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可,在这古代只能龟缩在这巴掌大的内院里,这以后难道还要这样过?想到这里,身体内的力量好似瞬间就跑光了,数不清的孤独感却全方面跑来,将她团团围,抱着双肩嘤嘤之声,骤然变成嚎啕之声······

    今天,凉奇轩在她面前露了这一手,表面上看是她赢了,实际的情况呢?她门清!就靠她自己,真心玩不转啊!

    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满脸嫌弃地坐起身子,来走了出来,心口闷闷的,这感觉甚是怪异!

    居高临下地看着关锦兰,这小东西你不动不动张牙舞爪,原来就是个外强内怂的。听着她吩咐梅儿扶秦珍下去,心里正高兴,正准备出来和关锦兰磨磨牙,顺便品尝下她酿的美酒。

    竟然哭成这样子?真脏!心里不舒服,火气自然就腾升到老高。

    这个伯爵府到底让他的小东西受了多少委屈?哭的真丑,“阿南,去城西街清场!”

    “是!”应落,不见,空气只微微晃动一下而已。

    赵世子眉梢微挑,这小东西哭声难听,哭相难看,他竟然还没一脚踢飞,果然是老天派来搭救他的。

    “小兰儿,乖!不哭,爷抱你,有什么事,跟爷说,爷都听你的!”

    关锦兰抬头看着赵世子,怒吼道:“你又是哪一个?跑来我这里想干嘛!要是想打劫本小姐,那你可就搞错了,我没钱,求放过,行不?”音落,伸手,扯过对方的衣袍,擦鼻涕!

    赵世子闻言惊见,全身僵硬石化后,弯腰······

    关锦兰下巴受疼,迷糊的脑袋终于清醒了一点,看着赵世子,顿时嚎啕大哭起来:“你个混球!你又来欺负我,你一边嫌我小,说我没长成;还一边哄我上床息息,你就是个坏胚子,坏胚子!”

    赵烨一听,身躯骤僵,看样子小东西心里的怨气不少,哼,讪讪不好意思再训,轻言诱哄道:“小兰儿,你再说,一会整个伯爵府的人都会过来看你的笑话!”话落,急速抽出衣袍。

    关锦兰一听赵世子的话,倒真是不敢哭不出来了。

    抬手‘拍’掉捏着她下巴的手,另外一只手扯住赵世子的衣袖,边擦鼻涕边乌嘤道:“赵烨,你个混蛋,你就属变色龙的,专门骗人的拐友···啊···唔···疼···”

    “长记性了?”胆生毛的小东西!

    “呜呜···我错了,你不要怪我,我难受啊!”不敢再扯他的衣服擦鼻,嗯,是眼泪,眼泪!

    特么的属狗的,竟然还咬人,呜呜·······好疼!抹眼泪!抺眼泪!

    “我,我嫁给你后,你不准咬我。呜呜,我,我也不要整天就呆在内院里?我不行的,要不,你,你,就选其她小姐吧。我,我不想跟你混了。我,我要想出门就出门,我,我,还经商,我,我,天下的银子都我的。”

    不抓住这个机会,闹闹眼前的这个男人,对不起自己,要福利,本福利。

    赵世子本来听着关锦兰的控述,有点于心不忍,可这后面竟又说不想嫁他,某人强压的的火气是再也压不往了,一把抱起关锦兰,就往房间里走。

    关锦兰给赵世子猛的这么一抱,迷糊的脑袋总算是清醒了一分,瞬时感觉这画风诡异,暗道一声,不好!作过头了!纤细的小手臂本能,挂住某人的脖子,省的一会被人直接甩出去。

    带着泪水的眼巴巴地看着赵世子,她把这位爷给惹火了。今天,秦珍才告诉她要不心赵大爷,自己刚还说出了一番不着边际的话来,赵烨一儿会把她怎样?

    嗷嗷——

    顿时眼泪滚落不停,鼻尖红的,鼻涕又要冒出来了······

    “难看死了,不准哭!”

    ”我不哭,你不准打我,也,也不准,不准·······“

    ”嗯!“

    ”痒的难受!“

    “嗯,你是爷的女人,爷疼你都来及,但是以后你不能再说不嫁爷的话,再说爷就······”

    关锦兰听言,心里直发毛,就?

    “当然,是你想怎样就怎样啦!”

    赵世子狭长的瞳眸一眯,“算你上道,但,也不能不罚,要不然还不知道夫纲为何物!”

    啪啪啪!

    一掌掌拍下,嗯嗯,某爷若有所思:怎么,手感怎么会这么好?

    “你个混球,你又打我那儿。”说完金豆子猛往下掉。

    赵世子一看,头皮一阵的发麻,手感太好,没忍住拍多了两下。可,他不罚她又不行,要不然,她还不能上天了。

    强压着嗓音哄着说道:“那个,小兰儿,爷错了,爷给你道歉,最多爷以后不打你的屁股了。你以后做错事,爷最多让你下不了床,可好?”

    关锦兰想爆粗口:你妹!你个大色狠!

    “你,这是道歉啊!”

    “嗯!”

    “那,那,这可是你说的,别想给三瓜两豆的就把人打发了,快点给钱!”

    赵世子狭长的瞳眸一眯,好看的剑眉微挑,意味深长的看着伸手问他要钱的小女子。抬手挑起关锦兰的下巴,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关锦兰说道:“你想要什么?爷我都给你,但爷想要什么,你也不能不给,可明白?”

    关锦兰眼里闪过一阵的慌张,抱着赵世子的手不由的又紧了一下,垂下眼帘如何也不肯看赵世子。

    我靠!

    又掐她下巴!

    叔可以忍,婶不想忍的,好想一巴掌将人‘拍’晕,先杀后奸,呸,不对,后抢。

    “别,疼,疼,懂不懂啊?”

    “·······瞥什么坏心思?”

    “哦···呵呵···”却陡然间觉得,捏住自己下巴的手,又加了几分力道,吃痛,轻轻咬着粉色的红唇·····就是不出声。

    苦逼的——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啊!

    但,本小姐也是有性格的,不是那面团,你想怎么捏就怎么捏的!

    赵世子轻‘哼’,过河拆桥的小女人,养不熟的白眼狼儿,“你越是这样,爷我就越对你有兴趣。爷明个就要让齐国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爷我的女人······”

    关锦兰一愣,好看的丹凤眼瞪的滚圆,眨吧眨吧,嗷嗷,都是喝酒惹的祸啊!就这祖宗,呛呛的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