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林成浩后悔了
    林成浩失魂落魄回到林府,什么都不想说,什么都不要做,当然,他这个样子,书童小厮也不敢问,但这并妨碍其中一位小书童,把他的不对劲禀报上去。

    他虽然明面上是公子的书童,但其实暗里却是老太爷安排在公子身边的眼线。

    林成浩傻愣,一杯接一杯,喝个不停,整个都如坠入深渊的绝望,本来能和忠勇伯爵府结亲,确是让他欢喜不已的事情·······可,她······手中酒杯刷的一下子甩出老远?

    关锦兰的才情如此之好,那她以前在他面前所表现的样子,肯定就是为了考验他,而他做的什么?

    他错把鱼目当珍珠,傻傻分不清,冷眼旁观,任由着关锦秀欺负她,结果···结果···他现在把太子和世子全都得罪了,啊啊!

    “少爷,老太爷有请!”

    林成浩一听,头皮发麻,心头狂跳,多么可笑滑稽的事情,竟然就这样落到的他这个新科状元的身上。

    ***

    林家老太爷看了一眼林成浩,“你母亲到哪里去了?人怎么还不过来?不是很能干的吗?”

    林成浩抿唇,老太爷竟然主动理事,全府的人是都无法抗拒的,只能听之!母亲已为躲,就能躲过去吗?

    “小磊,你去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事给绊住?若是没有什么事,请母亲赶紧过来。”

    “奴才,这就过去!”

    林二老爷林一铭,不咸不淡道:“大哥,孩子不明事理做错事,慢腾腾的过来,还可能理解,可,这当家主母现在算是怎么回事?”

    林成浩闻言,全身发僵,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一言不发。他就知道太子和世子是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林大老爷现在也后悔得不行,他们是大儒之家,关锦兰的才情,嫁到他们家是多么合适的一件事!

    而且,林成浩一早就跟关锦兰定了亲的!

    现在可倒好,关锦兰现在的荣耀跟他们林府,哼哼,一个铜板的关系都没有啊,想想就有些扼腕,谁能想到那个什么都忍气吞声的关大小姐会有如此有才情,又有如此的造化!

    听说皇后娘娘还特地给关锦兰下了懿旨,赏赐了一大堆东西······

    陆氏也就是林成浩的母亲,现在也正迷茫着,不信着,怎么可能呢?绝对不可能!

    以前对于关锦兰她也没有多么喜欢过,从前她的母亲虽然和她是手帕交,可也是一直压着她,样样都比她强,所以伯爵府那时提出换亲她是很高兴的。

    虽说关锦秀是个庶女,但在伯爵府受宠,而且琴棋书画样样拿得出手,那时她怎么看都觉的比关锦兰强百倍。

    林家二房宋氏向来都是个幸灾乐祸的主,这会看长房的气氛如此低迷,她是越看越高兴啊!

    宋氏哪壶不开提那壶的说道:“大哥,你说说你们当初怎么想的,这关锦兰是嫡女,又有如此她的才华,你们却换了个庶出的。啧啧!你看大嫂的眼光可真不是一般的好,怪不得现在内院里整天鸡飞狗跳的。”

    “人家伯爵府的大小姐,现在可是在我们整个大齐朝都出名了,那是样样出挑,我还没看到听到有哪府的小姐有她做的好,就连我们大齐的第一才女,都输给了伯爵府的大小姐。大嫂可真是大度,生生将关锦兰给推了出去。整个就是怕人不知道,伯爵府的大小姐是个才情并貌香的饽饽······这是‘怕’我们林府的哥儿委屈了她好姐妹的闺女呢!”

    林家大老爷被宋氏说的脸色铁青,宋氏和陆氏两人不对付他是知道,夫妻多年他也相信陆氏不是那样的人,可现在这个事情竟被弟妹拿来说事······真是丢脸!

    林成浩眸色微垂,腹诽:他在宫里算计关锦兰的事情,难道还没有传出来·······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说这些做什么?也不怕得罪了伯爵府?”

    宋氏嘟嘟喃喃,“我怕什么,又不是我让大嫂把人家的孩子给推了出去的,要说我们现在就不要过去,讨人嫌也犯不上,不如给林哥儿好好准备婚事,人家二小姐可在府里绣嫁衣呢!”说完,幸灾乐祸“咯咯”的笑了是意味深长。

    林家老太爷老脸抽搐后,不紧不慢道:“老二家的,你现在很有空是不是,你现在不是我们林府的人了?大房下不来台,你就那么的高兴?老二带回去好好的教教,省的在这儿添乱。”说完就闭上了瞳眸。

    宋氏暗恨,心里呸了一口,不就是看不上她吗?可看上的又怎样?人都丢遍整个大齐朝了!这样一想,心里舒坦得不行!

    “父亲!您说的对,我错了!”宋氏成从善如流,笑话?让她现在回去还怎么看,她那个‘好’大嫂出丑!

    “父亲,您说的对,看在她已经道认错的分上,您别和他一般见识!”笑话,大房整天端着架子对他们二房,下巴都恨不能仰到天上去。

    这回好了呀!

    他不能说的话,正好借宋氏说出来。宋氏回去······他还怎么解这从小到大不受重视憋屈气!

    林家老爷张了张嘴巴,最终默认了。

    宋氏抿嘴,不已为然,现在丢人的是哪个!还要给人家送贺礼,也不怕人家笑掉了大牙。

    屋里面的气氛就这样的沉寂下来,都等着陆氏过来。

    林老太爷心里其实还抱着小小希翼,希望陆氏代表林府过去,想来一个小辈估计怎么也会给她母亲朋友的面子才是。

    只要能说动关锦兰,浩哥儿的事情再能缓解一下,避过这阵子风头,再徐徐图谋,也不能就说是一点机会也没有的。

    林成浩很是郁闷,事情怎么发展到现在这种地步?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那时母亲和伯爵府的二姨娘密谋,他是知道的,又能得美人,又能得到丰厚的嫁妆打点前程,他为什么不同意?

    关锦兰那时也没进入他的心里,娶谁他都觉得无所谓,可,关锦兰却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经意地就跳他的心里,想到她跟他再也没有关系,就像有一根针插进了心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