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谁算的过谁
    苏嬷嬷就“嗯!”了声,“奶娘你过来,有些个事我要跟你说。”

    “嬷嬷,您跟奴婢还客气啥,您赶紧吩咐,奴婢我照做就是。”

    苏嬷嬷看着奶娘,“大小姐,这房里的东西可要收紧了,能锁的赶紧锁上,嬷嬷我就怕这宫里的戏马上在要在伯爵府里内上演。”

    奶娘使劲地点点头,“嬷嬷,你想的真周到,这要是流出去一两件,大小姐的闺誉可就没了。”

    “你明白最好,我们只要今晚上护好大小姐,大家都有赏。”停了一会儿,看着吉祥,“吉祥,你现在去看看如意回来了没有,好好的吩咐下去,另外这院子里应做些什么措施,也赶紧的让如意弄好,完了让她过来给我回话。”

    “是,嬷嬷。”吉祥答道正准备退出去。

    关锦兰出来了,“吉祥,你顺便找人把我三妹请过来。”

    苏嬷嬷和奶娘一听,这是大小姐想护着三小姐呢!也是,到时如果有个别外男不小心跑到竹苑,三小姐的身份可不就等着给别人做妾了!

    可,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呢?

    关锦兰看着苏嬷嬷和奶娘,说道:“你们这样看着我,我可是会害羞的。呵!我是怕祖母或父亲利用这个机会,把三妹送出去给人做妾。三妹是这么多年在府里真心对我的人之一,嬷嬷奶娘我是一定要护住三妹的。”

    好吧!

    其实她本意是把人圈在自己的势力之内,她想憋坏,也憋不成。更何她对原身所做的一切,她还没帮着报呢!怎好放她出去爽快。

    “我们大小姐就是这样,一旦受了别人的恩情,是一定要还回去。别人要是对我们大小姐好一分,我们大小姐对别人就是十个心。”必须给大小姐在苏嬷嬷面前多拉拉票。

    关锦兰看着奶娘这样有些哭笑不得。

    话说两头

    各表一枝

    前院也是热闹的不行,直忙的关跃海脚不沾地的吩咐人,把这一个个上门的贵客好不容易的安排好。

    特别是太子,好在今儿太子特别的好说话,不然现在他那能坐在这里,忙里偷闲的坐在椅子上喘口气?

    直感叹,伯爵府以经很多年没有这么热闹过了!这都是托关锦兰的福呀,伯爵府又火了一把,关跃海想到这里,心里下决心,一定要好好把关锦兰给拢住了。

    账房却在这时走了进来,躬身行礼,“伯爷,今早伯爷你忙着出去,老奴有个事?虽是伯爷你特地安排人吩咐的,可老奴还是有些不放心,所以来跟伯爷您核对下。”

    一支就是三千两,他思来想去,还是觉的必须跟伯爷禀报一下。要不然万一有事,他可背不起这锅!

    关跃海看着账房,“有什么事直说。”

    “哎!就今儿早大小姐苑里的如意在账房里支取了三千两银子。”拼了,反正伯爷最近的脸色就没好过。

    关跃海身子一怔,眸色暗沉,“多少?”

    账房垂首,闭眼,“回伯爷,是整三千两银子。”

    关跃海一听,一愣,身子挺的笔直,“你,你说你就给支了,也没问问?”

    账房闻言,眼前发黑,想晕,“伯爷您特地派人过来吩咐的,事后老奴也觉得有些不对,所以还是要来跟伯爷您报告一下为好。”

    关跃海唇角抽搐,眸底内溢出一抹及怒之色后,又秒速地退了下去,“你先下去,这事我知道了。”

    账房深吸了一口气,又躬身行礼后才退了出去。

    关跃海看着退了出去的账房,冷冷一笑后,这才靠在椅子的后背上,思极今早在前院关锦兰跟他说要支点银子去街逛逛,那个小财迷的样子。

    哼哼!

    这就是支点儿银子?兰姐儿的胃口怎么就这么的大呀!握了握拳头,这要再多逛几次,伯爵府可不得都给她逛完了。

    咬牙,强压下心里的火气,胃口大也有大的好处!这样以后就不怕兰姐儿不想往上爬,爬的越高,伯爵府越收益,现在不就是最真实的写照嘛!

    看谁算计过谁!兰姐儿你还嫩着呢!

    又一想到今早,母亲听兰姐儿说没有用早膳时的表情,关跃海又忍不住想笑,赶情母亲也在兰姐儿手里吃过亏,所以才跑的那么快,真真是难为了母亲的小脚!

    “珍珠姐姐好,老夫人请伯爷午膳后去松寿苑,有事要相商,麻烦姐姐跟伯爷通禀一声。”说完阴阴的看了眼珍珠,转身走人。

    珍珠急了,赶紧道:“玉笛你等一下,伯爷在里面呢,你自己进去说。”

    玉笛,“哎呀喂!我的好姐姐,我呀是松寿苑的大丫环,最懂规矩了。姐姐,你现在可是伯爷的通房,在这前院离伯爷最近的人,你不去回禀,难道是不喜欢······”故意停顿了一下,笑兮兮道:“我怎么敢抢姐姐的差事!”话落,头也不回的走了。

    珍珠气的要吐血了,这死丫头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总有一天,她要让她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场。

    关跃海,“珍珠,进来!”

    珍珠闻言全身发僵,银牙一咬,双脚打着儿颤,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伯爷!”声音带着颤音儿,掀开门帘走了进去。“伯爷,大喜啊!刚刚老夫人让人过来请伯爷过去,说是老夫人找伯爷您有事相商呢,伯爷您看你什么时候过去?”

    关跃海听着没说话,只上下打量着她,眸里是层层密密卒色,“怎么,你很不愿意伺候本伯爷?”

    珍珠身子抖了抖,娇笑道:“伯爷!您说什么呢,能伺候伯爷是珍珠这辈子最大的福份。”说完主动的依到关跃海的怀里。

    关跃海冷“哼”了一声,一只手抱住了珍珠,另一只手就捏住珍珠的下巴,“好好尽你的本份,伯爷我心里有数。

    哼哼!要是起了不该起的心事,可别怪爷心狠手辣。”

    珍珠闻言,心下一沉,忍着惧意,主动伸出双臂环绕关跃海的脖子,“奴婢一心伺候伯爷,哪还有别的心事!”说完在关跃海的耳边吹了口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