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闹心
    “呀!是玛瑙姐姐,快进来,我们二小姐在厅里呢,我给你进去通报。”

    玛瑙,“还通报什么呀,我只是个奴婢,你就看二小姐有没时间见我?有,我就进;没,就算了。”

    桃枝一听,心就一沉,二小姐这会是虎落平阳了,谁都不把二小姐放在眼里,都想上来踩一脚,听老夫人身边的玛瑙的意思,可不就代表了老夫人的意思吗?

    这往后,琳苑的人在这个府里还怎么熬下去?

    “二小姐,老夫人身边的玛瑙来了。”桃枝说道。

    关锦秀一听喜出望外,吩咐道:“快请进来。一定是老夫人,又想起她的好了,这会肯定是来给她解禁足令的。”

    陆氏和林成浩坐端着阴的能滴出墨的脸,如两座大山一般坐在大厅里,周身不停地发着冷气儿,“秀姐儿,我还要去你祖母的苑子里见礼,成浩哥儿再在这里坐也不好,我们就先过去了。”说完,帕子一甩和林成浩前后走的出。

    关锦秀小嘴免成一条直线,这么看不上她,为什么还要来?来——就是为了给她甩脸子不成!

    现在看不上她关锦秀了,她还看不上他林成浩呢!不就一个状元嘛!关锦秀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关锦兰不在乎的人,她竟也觉得索然无昧了。

    玛瑙坏心儿,倚在廊住后面,看着林夫和林状元消失在回廊拐变处,这才踏步走了出来,进了琳苑。

    “给二小姐请安。”

    关锦秀乐,只要能参加下午的晏会,什么都会好起来的。起身,上前,急切说道:“还行什么礼,玛瑙是不是祖母有什么吩咐?”

    玛瑙,“二小姐,你还是让不相关的人下去,奴婢才好传话。”

    关锦秀一听,心直往下沉,“柳枝,桃枝你们······”关锦秀对未来的不确定,担心的讲不下去。

    玛瑙看着关锦秀的样子,也有点于心不忍。她跟二小姐倒是没有什么不对付,要说有什么那都是从二姨娘那儿转过来的。

    “也没什么大的事,就老夫人让二小姐做事前,多想想还在西苑的二姨娘。”

    关锦秀听着一屁股坐到了椅子上:祖母这是拿她生母,威胁她!可她现在也没做什么事呀?

    这是又有什么事,在拿她泄火呢?一阵火气往上不停地翻涌,双手一挥,刚才喝的茶壶就咣当一声摔到了地上。

    玛瑙见状叹了口气,退了出去,“柳枝,桃枝还不赶紧进去伺候二小姐。”

    柳枝和桃枝一听厅里的声响,身子发紧,“小姐!”不想进,行不行!

    玛瑙垂眸,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竟连贴身大丫头,都跟你离的心,二小姐你今后可该怎么办哎。转身,抬步,回松寿苑回复命去了。

    ***

    关跃海瞳眸透亮,神清气爽,很满意珍珠这次的伺候,抬臂伸手在珍珠脸上轻捏了一把,这才准备去长寿苑,管家连走带跑过来传话了。

    “伯爷!宫里的李公公来了。”

    关跃海一听,顿时没法淡定了,一口气提到嗓子眼,一把扣住管家的手腕,“快请!”今天的这个宴会竟是把皇上给惊动了,要不然李公公怎么来了?

    忠勇伯爵府——大发了!

    管家受疼,面色微白,颤着音儿道:“伯爷!老奴,老奴已经把李公公给请进来了。”

    关跃海听音,这才回神,立刻说道:“做得好!备茶,备茶,嗯,人呢?”

    “奴才,奴才已经把人请到前院了,他正在会客厅里伺候太子呢。伯爷,你看安排还合理不?”

    关跃海一顿,腹诽:合理膈屁!抬腿一脚踢去。

    “啊啊啊!”音儿拐着弯儿,一连拖了两才完。

    珍珠一看一听,翻了个白眼儿,身子一扭,脚步轻移,三下二下就跑了出去。

    关跃海眸里含笑,珍珠这丫头竟还吃上酸了。

    “鬼叫什么?你做事,爷我那有不放心的,今晚去别院伺候。另外,你赶紧派个人去大厨房那盯着,可别出了什么差错,有事去松寿苑找我。”话落,起身走人。

    管家面色微红,音色不自觉的高了两分,“伯爷,府门口还有几个伯爷的同撩,伯爷是否要请他们进来?”

    关跃海眸色幽深,转身把陈管家上下打量一遍,“那是当然,都带去前院客房。”

    “哎!奴才现在就去安排。”

    陈管家:大小姐刮的这阵旋风,嘿嘿,爽,他这身的骨头今晚可能都要被伯爷给拆散架了!

    珍珠看着管家出去院子的背景,心里咒骂了不下千万声:希望关跃海今晚整弯,一辈子直不起来!

    关跃海心情好,看着新宠的两人在他面前的争宠,感觉甚是舒坦极了,顺手轻拍了珍珠身后的嫩桃子,这才加快脚步,一心赶去松寿苑。

    珍珠瞬时红了眼,心凉!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关跃海意气风发,边走边思索:园内摆放的格局对不对?要不赶紧派人再安排一下,下午三时可能就来不及了。

    这可是连皇上都给惊动了,还特意派了李公公过来,同撩们也跟着来凑热闹了。这三方面可得都安排好了,千万可别出什么事。

    关跃海步子宽阔,一进长松苑,噼哩叭啦的跟老夫人讲开了,“母亲,你赶紧再派个拾辍的,这当家主母不管事,连我这个爷们都要跟着操劳。”埋怨!

    不满意,啐啐道道抱怨。想着管家刚看他那个眼神儿,心里止不住发痒,恨不能现在就去别院浪一会儿。

    老夫人面色发僵,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家老大,“多大个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去前院做你该做的事。晏会请客的事儿,我都会给你安排得妥妥当当的。”

    曾经朝气,俊美的儿子,是何时变成现在这样?尖锐的一点担当都没有了!

    关跃海一看,老夫人的神色,眸里极快地划过一道暗色,“那就拜托母亲了。”说完,起身给老夫人抱拳礼后,极快地退了出去。

    老夫人闭眸,深吸一口气后,再粗粗吐出,“玉笛,林夫人在后花厅休息的可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