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经商之心
    在这世代,她算个毛!

    他,可是鲁阳王的世子,那将来就是鲁阳王了!自己都做了什么?

    据秦珍说:他可是令南国和北国,乃至本国人避如蛇蝎的大爷,传言他嗜杀如命,对谁都不假以辞色,手中掌握的护卫和暗卫加起来有十几万呢。

    朝堂中时有非议之声,可是当今的皇帝仍旧未动一点儿声色,反而弹劾赵世子的人,都被贬谪了。

    关锦兰躲开赵世子的钳制,“赵烨,你弄痛我了······”装可怜,求手下留情!

    赵世子一听微愣,狭长的瞳眸微眯地盯着关锦兰的目光更是犀利,这是酒醒?还是没醒?

    “小兰儿,爷一直都知道你是个非常聪明的女人,刚开始的时候爷我可都是答应你条件的,现在想反悔,爷我可是不答应。”声音幽幽凉凉,似大提琴拉动之后发低低沉沉之音,异样靡丽迷人。

    关锦兰心思微动,眸光有点移不开眼,手不觉抚摸着赵烨的脸,带着讨好说道:“我知道了,我知道啦,可,我,我也只是不想整天呆在内院,我,我,我想要经商。我除了这个,觉得自己别无所长,我怕你不同意,这才借机闹事的。”

    丫丫的坑货,竟给她使美男计!

    “···呵呵···”音落,低头鼻尖对鼻尖轻蹭。

    关锦兰跐牙,身子开始僵硬,只觉一股子战栗瞬间沿着鼻尖爬上了脸,然后,某人强提的精神在酒精的作用下,瞬时又被撩了起来,“真的呀,我,我就是想经商嘛!”

    呜呜······脸好热,身体竟也开始发软发热。到底想怎样吗?

    赵烨似察觉到她变化,斜睨的眼她纤长的睫毛如小扇子轻轻的划动个不停,唇角弧度微扬后,声音瞬间下降八度,“你会的那么多,何必还要谦虚,为什么一定要经商?”

    关锦兰清楚地感觉到赵世子身上散发着一股危险的气息,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我不想碌碌无为的过完这一生,于我自己而言,随波逐流不是上策······而且,我想用我的能力帮助更多的人,潽济寺的方丈还指过福旨给我,你不会是没听说过吧?”

    妈的!

    有钱有天下!

    “说下去。”赵世子脸上波澜一收,已面色淡淡,看不出喜乐,静等着关锦兰的后话。

    “当今齐国虽说还算强盛,但三国鼎力,南有蛮国,北有延国,到时如果其他两国结成同盟,推波助澜,齐国夹在中间,此不是危矣······”

    手心里冷汗涔涔了,胡咧咧什么的,只要能让本小姐走出后院,能说什么我就说什么!

    必须争取!

    绝对不能在内院过一辈子,到时年老色衰,可不敢保证赵烨还会像现在这样,非她不可。越急话说的越急,酒劲又上来了,巴巴不停······往外道。

    “说就好好说,别乱动,爷还饿着呢!”欠收拾!

    关锦兰闻言一惊,环在他精壮腰身上的手臂是一动也不敢动,她自是听出他句带双关的话,只觉手心脚心又开始发痒了。

    这,要怎么破?

    她的酒劲却此时上来,难熬,怎么办?掐手心,只有用刺疼的手法和强大的意志抵抗他刻意的蛊惑。正事还没谈定,此刻绝逼不想谈风月啊!

    “你,你同意还是不同意?总的给句话吧!”

    赵世子对她的急切视而不见,低头猛的封住诱人的小嘴,狠一顿展转期磨,直到她透不过气来,才放开。

    “小兰儿,如果你不是这么的聪慧,如果你稍微愚顿一点,爷就不会这么想把你隐藏在内院了。”说完,故意舔了一下嘴唇,眸光暗了暗:滋味儿怎么越来越好,怎么吻都吻不够?

    “···你···你几个意思?”

    抬手抚唇,我靠!又吻她!真是亏大发了!

    “小兰儿,你的香味儿加上酒香,让爷我更是着迷了!”

    关锦兰昏昏沉沉身子发软的厉害,狗呸!就会借机欺负她,脸色胀得通红,酒意泄发,眼神迷离,“既然这么迷姐,为何会怕护不住我?为何,我不能在你的保护下姿意的生活,还,还不是你本事!”

    赵世子面黑,小东西果然还是小狐狸,竟给他用激将法!唇角忍不住勾了勾,也是,没本事的男人,才把女人关在内院。

    他是谁?

    不就是想经商嘛!就这点小瞧自己,还给他用上激将法了。内心突然就有了一些松动,这小东西可是多年来唯一触动自己心弦的女人。

    眸光清浅地看着被自己圈在怀里的小东西,“小兰儿,你有没想过,爷为什么偏偏选中了你?”

    关锦兰看着赵世子,这个态势,是想跟姐长谈了,也好!说个清楚,反正现在已经捅破了这层窗户纸。

    哪有做买卖一次就谈成的!

    收手臂拉开了赵世子圈在腰间的手,坐到了他的对立面的同时,抬臂,伸手,拿起,猛喝一口早就凉掉的茶后,狠‘掐’了自己的大腿一下,以便‘晕’呼呼的脑子清醒一点。

    仰头看着赵世子,一脸郑重,“赵烨,你这话问得好,我如果不将我的想法说出来,你可能以为我是闲着无聊跟你糊搅蛮缠。当然,你也可以认为我是为了打发时间。可这泱泱齐国,女子的学识不见全都输给男子,为什么大婚之后,无一例外,全部深陷内院,相夫教子?为什么就不能给个机会,让一部分有心为这个国家也出一分力的女子呢?还是说齐国的男儿怕不如一群柔弱的女子?”

    赵烨抬手拿起丢在一边的酒瓶,姿态优雅地喝了一口,“说的好,也在理,既然这是你的心愿,爷成全你。”

    关锦兰激动抓住椅子的手微微有些颤抖,紧张地盯着某人,她这还有一罗筐的话,还没说呢!

    怎么就同意了?

    “你,你,你真同意了?”

    赵世子俯身过来,狭长的瞳眸微眯,邪魅道:“本世子喜欢你,自会宠着你,你想做什么爷自然会答应你。”

    关锦兰一怔一愣,自也听明白他言后面的意思,“我有自知之明,那刚才你为什么······”

    赵世子轻笑,鼻尖再次抵了过来,“爷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还要你来指挥。刚,那是对你的惩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