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浮动的思绪
    赵翰这才知道赵烨站在他的身后,他什么时候警惕性这么低了!

    那刚才关锦兰是向他笑的,还是对赵烨笑的?

    太子抿唇,二个眸色相对互看半晌,忽儿轻笑,云淡风轻的说道:“你怎么会有空过来?

    赵烨狭长的瞳眸微眯,俊脸巨冷,他身边总是围绕着无数的花花草草,用完之后全部丢之脑后,根本从来都没有拿那些女人当回事。所以现在是怎么回事?

    如果真敢打小狐狸的主意,他真的不介意对他用手段。兄弟是衣服,小狐狸儿是他的手足。

    不对,比手足还要重要。别的女人,他看着都觉的犯恶心!

    赵翰叹了一口气,唇角牵出丝丝苦笑,眸中带着丝丝无奈,“自然,现在也没什么事,不如我们去喝一杯。”

    赵烨心里隔哽,转眸又看了眼关锦兰一眼,唇角弧度微微一扭后,“好呀!就喝几杯!”就算全了兄弟之间的最后一点情义,想抢我女人,就是挖我家祖坟。

    赵烨童鞋您可是忘了,你们可是同一个祖宗哎!

    林成浩张口结舌,心中钝痛如海啸般凶涌扑面而来。在他还不知道发生何事的时候,她已经优秀到——能入太子和世子的眼吗?

    脚下踉跄后退,却踩在旁边一早准备暗算她的青油上,摔的仰面朝天,却愣是一个音一个话也不想说出口。

    双目呆滞,侧身抻地起身,急急施礼告辞。

    赵翰和赵烨这会对他都犯隔哽的厉害,全当作没看到,转身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

    林成浩面如死灰,僵硬着身子缓步往外走,他这是把太子和世子都得罪了,偷鸡不成蚀把米啊。

    关锦兰眸光潋滟,唇角流露出浓浓的不屑。

    关锦秀双眼含泪,她和姨娘的算计落空了,她们彻底的输了!她该怎么办?浩哥哥为何立场总是如此的不稳定,还是,他又觉的关锦兰比她好的······一时间,失魂落魄,以后她和林成浩还能幸福的生活吗?

    关锦兰为什么总是这么的幸运?

    她的才华变得如此好,而她和姨娘竟然一点风声都没有收到?

    现在必须回府,她是一刻也呆不下去了,一定要找姨娘。关锦秀像一只迷途的小羊糕,只有在妈妈的怀抱里才能找到安全的感觉。

    这边,众嫡女一路鄙视关锦秀,刻意跟她保持着距离。

    关锦兰看着关锦秀离去的背影,莞尔一笑,这次二姨娘的计谋又失败了,接下来二姨娘为了关锦秀又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呢?

    老夫人收拾人的速度为何这么慢呀!前怕虎后狼的能成什么事呀!

    哀叹!心累,本小姐真心不想过这种生活!

    众嫡女见关锦秀一声招呼也没与她们打,就这样转身出宫回府了,真真是没有教养!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钱雪上前挽着关锦兰:“别往心里去,庶出的就是庶出的,没几个上得了台面。”

    关锦兰无奈,“钱小姐,我没事,二妹她这也不是一次两次,我早就没有感觉了!”

    众嫡女一阵唏嘘!

    这样?

    关锦兰都能在伯爵府生长成这样,可真是呕心沥血了,她是怎样艰难生活,又是如何偷偷练才艺的······才会在今天赏花宴上的大放异彩,众女都发出佩服的眼神同时,心中陡然升起浓浓八卦之情。

    关锦兰一看,本小姐终于成功打开了出路,只要各府的嫡女都记得有她这么一号人,老夫人和二姨娘,就不敢随便对付她!

    舆论有时也会压死人的!除非伯爵府不要脸,不想在京城混了。

    关锦兰和众嫡女一路回到梦慧宫,真的见到有三个穿着乐待房的人等在门外。点头,让她们跟着她一起走进了房间,到底写个什么曲子呢?能让宫里的娘娘和宫外的嫡小姐们都喜欢。

    关锦兰好想挠头,狠抽自己一个嘴巴,让你得瑟!这下把自己驾在火上烤了吧!

    思来想去,握手,就写《沧海一声笑》,谱子让她们去跟赵世子拿,好给本小姐省点事。烦烦他算是顺便讨点利息。让他竟惹些个烂桃花!

    嗷嗷——真心想快点出宫呀!如有可能,姐一辈子也不想再进宫里来了。

    终于确定,乐待房的人工作很是尽心,很快就完成了歌词的书写,可没有谱子,抬头望着锦兰,“关大小姐,这谱子呢?”

    “这个你们派个人去跟赵世子拿。”关锦兰说的若无其事。

    乐待房的三个人却齐齐打了个颤,脸色都变了,她们可是很清楚赵世子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关大小姐开玩笑是吧!

    那位爷性子一惯的难以琢磨,喜怒无常的同时,杀人如切豆腐,最让人肝胆寒颤的是,还喜欢扒人皮做灯笼······

    吉祥看着乐待房的人,叹了一口气,轻扯关锦兰袖角一下。

    关锦兰,“什么事?”

    吉祥抬眸看了眼乐待房的人。乐待房三人,忙识趣行礼,就要退出门外。

    关锦兰眨眼,几个意思?乐侍房的人面色不对,扶额,“那个,你们先别出去,就说是伯爵府大小姐让你们过去拿的,我想他是不会为难你们的。”

    乐侍房三人闻言,血色尽褪,拼命摇头就是不走,眼巴巴地看着锦兰。

    关锦兰眸色变幻,紧咬唇绊后,“吉祥,你跟她们一起过去,我和嬷嬷们在宫外门口等你。”

    “是!”吉祥高兴的答道,大小姐这是很讨厌宫里的,太子是没希望了吧!大小姐就是厉害,这沷天的宝贵又有多少人抗拒!

    她们以后的日子就好过了啦!

    乐侍房的人见关锦兰的奴婢都答应了,再懒着说不过去,没的办法,只能跟的出去。心中却是疑惑:主子跟奴婢都一个样子,没心没肺!

    难道不知道世子是什么样的人啊!还是···私下···不能再想,脖子上的脑子比什么都重要啊!

    不管了,反正死道友不死贫道。到时,要是出了何事,也有顶缺的,她们三人的生命安全算是暂时没问题啦!

    苏嬷嬷眸内含笑和如意跟在关锦兰的身后一路出了宫门,跟奶娘梅儿会合,上了马车,全身的戒备才放松了下来,焉焉的歪在软塌上。

    关锦兰感叹:一场赏花宴真是能让人少活好几年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