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都是聪明人
    “对得好,非常工整,李公公快拿过来给我看看。”臭小子,不给看。老头我就看,就看。

    李公公听言,急急把手上的宣纸递了过去,“帝师,您快看看,喳家还从没见过有人能把字写成小蝌蚪的样子!”

    钱帝师闻言,疑惑,接过一看“哈哈·······”标志性的胡子在空中来回的飘荡。

    忠勇伯关跃海,还真是教了个好娃娃呀!才情现在自不必说的,真是想不到字都能写的这么逗人。这字这么看,怎么有趣!全都活了!

    抬头看着关锦兰,这么个小小的人儿,脑子是怎么长的?可是把大齐的好些男儿都给比了下去。

    众人好奇,到底关锦兰写的字有何不同?顶天的了不起,最多也就草体了,还能怎的?

    众人神色各异,想看,想踩,不服输!想什么的都有!

    钱帝师抓住不放手,恨不能现在请好好研究一翻。

    关锦兰汗颜了!这怎么又玩大条了,本小姐的本意不是这个呀,姐想做布景!

    掐了掐自己的手心,起身福了礼说道:“钱帝师,您看其实我写的也没那么好······”话还没说完,硬压着吞回嗓子眼里。

    “你这个女娃子,这还不好?你发明了一种新的字体,这可是大齐头一份!”说完,好像关锦兰再要说什么不好的话,他绝对会把人叫过来,狠狠训斥一番。

    关锦兰看着钱帝师较真的样子,风中凌乱了。喂喂,帽子别戴的这么高,行不?你妹的!好想去死一死啊!

    众人一听心里就更加好奇了,隐藏在身体内的不服输因子,叫嚣的更加厉害了,恨不得冲去抢过来·······

    秦珍,小脸繃紧,瞳眸瞪成鹌鹑蛋。钱帝师这个老糊途,脑子给驴踢了!关锦兰写的字,就跟外面小吃摊上扭麻花一样一样的。等等,急忙转身,弯腰拿起桌子上的纸团,一口吞下。

    凉玉盈一见,爆怒,提裙,‘唰’的向秦珍的方向冲了出来。

    众公子惊愕,齐齐掉杯子,凉二小姐这是抽的哪门子疯啊?众小姐扭头,抬手捂唇。

    钱帝师一见,太阳穴突突直跳,全当看不懂凉二小姐的意图。没办法开口道:“李公公,你挂到背景板上给大家一齐看看吧!”说完,与荣有焉的看着关锦兰。

    关锦兰抓狂,心里止不住哀嚎一声,皮笑肉不笑地看了眼赵世子后,怂嗖嗖地蔫了,这以后该怎么办······

    众公子小姐们,选择性没看见凉二小姐抽疯的行为。没见,凉大公子的筷子‘叭’一声,就断了嘛!个个姿态优雅地围到背景板那里,看关锦兰到底把字写成什么样了。

    凉玉盈闻言,惊愕回神,一时间俏脸迅时红成猪肝色,被凉大公子扶去位置上乖乖坐好。

    切!

    也不觉的有多好。不过,是上面的人开始看重关锦兰,瞧着花样一出一出的······可愣是一个人也不敢说出口。

    关锦兰面红,咱脸皮厚,看不出别人的嘲讽。所以哪能解你们心中的郁卒之气,麻溜地赶紧滚蛋!

    钱帝师见众人都涌的过去,这才转身感叹:“伯爷!你真是教了个好闺女。”

    关跃海皮笑肉不笑,“帝师,您夸奖了!”

    心道:这个死丫头现在怎么这么的不省心,当别人真心夸你呢!但还是装样子,转身走到背景板,到底把字写成了什么样了?

    赵世子郁闷,,心里特别的不痛快,侧身,抬眸,薄唇抿成一条直线,好像在说:你就使劲的瞎折腾!看爷,怎么收拾你!

    关锦兰惊见,眉眼弯弯,抬手抚胸做西施捧心状,迎着赵世子的狭长的眸色,撇嘴:本小姐也不想的好不好!委屈啊!委屈!

    赵世子看着关锦兰的样子,又好气又好笑,不咸不淡转身,心道:好不容易有个对胃口的闹心小女人。谁敢冲上来,爷我都给灭了。想到里,太子的身影又在眼前飘过·······

    “关大小姐,你什么时候送我副墨宝?”

    关锦兰一看,这是不生气了。乐!面色淡淡,微微一扭身子,背后腰肢上,莹白如玉葱般的嫩指,伸三指轻轻摇晃。

    赵世子,这是个什么意思?是送三幅,还是三天后再送,小狐狸果然狡猾狡猾的,罢了!刚好利用这个机会,晚上多探几次闺房。

    这样一想,眸色暗了,身心舒爽了!

    眯瞳眸,淡淡地扫视一帮围观着,看关锦兰墨宝的嫡子嫡女们,脚步微抬,豪不客气走去,一把收起悬贴在背板上的宣纸,“我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关锦兰见,身子僵了,手心脚心都痒了!

    关跃海看着赵世子的动作,愣愣不能回神,这是做什么?打劫?打劫!

    赵烨可不管他,伸手推开,朝关锦兰的方向摆了摆手,潇洒转身走人。

    钱帝师甩酒杯冲着赵世子后背,怒吼道:“鲁阳王的臭小子,你敢打劫!”

    赵烨脚步微顿一下,转头瞟了一眼钱帝师,转身继续走人。

    众人惊愕,是的,死寂。

    关锦兰一看,脑子一转,来不及顾忌手脚心的痒意,本小姐怎么这么笨!姐也可以盾走的啊!

    “嬷嬷,嬷嬷,我头疼,”说完,就往苏嬷嬷身上一靠。

    苏嬷嬷压下眼里的笑意,轻言,“伯爷,我先扶大小姐回兰苑休息一下。”

    关跃海唇角抽搐,头疼欲裂,赵世子的行为要怎么跟太子解释,不知道怎么收尾。关锦兰现在也给他来这么一出,到是正好解他的难处。

    “行!嬷嬷烦你多照顾,派个人去前院找个府医看看。”关切。

    苏嬷嬷一听,点头称是。吉祥和如意一看,赶紧走上前来,扶着关锦兰回去小息。

    秦珍,钱雪一看,事情搞大了,装头疼!可不就是得头疼吗?

    钱帝师气得直吹胡子,心里憋着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的!这个臭小子,气得他恨不能眼秦大小姐借鞭子,上去给赵世子两鞭子,这个死士匪,抢他看中的东西,这还没研究够呀!现在该怎么办?

    关丫头装头疼都离席了,他怎么好意思,厚脸皮跟关丫头讨一幅,唉!有办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