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怄火
    钱帝师看了眼钱雪,转眸,刘家这个臭小子借着和他孙子交好,可没少往他们府上跑。

    哼哼!

    这两年,抓着点细缝儿就向雪姐儿示爱慕,他还有点怕雪姐儿给刘家这个小崽子给感动了。

    他的宝贝孙女也是他可以稍想的,真正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刘世涛脸黑,屏风那头一听,连抬手臂,猛喝了好几杯酒,那是他为钱雪想的字谜,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两年下来,就算是块石头,它也该捂热的吧!

    李公公默默,继续,“第三题是鲁阳王府,赵世子出的题,草盖三星,赵世子指定由忠勇伯爵府关大小姐猜。”

    念完,浑身开始打摆子,这,这什么回事?题目明明一直拿在手里,题目更本不是这么写的好嘛!

    世子,你什么时候做的?你行行好!唉!这差事真是招祸啊!

    众人都愣神了,这是鲁阳王府赵世子对关锦兰有意思了,还明堂堂的给说了出来,这就是明示了。

    下次,如果有个什么宴会,那个要是不开眼,敢打关锦兰的主意,可是要承受赵世子的怒火得。

    等等,刚刚关锦兰可对的太子殿下的字谜,所以说,现在,众人的眼神,齐刷刷,看向关锦兰。

    关锦兰迅速低头装死,嘿嘿······好想揍人啊!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僵坐,赵烨你果然是个大混球!硬来啊!一生气,就逼她当众表态呢!

    呜嗷——

    他不来,她怪他!他一来,就为难她!

    秦珍看着关锦兰低头,直直盯着桌面上的香茗,一时间嘴唇抿成的一条直线,不由的觉的关锦兰甚是可怜的狠啦!

    赵世子哪个人不管是对别人好意,还是坏意,是个人都承受不起。谁敢,谁敢,唉,抬手,轻推,示意大家还在等着呢!

    关锦兰磨牙,睡都睡了的,呜呜···嘤嘤···虽然是素睡!可,那也是啊!你还躲个毛!你还不甘心为那般?还是一心想再回到零点之前,站起,响亮,“蕊!”磨牙,扫视,那厮,在哪呢?姐,保证绝对不掐你!

    音落,满院落针可闻,死般的寂静!

    钱帝师见状,呼气吸气,胡须儿一吹一扬,嘿嘿:太子暗示,世子明示。这事,是要搞大了!

    照这情形,忠勇伯爵府大小姐这是接受赵世子的!

    那太子刚才又算什么回事?想到这里,钱帝师压了压心里的八卦因子,竖左侧耳朵。

    太子赵翰面色淡淡,唇角微微向上一勾,晃了晃一直握在手中的酒杯,轻举放鼻翼,原来今天喝的是桂花酒,轻啜一口放下,优雅翩翩拂袖起身离席了!

    钱帝师看着太子已走的背景,叹了一口气,这太子和世子同时喜欢一个女人,这可不是大齐国的福气啊!

    凉玉盈惊见,那是半天也没回过神,这是怎么回事?

    忠勇伯爵府大小姐喜欢的是鲁阳王府的赵世子,那她大姐······想到这里,全身都在冒冷汗,大姐这样做就是背叛凉国公府。如果给父亲知道·······

    关跃海如被雷劈,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恨不能现在就让人把关锦兰绑起来爆打一顿。

    他还当她已然开窍,真是想不到,死倔,死倔的,性子跟她那个死鬼娘亲一个样。

    他说,刚才怎么会感觉掉进冰洞里呢!

    是哪人吗?是哪人嘛!

    他的国丈梦啊!

    急,没有时间发飚,他要去送太子,好好解释安抚,陪笑脸,跟太子爷说好话,那绝对不是他们伯爵府的意思。

    关锦兰胆子小,这猜字谜背后的意思她不懂。这,都是他的错!兰姐儿只是给赵世子给吓住,对,一定是这样的,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个理,一路连走带跑追了过去······

    其他人脑子轰轰直响,愣神,直直看着关锦兰窘迫的样子,这,这是几个意思?一女可不能二嫁啊!

    关锦兰为难瞳眸,巡视一圈后又巡视的一圈后,呵呵······还是没看到人。暗里磨牙:丫的——就属你最牛逼的啊哈!

    和关锦兰不对付的低头,憋笑了。和关锦兰相好的,侧是一脸同情的看着关锦兰,人·······算是一只脚踩进狼窝的呀!

    肯定会被虐的骨头不剩!

    赵世子不管别人怎么想,舒舒服服地靠在桂花树梢上,神情安适的不得了。反正他这是已经清楚地告诉了所有的人,关锦兰是他的女人,如果谁敢冲上来,那可不要怪他心狠,到时他绝对不会手软。

    嗯,行事还是不够果决,不够狠,看来必须抓紧时间,好好调教调教。算了,看在紧要时刻没有下他的脸,在如此公开的场合表明了她对自己的心意,手段就收回那么一丢丢!

    要知道,这样就算是给定了下来,如果将来出了什么事,自己没有办法娶关锦兰,那她也只能陪青灯古佛,过一辈子了!

    为了你今日的勇敢,爷答应你的事,准了!

    钱帝师胡须儿一吹一扬,“这题,关大小姐你又答对了。”说完,瞟了眼桂花树上的赵世子。这臭小子,自小看他长大,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的。

    瞧着神情,明早肯定有热闹看,不定怎么闹太子府呢?一时间心痒,思绪在脑内百转,最后全部否定,因为他实在不能肯定他的招数。

    收回神思,就看到斜靠在桂花树下的六皇子赵旭,不由的眼神微眯了起来,六皇子刚才一显一隐的眼神,绝对不是爱红妆男子所能表现出来,那六皇子以前所做的事就是装佯的?

    哪里来消息,抓把柄最快,自然是红楼和酒楼茶馆······

    伸手拿酒杯,示意李公公可以进行下一个环节了,心里却是不停地思量着世子和六皇子的关系。

    六皇子赵旭如果这些年都是装的,还成功的瞒过了这么多人的眼睛,那他所谋之事,就不言而喻了。

    钱府后继不达,唉,如果还想继续长盛下去,只有钱雪······

    凉玉盈惊愕,一颗小心肝像吊着十七八个桶,死沉,死沉的,心口一股浊气散不出来,骤然回神,又见队友当场掉她脸面,终是瞪眼,咬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