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掐嘴架
    秦珍心中忍不住为关锦兰点蜡,这些年到底是怎么混的,“她是凉国公的嫡次女,二小姐。”

    关锦兰一听,想骂娘,她大爷的!赶情姐姐输了,妹过来找茬了。

    “秦妹妹,我们没必要理那些个死鸭子嘴硬的人,这还未跟我们比呢,就这么嚣张,一会我们让她们见见真功夫。”

    凉玉盈一听,身子微颤,一张小脸更是憋的通红。大姐的第一才女因关锦兰没了,凉国公府的现在走哪都不受人待见了。

    她今儿就是来挑衅的,她到要看看传说中,胆小懦弱加没有才情的关大小姐是怎么抢了她大姐的第一才女的名头。

    她不但要看,还要重新竖立凉国公府的名誉。

    “关锦兰,你不是要比试比试吗?等下就让你看看我们二等国公府的底蕴,看你服不服气,我姐那是不小心中的你的招。你,给,我,等着!”

    关锦兰一听,笑的如沐春风般和煦,“好呀!有火气你赶紧的冲我来,不过上次跟凉大小姐比的是一年的月例银子,不知道二小姐这次有什么好的提议?”

    秦珍一听,哈哈大笑,‘唰’的一声收紧握在手中的银色小鞭子,“锦兰,我这次买你赢啊!上次,我买凉大小姐赢,可输了不少,这次就让我跟着赢一回啊!”

    关锦兰:······

    凉玉盈一听,气的嘴角狂抽好几下,鄙视道:“秦珍,你墙头草。有本事你自己出来跟本小姐比一次,就会躲在背后挑拨,实足的小人。”

    秦珍神色痞痞,抬脚搁登子,拽地二五八万似地斜‘睨’着凉玉盈,“小人?本小姐又没把别人的东西占为己有。”说完,朝凉玉盈竖了个小指头。

    凉玉盈不经撩,瞬间火气就给点着了,两臂微抬,又及时放下,“秦珍,你就是个疯狗,嘴巴这么臭,吃屎呀!”

    呜呜·······哭,差一点,就差一点,她就被秦珍这个死丫头带到沟里去了。

    关锦兰惊见,我靠!

    凉玉盈刚刚那动作,明明就是沷妇骂街的架式嘛!嗷嗷——干嘛收势‘辣’么地快啊!真是太可惜了!

    秦珍一听这个火啊,呵呵·······凉国公府算个屁,她爹爹可是说过,除了宫里面的,谁敢欺负她,就抽谁!

    嘿嘿······宫里的,她也不是没抽过。

    关锦兰一看,她家伙!看人秦珍过得是多么的惬意!可,如在忠勇伯爵府打起来——咳咳,这实在是不好看,没争着银子,就脏了一身,不划算。

    急急抬手拉住秦珍就要甩出去的银色小鞭子,“不气,狗咬你一口,难道你还要咬回去,不成!”

    秦珍听言,秒速转头,“锦兰,你这话说的真是太有意思了!她自己喜欢吃,竟还想赖到别人的身上,果然和她姐才是好姐妹!”

    “·······你!”

    关锦兰,“凉二小姐,我们今天可是有题目等着呢,不如二小姐下个注,我们在题目上见真章。”

    凉玉盈身后一位绿衫小姐见状,忙伸手拉住凉玉盈手臂道:“对!玉盈,我们不能顾此失彼了。”

    关锦兰锁眉,内里抓狂咆哮:这又是从哪里蹦出来的鸟?跑到人家家里做客,起吗的礼貌都不懂,还豪门贵女?

    挡人财路,如弑人父母。不懂啊!不懂啊!真是吃屎了!

    秦珍翻了个白眼,没办法,自发充当解说,“五诚兵马司的大小姐,刘巧琴。”

    关锦兰一听明悟:“你家的死对头!”

    “嗯,马背上的跳蚤,翻腾十几年,一点浪花没有!”瞧不起,看不上,污眼睛。

    关锦兰抿唇,这话说的真带劲,牛逼啊!

    刘巧琴闻言,面色惨白惨白,小嘴儿抿成一条直线,愣是一句话都不敢回!

    “刘小姐,伯爵府今后都不欢迎你来。”音落,拉着秦珍坐到了一组。这会两个人志同道合,早就忘了她们早上还说要好好比试的事!

    刘巧琴完愣,她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吗?没见过,这么让人下来来的?为何,要让她这么下不来台?

    凉玉盈面色青而转黑,扯了下呆若木鸡的刘巧琴坐下,不停朝关锦兰和秦珍甩着眼刀子。

    钱雪貌似刚看到关锦兰来一样,满脸含笑,姿态优雅地跟关锦兰隔空点头打招呼。

    关锦兰莞尔,唇角弧线微微上滑后,轻轻落下,算是应礼。不过,钱雪这妮子,躲一边看戏,看的还真是爽啊!

    唉!

    所以,今天这场看些轻松的赏花宴,其实处处都有坑——不比宫宴好多少!

    眼角微抽,腹诽:丫丫的,赶情凉国公府还有忠实粉丝啊。

    看着在场的人开始不自觉的站队,莞尔一笑,好么!

    明明分两组,现在愣是自然分成了三组······中立?苏嬷嬷真是不可多的得人材,看这位置安排的,真是周道无比,妥贴啊!

    钱雪看了看,脚下莲步轻移,坐了过来,“关大小姐,你可别小看这十个人,都是最能代表目前最热门势力的人,现在可是双方势均力敌。”除的座墙头,准备两边抓草的中间人。

    关锦兰听言,朝钱雪点点头。秦珍则抿嘴,抬手拍桌,“锦兰,今儿一定要对方有来无回。”

    关锦兰惊愕,低头作无语状。丫的,就数你能,你上啊!

    钱雪眼见冷场,忙轻笑说道:“秦大小姐,你换点新词成不?”

    秦珍哼哼,毫不客气的说道:“要什么新词,有用就行,我就觉的这样说很是带劲!”

    关锦兰侧身,好看的丹凤眼儿轻扫,坐在中间几个位子的小姐们。

    众小姐讪讪不好意思,一脸的无耐,面色绯红悄悄低头。她们跟本就不想来,可是却又各自都带着命令都来的。

    果然,两边都落不着好!

    钱雪,“关大小姐,你不用看她们!”言下之意,坐中间的这几位,身后的势力还跟不上挡次。

    关锦兰点头吸气,谁闲着没事,敢跟凉国公这样的人家对上的,人家府上可是出了位——贵妃娘娘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