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对对联
    “陈曲晨,你还是不是三品府出来的嫡女,你的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难为你这个字谜都猜不出来,你就不会好好的想一想,你的脑子是用来做什么的?”

    秦珍微怔后,乐得不行,抬手‘拍’桌子,音色忍不住拔高,“凉二小姐,你怎么可以这样说陈小姐,人家好歹也是正三品嫡女,再说人家又不是故意猜不出来的,没必要让人家这样下不来台。”起哄!

    陈曲晨一听,凉玉盈的话,直气的粉脸惨白,心里暗恨不止。竟都拿她做箭把子,心里忍不住同时把秦珍也给恨上的。可,一想秦珍混世魔王的样子,却是看也不敢看秦珍一眼。生怕一个不注意,秦珍的银色小鞭子瞬间甩了过来。

    默默:凉国公府也就这样了!得罪的关锦兰,就等于得罪的赵世子,回府后必定要跟父亲哥哥弟弟们好好商量下,必须和凉国公府快速划清界线。

    她不是猜不出来,而是不敢猜六皇子赵旭的字谜。

    如果,她今天猜了,不用想,以平时六皇子的为人。第二天肯定就会有冰媒踏上门来,她可是嫡女,绝对不嫁。给人做小妾这种情,还是留给哪些个庶女吧!

    关锦兰唇角儿上扬,眸色如月光流水般皎然冲赵世子一笑,混球,你到是选了个好方。害本小姐看了好几圈,都没找到人。

    怎样?本小姐刚才的表现好吧?算是,还的你掏银子帮姐买铺子的人情。

    赵世子轻飘了眼关锦兰一眼,不理!

    关锦兰愣,握拳头。

    啪!

    惊听,什么鬼?她是想拍桌子来着,可这还没出手呢!转头,腹诽:妹纸,原来是你这个直肠子啊!轻点,不行啊!

    嘿嘿——好在不是她拍的,小手疼不?要不,本小姐给你吹吹!

    抬头,好么,这是要内讧的节奏啊!果然,人都是自私自利的,有什么错处,首先责怪的是别人。果然品质有问题啊!

    嗯嗯,不气了!看戏,看戏,还是狗咬狗一嘴毛的大戏!

    钱帝师端酒杯,轻‘嚼’了一口,“钱雪,这题还是你来回答吧!”

    钱雪愣怔:坐那儿半天动不了,祖父这是选中六皇子了?那她可要怎么办?祖父明明知道她一直想坐上那个位子上,而且,当时祖父明确说过会帮她!

    可是,祖父现在是怎么了?

    思绪在瞬间百转,祖父是不会害她的,想到这里钱雪抬头看着钱帝师,就见钱帝师正看酒,吹胡子。

    钱雪自然知道祖父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一般只要祖父露出这个表情,钱府的人就没有一个敢再违背······难道太子,钱雪不敢再往下想。

    “除去一半,还有一半,是旅途的途。可对?”话落,看着李公公。

    李公公,“帝师的孙女,就是聪明!六皇子你出的字谜,人家钱府的大小姐可猜着了。”

    现场,诡异的气氛再次漫溢。

    六皇子赵旭瘫软无骨的身子,见状终于慢慢坐直,斜靠在桂花树根上。满脸慵懒地抬手摸了鼻子,腹诽:这老狐狸,侧妃的位置,肯定不行!

    可,他最想娶的人,是那个小辣椒啊!

    算了,东西两头大,先娶回来再说。

    钱雪面色微红,看了眼自家祖父的神情,轻吐了口气,低头默默,坐回位子上,情爱为何物?那不过是年轻时的冲动和激情。一旦落脚,什么都不是。还不如权势来的体贴!

    太子和世子抢女人,竟要把自己的位置给抢丢···会丢吗?就因为这样,真就当不成了吗?

    关锦兰则惊叹!这是?这么快就结成同盟了!宝贵权柄,果然甚是迷人!

    秦珍觉得自己要吐血了:关锦兰,钱雪,都是个什么眼神!选的都是个什么人啊?

    赵世子砍人如切豆腐,扒人皮如脱衣服般熟练。可,好在洁身自好,后院清爽的不行!六皇子,这渣货整天东游西荡,晚上更是直接宿在《蝶梦谷》里醉生梦死。估计他府门在哪里?他都记不清的!

    关锦兰看着这诡异场面,又被秦珍打量的眼神看得心里直发毛,心道:什么时候这才能结束啊?

    众小姐们脸色郁郁,她们是来忠勇伯爵府探浅的,不是来猜字谜的,怎么办?发愁啊!

    钱帝师看着众人,摸了摸胡子,说道:“下个环节吧!”

    关锦兰闻言,心里不得劲儿,还来?真是没有顺心的时候。犹是哪个拽的恨不能跳上天的混球,腹诽:姑娘别难过,大不了争着银子赶紧,还!

    对一个手握生杀大权的人,视人命如蝼蚁的年代,他对你这样,一点儿也不过分。传说中,他可是敢跟里面坐的最高位置上的人,拍桌子。你还想指望什么?

    别不知足!

    这年头,不怕流氓不讲理,就怕流氓有身分啊!

    唉!

    如果,悲催又轮到本小姐这里,姐就麻溜地···呵呵···前辈们,纯借鉴,帮您们做宣传。完了,赶紧潜水闪人。再也不想参加这会那会了,凡有此等事,在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之前——装病是唯一的出路。

    李公公,“下面是对对联,上联已经写在纸上了,下联众位公子、小姐对好,让自己的奴才和奴婢拿上来,对得快对得好的有彩头。”

    关锦兰傻眼:这是什么情况?几个意思?怎么又改了?不过,对对联好像也不错呀,可,本小姐不想写字,姐的字实在是----嘻嘻!不对,我有过桥梯。

    看着自己面前的对联,上联是:占得清秋一半好,趁将明月十分圆。

    秀眉微微一挑,这个,她行啊!拿出自制的簪子笔,唰唰写道:霓裳舞劲通明殿,玉女歌酣不夜城。”写完,搁贊笔。

    吉祥见状,踏步上前,收起,送了上去。

    钱帝师看着关锦兰,这个小丫头真是不简单,这么快就给对出来了,要不是有太子和世子,他倒是很想为他家那个不争气的宁儿争取一下。

    唉!

    真是太打击人的!这孩子是怎么学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