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咔通字体
    李公公看着钱帝师的手势愣怔后,尖细的嗓音再次唱起,“一盏茶还没有对出来的,算弃权。”

    关锦兰听了几回,也算是有的免疫功能,不会惊的再次汗毛起立的啦。转眸,嗯嗯,什么鬼?难道,她是,第一个对出来的。

    啊啊!

    她只是想快点结束啊!

    秦珍顶着一张苦瓜脸,阴气沉沉的发冷气,瞪着滚圆眼珠子,默算:一会,谁敢带着嘲讽的眼神偷瞄她,她的第一鞭子先甩去谁的身上。

    关锦兰眨了眨眼睛:丫的,画画跳舞不是挺行的嘛!这会儿苦脸瞪眼珠子,是什么意思?没看到桌子对面的小姐,都躲着你的眸光,不想帮你吗?真是舍近求远,算了,还是帮她一把吧!

    偷瞄!

    嗯,上联:天上一轮满,人间万里明。

    关锦兰看完,忍不住吐糟:你妹的!这不公平,本小姐的那个比这个可难多了,欺负人。

    秦珍这妮子,这么简单你都对不出来,怪不得人家看小你。提贊笔写下联,完事,伸脚,轻踢一下秦珍。

    秦珍转头,看着滚到脚边的一张团子,无解,却还是伸手拿起,打开一看,低头,拿笔·······

    钱帝师,李公公相对视了一眼,这关大小姐这是多有才啊!挑挑眉梢儿,自己就对了出来,现在还有空帮兵部尚书府金波萝,作弊啊!

    整帝城就没有人不知道的,秦小姐舞技一流,功夫一流,其它,哼哼!还是不要说的好!

    到时小丫头炸了毛,秦尚书那个人可是很护短的,不然秦小姐也不会被宠惯成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他也尽量照顾的好不好!唉!

    李公公看了眼钱帝师,先择性看不见。

    一盏茶的功夫对于考试中的人来说,可是很快‘滴’,男宾和女宾都有好几个没有对出来。对出来的就松一口气,没对出来脸则是臭得不行。

    关跃海阴着能滴出水的脸,强扯着和钱帝师李公公打的招呼,一屁股坐的下来,他容易吗?

    到这时才把太子这尊大佛哄好送走。

    太子面含笑意,隐透过几天会去游湖。言下之意,他当然是非常清楚的······

    哼哼!

    这下还不知道,关锦兰怎么拿翘,不肯去呢!今早就借机,刮去三千两银子·······不行,上火,牙疼!

    钱帝师不管,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说道:“李公公,开始吧!”

    李公公应道,打开了关锦兰的对联,说道:“女宾,忠勇伯爵府大小姐第一个对完。”

    凉玉盈一听,忍不住及时甩出一个大大白眼。

    众人一听,全都铆着劲看着李公公,还就不信了,关锦兰‘无用’之名远扬千里,一场宫晏出来,就传的如何,如何的出色,愣是传出花来的!

    才情,舞艺,竟全压过帝城的第一才女,他们不信!也没见长的有多好看,除了一对还算灵动的瞳眸,其她的就是不能看,整个小脸腊黄腊黄的,小嘴巴也惨白惨白的·······

    哼哼!

    静等,李公公念对联。

    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不省心的小狐狸,真想狠收拾她一顿。不过,看在她把自己扮丑的扮上,他不跟她计较。

    可,看着看着怎么这么的膈应人,不行,还是欠收拾!

    “关大小姐对的对子,给我!”音落,空中留下一道优美的弧线,赵世子不想关锦兰对的对子给别人听到看到,他想回府自己看。

    关锦兰愣,这人到底想怎样,刚才自己不都已······间接也算给他道个歉了,现在怎么这样得理不饶人呀!

    好看的丹凤眼瞪圆,心里有爪子在挠,各种情绪在心里翻涌,最后还是生生压下,内里腹诽吐糟:几次见面,面孔都不同,你属变色龙的啊!拽的你,这么能,你咋不上天呢?

    赵世子看了眼关锦兰收回,“李公公。”

    李公公一听就愣神了,再听,背后开始冒汗了,事情大条啦!皇上可是吩咐他,关锦兰的墨宝必须拿进宫给他看的。赵世子现在这个作,他能怎么办?

    当然,只能照办!

    关大小姐对不往了,谁让你接了赵世子的字谜。虽然,现在还没正式下配礼,但赵世子想要你的笔墨,你就自己挽着吧!

    关跃海面红眼红,心里急的想跳脚,可迎着赵世子瞟过来的冷眼,愣是不敢出声阻挡。

    转眸,眼神狠瞪威胁关锦兰,死丫头你到是快出声啊!

    关锦兰心里的小人正在打架,桌子下面也在抠手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赵烨这货性子阴晴不定,她还没了解清楚。

    自己绝对不能找罪受。关跃海,自然这么的急,哪她就更加不用急啦!

    “世子!”关跃海无耐咬牙起身抱拳,“这好像不太好,是不是等哪天,有请鲁阳王有空我们才坐下来谈谈。”

    赵世子斜‘睨’关跃海一眼,“没那个必要,老夫人可是答应了,大小姐也·····”赵世子说到这里停了下,看着关跃海继续道:“这还有什么不好的?”

    关跃海神色不稳定,眼前直发黑,这才想起上次老夫人跟他说过,鲁阳王府的王妃已把太后赐的簪子转送关锦兰的事情!

    难道母亲为了二弟,背着自己和王妃做了什么交易?

    众人尽量往后退,世子爷的兵匪之气扑面而来,龙其现在邪气十足的冷着个脸,周身的气势几乎毫不掩遮的外放。他们惊悚啊!

    不过,好在哪不是针对他们的,他们只听不传。耳朵竖得老长,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云里雾里理不出思路,到底是个什么意思?八卦!

    钱帝师眼底内划一道意味不明的光线,而后隐过无踪,放下酒杯,站了起来,“我看这幅对联,不管是交给谁。我们还是先听听,大小姐的对的对子吧!”

    对!众人听到这里,齐齐为帝师大人点赞,默契坐回原位。

    李公公讪讪地笑了一声,不敢看赵世子此时的眼睛。打开了关锦兰写的对联,扯着嗓子读道:“上联:占得清秋一半好,趁将明月十分圆。大小姐对的下联是:霓裳舞劲通明殿,玉女歌酣有夜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