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章 心情不美
    玉笛躬身行礼,“好着呢!奴婢想,林夫人不见到大小姐,可能是不会回去的。”

    老夫人听完轻‘啐’了一口,为了挽回兰姐儿,竟连世俗的规矩都不顾了!

    “玉笛,你去趟兰苑,帮我把苏嬷嬷给请来,就说我有事,请她过来商量。”

    “是!”玉笛答应了一声,赶紧往外跑。

    苑里的二等三等奴婢们一脸的艳羡,平时这传话的活儿······现在·······呵呵·······她们够不上档次!

    什么时候才能升上去啊!

    这宴会办得府里下人们,人仰马翻的,她今天就没真正休息过。不过是为大小姐,吃奶的力气都是要拿出来,她真真是为大小姐高兴呀!嘿嘿·······别人都不知道她其实是前夫人的人啊!

    ***

    二盏茶后老夫人和苏嬷嬷终于商量出宴会的顺序,老夫人就嘘了口气。望着苏嬷嬷说道:“好在有嬷嬷在,要不然今天可是会误了时辰!”

    苏嬷嬷鄙视,就这样还抓着府里的中馈不松手,也就是伯爵府这两年走下坡路,没什么宴会,要不然以老夫人的手段可不够看。

    苏嬷嬷,“老夫人,你看现在宴会的座位顺序也都安排好,节目单子也做出来了,是否找人给伯爷送去?”

    老夫人一脸笑意说道:“那是当然!”转头吩咐道:“玛瑙,还是你去一趟。”

    “是!”玛瑙应声又退了出去。

    苏嬷嬷,“老夫人,那现在也没什么事了,我也该回兰苑了,大小姐可是在等着我呢!”

    “那行!大小姐就仰仗嬷嬷照顾了。”

    关锦兰,现在可是她们伯爵府的金波罗,那是一点儿闪失都不能有的。

    ***

    关锦兰倚窗,思索飘飞:在这悠远的时代,她一直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惊恐不安地担心不可预测的将来,努力的适应着身边的人和周围的玩境,脑子里有很多的东西,也不能,是不敢说出来。

    苦逼的时候:好想嘶吼一声,压抑着痛苦着,很怕一件事情没做好,就被人当看穿——咔擦的!

    这,就要跳出前台,心里止不住直发毛!这时代男人有权有银,想要女人的,还不是随手拈来,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唉!她的这个命哎!太子,您大人大量,换个人,行不?

    “大小姐!”

    “嬷嬷,你回来了!”

    “是,大小姐放心,都安排好了。”

    “那就好!”音落,唇角微勾,露出一抹不带任何笑的弧度。

    苏嬷嬷见状,见礼主动退出。

    关锦蓉心里有猫在抓,感觉像就像在做梦一样,再次看了眼大厅后。起身,踏出的脚步却没有去大厅。而是适时地转了个弯,带着贴身的奴婢阳阳,去奶娘那里看看,说不定就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等着她帮忙呢!

    苏嬷嬷在厅里又跟吉祥过了一遍,今天宴会上的事!

    确保就是只锁院门,一个人也不留,也不会出任何问题的时候,才放心地去了西耳房,和衣上床,微微闭上了眼。人老了精力就是不足!

    而此时,赵世子正带着一队护卫从《莲花山》赶的回来,骑着马向着城门急速飞来,看了眼忠勇伯爵府的方向,打马飞的更快。

    赵世子想到太子对关锦兰的心思,冷‘哼’一声,······心情怎么也美不起来。

    关锦兰有什么能耐,赵世子可是已经领教过了,比才情比技艺,关锦兰那可是比京城中的闺秀强太多了。关锦兰如此的耀眼,赵世子觉得如果不早一点把名份这事调敲定,他还有的烦。

    ***

    关锦兰听着苏嬷嬷进忠进职的样子,心神一放松,竟真美美的睡着了。还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正在王府井逛商场呢,刚碰上自己喜欢的牌子在打五折······

    “大小姐,快起来了,就要到时间了,赶紧梳洗下。”

    关锦兰眯眼呵呵,我靠!

    这就到时间了?本小姐的衣服哎,好不容易再打五折,好不好!悲摧地叹了一口气,就差那么一点,姐就买到自己心念念的时装啦!呕火!

    苏嬷嬷催促,“大小姐,你是主人!”不会是紧张吧?可是没道理呀,宫宴都已经参加过了,这在自己府难道还犯怂,是不是有压力了?

    关锦兰满脸阴郁,不得劲,百般无力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苏嬷嬷,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苑子里都安排好了吧!三妹呢?”

    苏嬷嬷这孩子,“大小姐,你啊,让我操心的可真是多。三小姐,她现在很好,在周妈妈和梅儿那里帮忙呢!”言下之意,翻不出什么浪花来。

    关锦兰听言,心思百转,唇角微扯,已在苏嬷嬷的伺候下,洗梳完毕。带着苏嬷嬷,吉祥和如意抓紧时间往花园走出,而奶娘和梅儿赶紧吩咐陈家娘子关门,瞬间锁门。

    关锦兰一行到了花园,大家都已经分好组队了。整的真是够热闹得,搞的跟现代明星见面会似的!

    秦珍撇嘴,“我说关大小姐,你怎么才来呀,我可都已经帮你分好组了。你可别小看我们这一组,那绝对是能杀得对方落花流水的,让她们有来无回。”说完,可怜巴巴看着关锦兰,大话本姑娘可是放出去了,后面的事可就要靠你啦!

    关锦兰无语,望天!

    这时一位小姐则是毫不客气的呛声道:“这人真不要脸,这还没开始呢,就不要那么自信。到时输了,又要跳起来,甩鞭子,骂人。”

    秦珍一听,抬脚一跺,叭的就冲的出来。

    关锦兰惊见,太阳穴控制不住,跳的那是样当得地欢悦,抬脚夸步走了过去,轻拉了下秦珍的衣袖,摇头示意:这小辣椒,遇事就甩鞭子有什么用?

    轻言,咬耳朵,“咱们得用事实打她们的脸,这才有意思呢!”

    “哼!本姑娘是给你面子,先放她一马!”

    “嗯,嗯,本小姐呈你的情!”

    关锦兰安抚了秦珍,这才转身,轻笑问道:“不知这位小姐怎么称呼?”

    只见那位小姐扭了扭手中的帕子,看了眼关锦兰,嘴角轻蔑的笑道:“凉玉盈。”

    关锦兰一听,这怎么跟凉雨盈差了一个字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