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章 怪我咯
    关锦兰微怔,僵硬的身姿被某人再次拉进了怀里,转头,看窗外似是起了风,响起一阵细碎的声音,突然莫名感到一股寒意划过全身。

    赵世子搂了搂怀里的人儿,语气不容置疑,沉声说道:“天不早了,咱们上床休息吧!”如斯美味,怎好放过。

    关锦兰抿唇,自知道天不早了?你还不走啊!

    “我知道,可我们现在这样,终归不妥,嬷嬷啦都已经知道了。”迂回,赶人!

    “不怕!就是抱抱,爷不会做其它的,母妃那我也做过保证。”声音莫名升了两度,幽幽迷迷,撩人心弦!

    关锦兰脸色通红,纯气的!这人真让人无语,这种事情怎么能跟王妃说。心中莫名的不安,至于,这不安归于何处,她又想不来。

    咬牙:“既然都定了,本小姐也不娇情,偶尔这样一两回,也不是不行,但你来这里的事,不准你跟王妃说。”

    越世子好剑眉微挑,眼眸看着关锦兰,道:“胆敢吩咐爷做事了,胆子不小,说爷该怎么罚你?”

    短短一句话,却带着起一片能吞噬人魂魄的诡异,眼尾挑成近乎妩媚的弧度,让人不敢直视。

    关锦兰抽搐,你妹的,结婚那日一定用绣鞋子压在他的鞋子上面,嗯嗯,不但压在他鞋子上面,还得把鞋子反过来,一辈子骑在他头上,看他还牛、逼、不!

    “赵烨,你在想什么坏主意?”

    赵世子挑眉,眉眼间欲色天成,“嗯!一猜一个准儿。”小东西当着他的面就开始算计他,是什么呢?哼,狐狸性子!

    关锦兰闻言,身姿‘嗖’一下,动作麻利无比的‘滚’到床里面,扯过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实实的。

    赵世子锁眉,又觉的好笑,“别怕,爷就想要你几壶酒。”

    关锦兰松了一口气,从被子里伸出小手主动伸牵着赵世子,说道:“明天,让人拿给你,愣着做什么,还不上床!”

    “娘子有令,自是要听的。”

    关锦兰歪着头,内里轻‘啐’一口,恨不能当场吐出一口来老血,喷某人一脸。

    “瞧,你个小狐狸的样子!”

    呃:······

    关锦兰磨牙。

    赵世子脱衣上床,自然无比,抱人,一把圈进怀里,“爷,也就在你面前这样,别人,爷还不乐意呢!”

    关锦兰一听,斜瞪了赵世子一眼,就知道这厮没那么好打发,手往哪摸呢?

    “拿开!”

    “嗯,好,这里,更好!”

    “···你···唔···不···吃豆腐···会死啊···”

    “嗯,会死!”

    关锦兰忍不住翻白眼······紧咬上好的银牙,就是不出声。

    赵世子挑剑眉,小东西脾气到是不小,动作更大了······

    “你,你个混蛋!”

    终是没抗住,喉间忍不住发出似破碎的吟声和骂人声······

    某大爷这才满意,攻沾女人,不仅是心里,身体也必须让她适应,舍不的离不开,埋头继续······

    第二天,关锦兰直睡到日上三竿,举起酸麻的手臂,揉了揉发昏的头,勉强坐起了身子,四处张望,赵世子那个死妖孽早就不见了踪影。

    靠床背望床顶,回了回神,刚要起身下床,便见苏嬷嬷急走了进来躬身行礼后,神情紧张地望着关锦兰。

    关锦兰老脸发红,顾左右而言他,“嬷嬷,你怎么了?”

    “大小姐,世子爷昨晚又没回去······”苏嬷嬷欲言又止,还是按捺不住,问了出来。

    关锦兰闻言,内牛满面,我赶了呀!可是,我赶不动啊!怎么办呢?怪我咯!每次都给抓呀!

    “嬷嬷!我们没有······”没脸,说啊!

    苏嬷嬷看着关锦兰这副模样,也不好再责怪,世子那人要是能听人说那就好了。

    “嬷嬷!都是我的错!我的错!”

    “大小姐你有什么错,世子爷性子冷,有时有点固执。你能入了世子的眼,是你的福气。只一样,大小姐你答应嬷嬷的事一定要做到?”

    “嗯!嬷嬷,我定会做到的。”

    侧颅,咬牙,该死的妖孽。昨晚都那样了,都能忍住,这说明,他心里还是想着她的。这情况,也不知道是谁磨谁?

    “那就好!”

    “嬷嬷,我想暂时关闭兰苑,对外就说我病了。”赶紧转话题。

    苏嬷嬷沉思了一会儿,“大小姐你想的对,也只能这样,要不然后面别府请谏可接不过来。”

    “可不是,我真是不想再参加什么宴会。”再参加几次,脑细胞都不够死了。

    “那秦府大小姐现在你准备怎么办?那可是个生性泼辣,嘴上从不饶人,也不把门。”鞭子甩起来更的吓人!

    关锦兰闻言,好整以暇地说道:“嬷嬷,你是怕她一不小心在外面说漏嘴?”

    苏嬷嬷,“可不就是,秦府大小姐夜宿在伯爵府,可能今早就传遍了。”

    关锦兰略为一想,“嬷嬷!一会儿你帮我过去一趟,帮我拿点东西给秦大上姐,就说我病了,不能再陪她,等我好了再请她过府一叙。”

    苏嬷嬷应了一声,“大小姐,这个事宜早不宜迟。”

    关锦兰一想,麻溜起身走进书房,用银簪笔默写出《马儿你慢些走》的曲子请苏嬷嬷给秦珍送过去。

    她只知道,现在装病是她唯一的出路,她已经没有了后路,进宫不是她所愿,皇后和太子她得罪不起。

    赵烨个妖孽也不知是何时走了,很可能也是去忙她的事了。她也没想到卡通字的出现,会在宴会上会引起那么大的轰动,更何况还有一对想把她卖高价的母子······

    昨天晚宴结束的时候就后悔了,一直在心里埋怨自己,要什么面子,给自己带来什么好处了没有,只有无尽的麻烦······为丁点银子,就把自己给架在火上烤了!

    呜呜······蚊子再小,也是肉啊!唉,还是对未来不确定,没有安全感给闹的,她不贪财的好不好1

    梅儿一早按从贯例,已经准备好了热水过来请关锦兰去洗浴。

    关锦兰回神,正准备起身下床,双腿一动,真是酸爽的可以,忙先把梅儿先支开了。她需要好好静静心,以后该怎么做。

    昨晚那混球,在她身上留下数不清印子,特别是那羞人地方······呸,狠不能磨刀霍霍堑糕羊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