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自来客
    “嬷嬷好!奴才是前院伯爷的小厮,府里来了好些个别府的小姐,都在等着大小姐呢!”

    关锦兰抿紧的唇角,听到这里微微一松,心里轻叹了一口气。还好!还好,她这正攒着一颗雄赳赳气昂昂心,正准备着大展拳角。

    只要不是,关跃海知道她多支了银子,来追她的,而是有人找她玩·······

    可,铺子还没卖到手呢?如果回府,关跃海让她吐出银子来,哪可怎么办?思索,绝对不能放过这个机会。

    更何,这个铺子的位置真是好的,不要不要的!

    “你,先回去,我们随后就到。”

    “是!”

    小厮得领,吞下一颗提到嗓子眼里的心,转身后,撒开脚丫子,急急回府讨赏银去了。

    关锦兰眨眸,再眨眨,无语望天吐糟:丫丫的出门没有看黄历!这么看了起她,有本事掉块金砖下来,砸晕她。

    这一路她走得是多么的艰辛,多么的曲折,刚有点好苗头,就有人过来扯后腿。

    帝城的贵女们就基情四射似地跑来捣乱,真是不省心。自然如此:羊毛出在羊身上,不刮点毛下来,怎么对的起她们的一片热情之心。

    “吉祥,这个你拿着,明白不?”

    “奴婢明白!”

    苏嬷嬷垂眸,一行人没办法又上了马车,摇摇晃晃的回了伯爵府。

    ***

    兵部尚书府秦珍,是个比较开朗沷辣的主,也是第一个冲杀到伯爵府的人。

    这左看右看总算是把人给盼回来的,脚步一点,人已然冲了过来,抬臂一把拉住,“关大小姐,你这一大早跑哪儿去了?今天,我特意起了个大早,就过来找你,我可是有很多问题想问你的,你可不准说我没规矩!”

    关锦兰一愣,腹诽:妹纸,你还知道是一大早啊?你这猛一抽风,把本小姐买铺子的事情都给担搁了。你这算是什么回事?昨天在宫宴了,对她还是各种的不满意,这会表现的和她像做了十几年的老友似的?

    嘿嘿·······不会是猜到她心里的打算了吧?

    这,这个状态不好,大大的不好,是朋友的话,她下不了手!坑谁也不能坑朋友!

    秦珍看着关锦兰发愣,不自然地轻咳了一声,“关大小姐你可是纳闷,我前后不一的态度?”

    关锦兰牙疼,深吸一口气,无耐莞尔,点头,轻笑。

    秦珍扑噗一下笑出了声,“我的关大小姐,你不要多想,我呀就是特别的佩服有才能的人。在赏花宴上,凉雨盈看不上你,我吧,只是觉得雨盈看不上的人,一定不是什么好人,可后来我发觉您可是比她强多了,最起码不会抢人功劳!这不就想跟你交朋友了吗!你会嫌我吗?”

    关锦兰闻言,惊觉额前有成群的乌鸦飞过,“如你真是这样想的,我是很乐意跟你做朋友的!”言下之意,如果你真像你嘴上说的这样心口一致,呵呵······肠子真这么的直,你娘知道!

    秦珍,“那就好,那我们以后就是好朋友了,如果有人敢欺侮你,你就跟我说,我们一起收拾她。”话落,抬臂挥拳头。

    关锦兰好笑,果然不亏是兵部尚书府的嫡小姐啊,这小拳头,小鞭子挥的是呼呼声啊!

    “好!那以后谁都别想欺侮我们,要是哪个不知死活的冲了来···哼哼···嗯,看你这拳头,哪天我们到是可以霸个小山头······”

    “什么意思?”着急,抢问。

    关锦兰看着秦珍着急的抢问的样子,痞痞一笑道:“当土匪啊!”

    秦珍一见一听,眉眼一弯,忍不住哈哈大笑,“哎呀,咱们怎么没早点认识。”

    “就是!”

    “那个什么时候去?”土匪好啊!总算是找着人一起去劫富济贫了!

    关锦兰:······

    眼角抽搐:这么个直肠子的人,有什么说什么,倒是不用担心她在你背后来一枪,倒是可以做个朋友!

    宰相府钱雪看着两人聊的欢快,内里轻‘卒’一声,踏步缓缓走了过来。

    “关大小姐,秦妹妹,你俩倒是聊的欢快不理旁人,我们这一众姐妹可不依。”

    秦珍抬臂,银色小鞭子一挥在空中留下一道银色光辉后,乖巧无比落在她腰间,“钱姐姐,你别说锦兰。是我太高兴一见着她,就拉着她说个没完。”说到,这里微停,“你们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冲我来啊!我皮厚!”

    关锦兰:······

    众小姐神色微敛,直称不敢!不敢!

    钱雪闻言,笑语嫣然道:“关大小姐你可看到了,秦妹妹是多么喜欢你,这往后还请多关照!

    关锦兰见状,内里忍不住跐牙,瞧人秦珍过的才是日子啊!“都哪的话,我呀,还想众位小姐多关照呢!秦大小姐如果一个不满意,冲上来,咱大伙可以一哄而上,保准她会向我们求饶!”

    秦珍听言撇嘴,笑嘻嘻地把脑袋往关锦兰肩上一挂,转意话题道:“你们知道昨晚我看词曲,心里想的是什么吗?”

    钱雪瞳眸含笑,“珍姐儿,你啊别再卖关子了?快说,要不然我们可要挠你痒痒了。”

    秦珍一听,瞬时站直的身子,“可别,我现在就说。哎呀!我的母亲啊,可能是把我给生错了,我若是男子,不就可以把锦兰给娶回家了吗!”

    众小姐听言,紧抿唇,俏脸儿憋的通红。生怕一个没忍住哄堂大笑出声来,哪到时就悲摧了,实在是有损嫡小姐的形象!

    钱雪瞳眸微眯,唇形弧度往下微微一滑极收,“珍姐儿,也就你能这么胡咧咧,可要把我们给乐死了,你可要负责。”

    秦珍抬臂一挥,笑着说道:“负责什么?都赶紧死去,那我就一个人霸着兰姐儿了。”说完,一阵张狂的哈哈大笑。

    钱雪道:“你想的可真是美!看你把我们嫣姐儿都臊成咋样了?”

    关锦兰正无奈翻白眼,她这是要把自己作死的节奏!民间有老话:架的高,死的快。骤闻风头变了方向,瞬时回神,果然看到钱雪身后跟着一个新面孔腼腆的小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