧
    抬头,举眸透过窗纱,轻吐了一口浊气,心道:又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啊!

    橡树做的木桶材质是那么的硬实厚重,纹理是那么细腻,洒在水面上的玫瑰花瓣已经被热水涸湿,渐渐恢复了隐藏的生机,正悄悄的舒展开来,水气伴着花香,徐徐袭来,是那么的好看······

    挪动软的像熟透的面条腿,‘咕咚’一声,坐了进去,轻轻地斜靠在木桶边,闭目沉思。

    当务之急要了解那些个事,要排出个一二三四,然后再逐项解决。好不容易争取来看机会,一定要做好,做大,做的漂亮。

    以免某人借机,又把上好的机会给收回去。

    自来,官字两张口,更加不要说哪从来不知道,道理为何物的人。首要,内里的麻烦就身边的老夫人和关跃海,肯定想把她送进东宫。

    外面,众嫡小姐可以忽略不管。凉国公府却是头号大敌,定不能忽视,一但给他们机会,她可能会被虐的很惨。

    至于,钱帝师,一定也会借着想了解卡通字她是怎么创作出来的,帮着某人来试探她。

    抬手臂,举手揉了揉发肿的太阳穴。

    在现代毫不起眼的东西,到了这古代就成香勃勃了?眯了眯好看的丹凤眼,唇瓣静静流出一缕冷笑后。

    轻轻往身上撩水,深呼一口气,玉肌生香,就是有时不小心沷到某个地方,丝丝的麻疼,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的小笼包子上的印子,忍不住又‘啐’一口。

    这个混球,越看是越惊心·······竟成在胸间‘嚼’出了花的形状,算人才不?

    屏风后面,传来了吉祥的话音:“大小姐,秦大小姐已经出府了。”

    “嗯!”

    关锦兰应完,低头看手指,想着秦珍一大早就被送走的样子,忍不住轻吹一口气,放入层层叠叠的玫瑰花瓣中,轻弹一下润透的玫瑰花瓣儿,侧耳,“还有什么事?”

    吉祥,“老夫人房里的玉笛过来传话了,说今儿晚上让大小姐过去一起用晚膳,给大小姐贺喜。”

    关锦兰闻言微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贺你妹啊!还不是想算计本小姐!一早就招魂似的,还让不让人活了!

    “你,怎么回答的?”

    吉祥,“奴婢按苏嬷嬷交代的回了,说大小姐得了风寒,正躺在床上下不来呢!”

    关锦兰听言,好看的丹凤眸儿净得是无绪无澜,内里苦笑:自己说不觉的有什么事。

    别人一说再一传,竟觉的像是在咒自己一样。可,又有什么办法!她敢肯定,这只是开胃小菜,后头不定还有什么主菜在等着她呢?

    关锦蓉那个小妮子,走的时候······呵呵······调教人真心不容易啊!

    “吉祥,你去弄点得风寒的药给我。”

    吉祥愣:“大小姐,你生病了?”

    “你不用管,照做,下去快点儿准备。”泡个澡,都不得闲!

    苏嬷嬷抬步进来,轻叩叩屏风,“大小姐,你吩咐吉祥的事,可是要防着老夫人和伯爷?”

    关锦兰闻言,莞尔一笑,“嬷嬷,你觉得老夫人的家宴如果我不去,老夫人会让我过的清闲?如果我不是真的风寒,以老夫人的为人必定带着府医登门。父亲,那里又不知道会答应了太子什么事呢?”叹了一口气,“嬷嬷,我这可是在减少不必要的麻烦啊!”

    人家摩拳擦掌,落足了功夫。就等——她送上门去呢!

    她可没时间陪他们玩儿啊!她要尽快做几个方案出来,不求一炮而红,但,也不能锤子落水无痕。

    苏嬷嬷闻言,心里有点小别扭,心道:有鲁阳王府和世子抻腰,你就是在整个帝城打横走,有谁敢眦牙!

    但因材施教,关锦兰是她的主子,以后更是鲁阳王府的女主人。心里有什么打算,她还真是摸不准!

    “嬷嬷疏忽了!大小姐,不用下药,嬷嬷也能很好的应付府内的众人。”吃坏身体,将来怎么怀娃儿?

    关锦兰踌躇片刻,伸手拿澡巾擦身体,穿衣裙走了出来,“嬷嬷,你心疼我,我自是明白,往后可是还有很多事,都要仰仗您的。”

    “大小姐,嬷嬷明白你的意思,嬷嬷还指着您给嬷嬷养老呢!”

    “嬷嬷忠心,我自不会负您!”

    “是,可,那药真不能随便吃!”她还想抱小小世子呢!

    “哪是,当然。”

    “······这?”

    关锦兰眨巴眨好看的丹凤眼,招手一阵耳语,听的苏嬷嬷直想笑,转身出门,布置去了。

    嘿嘿,苏嬷嬷人老精神好,瞧着意气风发的样子,真心让人窝心啊!银白细齿微咬下唇,转身放心的去了书房······规划她的商业大计。

    中午,老夫人果不其然,带着府医亲自踏上门来了。

    关锦兰和苏嬷嬷相视齐齐鄙视······就这么的迫不及待!好在本小姐有先见之明,早作了准备,要不然可得穿包。现在,现在正好堵上他们的嘴。

    老夫人皱眉,一屋子的药味,这是倒了什么血霉?

    伯爵府刚有起色,伯爷昨晚出府,竟被人灯下黑,生生打断了一条腿。

    她发怒想问,可看伯爷蔫蔫啦着脑袋,硬是不敢问出口!

    关锦兰这丫头,竟然也得了风寒······一阵亲切的关怀后,无法起身离开。

    时光飞逝,转眼就到了月底。

    关锦兰安静十来天,终于躲不下去了,因为老夫人的寿宴到了。

    关锦蓉笑意浓浓,踏着莲花小步,亲自来寻关锦兰,一起去松寿苑请早安。

    两人一路,自是又‘亲’热的交流了一下,这十几天来的思念。

    松寿苑

    老夫人身着靛蓝百福缂丝褙子,眉头紧锁地坐在靠纱窗的塌上。周妈妈一边为她轻轻打扇子。

    “夫人,您还是快用点吧!”上好的血燕就这么放着,都凉了!

    老夫人转头,“端过来,这见天的起秋风,怎么还没凉,到有点像秋老虎又要起来似的。”

    周妈妈转身,心中忍不住偷偷嘀咕:您是心有事,才会觉的不凉爽。大小姐好不容易刮了一阵东南风,却又病了!

    伯爷到是接了好多请帖。可,伯爷被人背后下黑手,腿断了·······查都不敢让人查,捂得紧紧地。照她猜看:肯定是那个混世魔王——赵世子!

    不信,伯爷老夫人猜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