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喝醉酒
    关锦兰愕然看着秦珍,这也能算是个办法,这在现代那用想的,读小学的孩子没有哪个不会的吧?难道古人真这么的纯朴?

    “咱们不是朋友嘛,看你对不出来,就帮你了,又不是什么难事。”

    秦珍一听一怔,双眸微红,泪珠子顺着俏脸,缓缓滚落,这是,这么多年来她听过最动听的话!

    关锦兰看着想笑又有些发酸,估计以前凉国公府的凉雨盈带着秦珍就是为了显示自已的优秀,根本就是拿秦珍当踏脚石用而已。

    “哭什么,眼泪又不值钱!”这么感动做什么?搞人心里怪怪的。

    “钱?什么东西?”

    呃:·······

    “就银子!”

    “啊,锦兰,你都不知道以前的宴会,可没你在好玩,无非是些靡靡之音,年年月月如此,那有快意马背上的惬意啊!”

    “秦珍,你喜欢骑马!”

    “我非常喜欢骑马,可这两年父亲和母亲不让我骑了。”叹气。

    关锦兰看秦珍一片无奈加灰败,“没什么了不起的,今晚,我们俩就不醉不归,就像今早所说的那样。”

    秦珍抿嘴,“好!有锦兰你陪着我,我就满足了。”

    赵世子听着郁闷得不行,这是个什么情况?男人跟我抢也算了,怎么还跑过来一个女的,都是碍眼东西!

    关锦兰和秦珍聊着,不觉都已经走到了兰苑的正厅门口,房间里面的赵世子听得一清二楚。

    关锦兰转身,“嬷嬷,今天您也累了,早点下去休息吧!吉祥你给我们拿点酒果,梅儿你帮我把后厢房收拾出来,秦大小姐就晚在这里坐。”

    苏嬷嬷看着两人,带着吉祥和梅儿,都退了下去。休息的休息,做事的做事。

    秦珍,“锦兰,你真的陪我喝酒?”

    关锦兰轻笑:“那还有假的?我今天也很累,喝点酒刚好解解乏。”

    赵世子在里面听了面皮子开始发紧,狭长的瞳眸‘嗖嗖’的发冷箭。没良心的小狐狸,凉奇轩那一下,要不是他帮她挡着,她还不定会被整成什么样子?

    爷,今天也很忙也很累,怎么不见你请我喝一杯。秦尚书最近是太闲了,看来是要给秦尚书找点事做做!

    “锦兰,你有没有觉的哪里不妥?”

    “什么意思?”

    “你苑子里放冰决的?”

    “没有!”

    “······哦?”举眸四处打量看看,确实没能什么不妥,可为何会全身发冷呢?难道最近太累,要的风寒了?

    关锦兰看着秦珍的样子,无解,也就不管了,洗手,虽晏会刚结束,可她一点也没吃饱。

    吉祥,“大小姐,您们还需要什么?尽管跟奴婢说。”音落,放下手中拿着的酒和果。

    关锦兰,“你们都下去吧,这样就很好了,秦珍您看呢?”

    “我只要有酒就行。”秦珍说完,舔了舔嘴。

    关锦兰大笑:“好!听到了吧?都下去吧。梅儿你也下去,一会儿有事我叫你。”

    “哎!大小姐”两人齐齐行礼退了下去!

    关锦兰看着秦珍道:“还不过来,知道这是什么酒吗?你肯定没喝过!”

    秦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像馋猫似地嗅着鼻子就走了过来,“这什么酒怎么这么香?”

    关锦兰得意的说道:“香吧?关锦兰出品,必是佳品!”得瑟!

    赵世子在房间里听着心里更加的不是滋味儿,真是个没良心的小东西。酿了这么香的酒,竟然不给他送两壶,却在这里和秦辣椒分享。

    真是榆木疙瘩不开窍!

    阿东这个差事当得太不称职了,怎么没有给他禀报,看来是想回莲花山回炉啊!

    隐在暗处的阿东打冷颤了:主公,你只是叫我保护主母的安全,并没有让我事无巨细都要向你汇报呀!

    关锦兰和秦珍喝得爽,天南海北的聊着,“秦珍,你也不用难过,本大小姐给你唱首歌,你就没那么难受了。”

    老毛病又犯了,一喝酒就想喝歌。

    赵世子一听,满脸的不高兴,却又忍不住竖起了耳朵,难道小东西还会些他不知道的歌?哼哼!又没告诉他!

    关锦兰全然不知,正好喝的八分醉,心里美的恨呢,手里拿漏勺举到唇边,在厅里已经开唱了:

    “马儿啊!你慢些走,慢些走哎,

    我要把这迷人的景色看个够,

    肥沃的大地好像是浸透的油

    良田万亩好像是如黄金铺就

    没见过青山美如画

    没见过人在画中闹丰收

    没见过绿草茵茵如丝毯

    没见过绿丝毯上放马牛

    没见过万里丛中有新村

    没见过槟榔树下有楼,有楼·······”

    秦珍听得如痴如醉道:“锦兰,我有你一个这么有才能的朋友足矣!如果我是男该多好好呀,这样我就可以娶你了,一辈子不分开。”说完,居然醉倒了。

    秋天的深夜,银月在西南天边静静的挂着,澄清而又缥缈。

    关锦兰靠在厅门口抬头看着夜空,银白色清辉静洒,雾重露浓,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样的夜晚还真是让人止不住的想念在现代的家人,心里压抑的难受。

    转头,看着醉的人事不省的秦珍,直肠子也有直肠子的好处啊!

    “梅儿,拿件披风扶秦大小姐去后厢房歇歇吧!”

    梅儿听到吩咐赶忙走了过来,“大小姐,您也少喝一点。”

    关锦兰低头“嗯!”了一声。“送完秦大小姐,你也下去休息吧,明天帮我跟嬷嬷请个假,后天早上再开始学规矩吧!”

    梅儿看着关锦兰的脸色应“是”,然后扶着秦珍退了下去。

    关锦兰看着梅儿扶着秦珍退了下去,再也忍不住抱着酒瓶嘤嘤地哭出了声音。她很想家啊!

    她自穿过来之后,很竖决地告诉自己,你已然回不去了,人是要向前看了,不能沉溺在过去。你身上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天意思!天意?你懂的不!

    她以为自己放下了,其实根本就没有。在现代她不叫关锦兰,而是叫周锦兰,是出了名的商场白骨精,只要到了她手里的案子,没有一次是办得不漂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