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你可以怀疑
    钱帝师有气没处出,如丧考妣万分,此刻只觉出现的在眼前的公子小姐们那是越看越不顺眼,真不知道这么多官家的嫡子嫡女们,没有六十,也有三十来个,怎么就比不过关丫头,这大齐的男儿还是得挨鞭子,抽得少了。

    凉玉盈郁郁,憋屈险些一口咬破自已的唇瓣,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挖苦道:“看看,堂堂的伯爵府,办个宴会,大小姐还中途离席了,真真让人好笑。”

    她还就跟她叫上劲了,她决心做的事情没做成,就是毁天灭地,她也要阻挠!

    钱帝师一听凉府二小姐的叫嚣声音,忍不住悲悯转头望去,训斥道:“玉丫头,念你是凉国公家的嫡二小女,暂时不给你难看,不过你的书读到哪里去了?自己写不出,还妒嫉!你那个脑子是用来做什么用的?”

    凉玉盈本就绷紧的心弦,叮地就断了,“你妄人师,你不配做人老师!”

    刘巧琴惊愕,赶紧说道:“帝师,凉二小姐不是故意的,您大人肚子能撑船,就不要和凉小姐小女子计较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钱帝师冷‘哼’一声,声音暗暗寒意冷冽,“平时,瞧着也是个机灵的人儿,没想到尽是给老国公丢脸的。”

    秦珍本来拉着钱雪正踱步一起去找关锦兰,这会一听直接笑翻了,“您爷爷,真是太可爱了!”

    秦宁勇对妹妹今天的表现非常满意,转身,拿酒杯,微举,邀凉公子喝一杯祝贺的桂花酒,哈!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这是一杯安慰的酒!

    关锦兰比妹妹嘴里说的加有趣,肤色虽然不够白楷,但面部线条柔和秀美,小巧的酒窝在脸上时隐时显,扰得他心跟着直跳,才情更是不可小觑,如能得到关锦兰的闺心,那是多么······

    唉!

    如斯佳人,竟被赵世子给盯上的,眸色还真是狠毒······想到这里,扼腕不止啊!不过,以后倒是可以沾妹妹的光,远远的能看上一眼也是好的!

    六皇子赵旭,握了握自己的拳,赵烨这个混蛋,总是捣乱。太子自然喜欢,你何顾要拦着,女子美则美止,能抵的过兄弟的大业?

    不过,脑子倒是好用的恨啊!可惜了!

    赵旭眯眸,抬手举杯,朝着凉大公子的位置,嘲讽一笑后,转眸,眼看着关锦兰走的方向,又看了眼小辣椒和钱雪两人,脸上扬起醉人的微笑·······

    钱帝师偷偷观察着六皇子的反应,如果六皇子和太子一样忍不住美色的诱惑,钱帝师摸了摸胡子,宰相府的嫡孙女,如果不能坐上那个位子?

    他可是会反悔的。

    李公公眼儿迷成一条缝,“帝师,您看宴会是否还要继续下去?”

    “继续读对联。”

    众公小姐们低头,腹诽:还就不信,就关锦兰一个人出彩!安静,寂静,自然都比的,总的有个一二三······

    李公公,“下面是秦尚书府秦大小姐的对联。”说完,打开了,惊愕:秦大小姐这字,这字,脸上的肉直抽的发疼,“帝师,你看。”

    钱帝师懒懒提不起兴趣,兵痞子家的,不抱什么希望,“还是李公公你来读。”音落,举杯,喝酒。

    李公公,“哎”了一声。

    凉玉盈见状,就跟打的鸡血似的精神:谁不知道秦珍这个草把货啊!

    众小姐暗里忍不住鄙视,好好的锅内掉进这么一粒乌鸦屎,怎么想怎么堵心。静等,看笑话!

    秦珍瞳眸圆瞪,凉玉盈和众女的眼神,气的满脸通红,抬手习惯拿鞭子。

    钱雪一见,忙抬手按住,摇头。

    秦珍微愣,骤然想起她是对的出来地呀!嘿嘿,她今天也没交白卷,一会儿肯定气死你们,有锦兰帮忙,对联和她写的字,一准差不了。想到这里,就免不了想到,凉玉盈和一众文臣之女气得要吐血的样子!嗯,想笑,想狂笑。

    李公公垂眸,扯着嗓音子,顶硬上,“上联:天上一轮满,人间万里明。秦大小姐对的下联:清光同普照,秋色正平分。”

    读完,轻吸一口气:关大小姐才情真是好。不过,秦大小姐的字什么时候写成扭麻花的?啧啧!有枪手都玩不亮,也就是兵部尚书府。

    不对,啊,想起秦大小姐急急往嘴巴里塞的纸团,李公公不淡定了·······飘忽,神游······这事必须禀告!

    钱帝师一听,腹诽:这么的工整啊!他们宰相府输给了伯爵府,就凭这两首对联,关锦兰也是头槐。

    刚刚关丫头和尚书府大小姐秦珍在下面的小动作,他和李公公可是看的一清二楚。

    死寂只一刻。

    凉玉盈一听,委屈的情绪迅时淹没头顶,“秦珍,你作弊,你跟本不可能对得出来。”怒吼!

    所有的嫡女动作出齐一致,齐齐扯帕子,看着秦珍,错愕好奇:这年头,铁树也能开花了?

    众公子抬头望天,天阳是否要落到东边了?

    秦珍不急,得意的很。

    “我说,凉玉盈,你怎么能这样说,你有怀疑那是你的问题?凭什么说我作弊,有本事你给对一个看看。”

    凉玉盈银牙咯咯响,秒速转头,“你们,谁,有没看到秦珍作弊?”

    众嫡女侧身子,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没发现啦!再说想作弊,也要有机会呀,这对联可不在节目单上,就是帝师临时出的,如今连秦珍都对出来了,那她们可怎么好呀?没对出来的苦着一张脸!

    大家经过短暂的思考,都沉默了下来。

    凉玉盈面色惨白,一时又急又忧,竟然都把她当透明人,“你,你们以后,以后不要来凉国公府找我,我凉国公府不欢迎你们。”

    关锦兰就是她们凉国公府的克星,碰到她,哪哪都受阻!

    秦珍一听鼓掌,“她不欢迎,我欢迎大家有空给我下贴子啊。”说完,笑眯眯地看着凉玉盈。

    凉玉盈气得佛袖起身,心中的苦涩翻江倒海般不这升腾,这以后她还要如何自处,不讨回面子——绝对是不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