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不见
    转身带着苏嬷嬷回兰苑,得抓紧时间睡一觉,谁知道会闹到几点钟,本小姐严重缺觉啊!

    这精神要是养的不足,脑筋转不过来,到时,呵呵,到时丢人,就丢大发了。

    这边林府陆氏终还是上门了,林成浩带着一脸的郁色跟在陆氏身后,看着门口车水马龙的,肠子都悔青了!

    陆氏心里亦也是后悔的不行,以前不应该看关锦兰,失慈在府内不得宠,又因自己心里的那点小心思,就放弃了关锦兰。

    一个庶女再怎么受宠,也不可能越过嫡女去。她亏大了,现在不知道还能不能和兰姐儿修复关系,今天是个好机会,如今天也不行的话······陆氏叹了口气,唇角牵出一丝苦笑。

    常听人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到她这里现多少的光阴?

    林成浩心里堵着一口气,堵的他生疼,一手好牌就这样给他打烂了!

    陆氏强打着笑脸对着面前的一个婆子说道:“烦请妈妈跟大小姐说说,就说我们林府来给大小姐贺喜了,不知道大小姐有没时间,与我们见上一见。”

    陈家娘子看着林夫人,笑脸一收一垮:林夫人?哼,一府的当家主母,竟是个专门坐墙头两边抓草的。这下,好的哇,精心算计,抓了把烂草!

    “林府人,林公子,你们且在这里等着,妈妈去看看大小姐有没有时间,如果有那你们就见一见,如果没有你们就且回吧。再说我们这里又不是琳苑,还好意思来?”说完转头走人,跟如意禀告去了。

    她确实不想看到林府的人,当初大小姐那么难,作为大小姐生母的朋友,没能相帮一把,却在紧要关头的时候抛弃了大小姐,现在又厚着脸上门,算怎么回事?早知道会这样,就别做那恶心人的事,凭什么还有脸上门来?

    今天不用大扫把轰他们出去,都是便宜他们了。

    林成浩惊见一个奴婢婆子,竟敢有这种态度对着母亲和自己,俏脸憋成调色盘。不过,现在人在屋檐下,关锦兰盛宠正浓,他没必要为了一个老奴婢再把自己的脸丢在地上给人踩。

    不过,心里这股邪火拱的难受的厉害,都是因为关锦秀,林府的声誉才降到了最低点。今天早上私塾里竟有人来要退学,家里的经济也捉襟见肘了,一切都是关锦秀和她那个姨娘造成的。

    想到这里双手握成拳头,好几分钟才放了下来。

    陆氏更是郁闷,林哥儿中了状元那会儿,那些个名门的公子哥儿,也只是派人上门来恭贺的。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谁能想到关锦兰竟会有这样的风采,看府门外一溜的马车,怕是帝城名门的嫡秀全都过来了。

    而林府现在可是门可罗雀了,一大部分的原因都在伯爵府这里。关锦兰,这个死丫头,先是入了鲁阳王府和潽济寺方丈的法眼,现在又入了皇后娘娘的眼,这往后可能又是一番新天地。

    就像今天伯爵府明明没有宴客,可这些贵女吧吧的自己主动寻上门来,难道只是她们自己的主意?

    陆氏冷笑,说出去谁也不会相信的,她也是从大宅门里混出来的。

    林哥儿中了状元,也不是没给那些府中的公子哥儿们下贴子,可就是没请来,这就是差距呀!

    陆氏越想越气的同时,把个关跃海和二姨娘恨得个半死!

    林成浩抬头望天,等待的时间甚是漫长,“母亲,你说兰姐儿她会不会嫉恨我们林府?”

    陆氏吐了一口浊气,面黑如锅底,“兰姐儿如有气,那也是应该的,但她不会针对你,有气也是对我。”

    唉!

    如果当初选择的是兰姐儿,或许对兰姐儿再好一点儿,是不是今天就不会发生这一切。

    林成浩听言,瞳眸深幽,关锦兰是伯爵府的嫡千金,他是眼瞎心瞎,才会听父母的话,决定娶一个庶女!还是一个心比天高女人。

    什么是天下第一的大傻瓜啊?就他这样的啊!这下他的美名要被天下人传唱了!

    这边陈家娘子已经把事禀告到的兰苑,如意看着陈家娘子,说道:“大小姐刚回来,他们林府的人就来了,真是不要脸!”

    陈家娘子,“我也是这样想的,那要告诉大小姐吗?”

    如意眯着眼睛,皮笑肉不笑道:“林府的人脸皮这么厚,他们好意思上门来,我们为什么不给大小姐禀告?”话落还往地上吐了一口口水。

    “苏嬷嬷好!”如意隔着门帘跟苏嬷嬷问好。

    “何事?”

    如意嘟嘴往苑外一撇,“林府那对母子在苑外想进来给大小姐贺喜!”

    苏嬷嬷叹了口气:林府的规矩现在真不成样子了,他们应先去松寿苑,现在带着个外男,对,林状元现在对关锦兰为说就是外男。给大小姐贺喜,真是让人好笑!难道他们已然忘记在宫里所发生的一切。

    如意一听,连道:“就是,就是,嬷嬷,要不奴婢去给她们加点料。”技痒,下了肯定查不出来。

    苏嬷嬷抬手轻敲了下如意的额头,“如意这样,你去跟他们说,贺喜的人都在客苑哪里等着,下午要在花园宴客,就不留她们的。然后,你找个小丫头把林夫人带去松寿苑,至于林状元就带去前院吧!”

    “不!嬷嬷。”苏嬷嬷闻言,转头往房里走去,“大小姐,你醒了!”

    关锦兰,“也就歪了一下,如意,你让人把林状元带去琳苑,我想二妹妹应该很开心的才是。”

    二妹妹!你可不要太感谢我,难得林状元主动过府了,你们可不得好好聊聊,可别因宫里的事情,落下心结。

    苏嬷嬷面色淡淡,心道:这是结下死仇了,“大小姐,你这个主意甚好!今天的宴会一定很热闹。”如意见状抿着嘴角,佝身行礼,轻笑着退了出去。

    关锦兰伸了个赖腰,真是全身舒爽,“嬷嬷,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大小姐!你真不懂?”

    关锦兰捂唇,弯腰猛笑不止。

    苏嬷嬷无奈道:“大小姐,你笑成这样,嬷嬷我怎么办呀?闺誉,注意闺誉!”说完,苏嬷嬷自己也跟着笑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