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斗智斗勇
    “你们胡说,我们那有私会······我们是正大光明的。”关锦秀说完双眼含泪看着林成浩。

    “这关大小姐,不是说德才兼备的吗?”

    “呀呀!现在正是午休时间,忠勇伯爵府的大小姐,不在客房睡觉,居然在这里跟个男子私会。”一群纨绔子弟从假山后面走了过来。

    “你们胡说,我们那有私会······我们是正大光明的。”关锦秀说完双眼含泪看着林成浩。

    “嗯,这是关大小姐,不是说德才兼备的吗?没想到还是个会做戏的!”

    “真是白白浪费了这容貌和气质。”

    “咦!”

    “这位,你,不得了啦,这不是新晋文科状元林成浩嘛!”

    “你们,你们不是都已解除亲事了吗?”

    “笨,这是余情未了啊!”

    关锦秀一听,心里急躁的不得了,看着众人对她的数落,恨不能咬碎一口上好的银牙,惊恐屈辱······各种复杂情绪在心头激荡,让她无法思考,整个人陷入呆滞状态。

    眸色开始恍惚,一张张脸,一张张嘴,一个个手指,不停的指着她,“啊——”尖叫响起,惊愕了一众,叨叨不停的人。

    “都,别,说,了。”

    林成浩的脸阴沉得能滴出水来,“她不是关大小姐,她是在下的未婚妻,关二小姐。”

    “你们看,关二小姐在凉亭呢!怎么还有那么多的男子呀?”

    关锦秀闻言,彻底石化,眸前发黑,几欲晕过去,可是此时的情况她真心不敢,这么荒诞的事情,怎么就发生她的身上了。

    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发生在关锦兰的身上吗?

    对!对!她人呢?想到这里,神志略略清醒了几分。

    众位嫡小姐们闻音,一路走的过来。

    钱雪暗恨关锦秀竟然敢俏想太子,恨不能一下子把关锦秀抽筋剥皮,让她顶着那张脸到处勾引她看上的人。

    夸张地惊呼同时,又能送关锦兰一个人情,真是何乐而不为呢!

    关锦兰轻眨了下瞳眸,唇角微微现出一丝苦笑,瞧着关锦秀的样子,这是又要拉她顶缸!丢人啊,又要表演给别人看戏,真的好悲崔啊!

    众位嫡小姐瞳眸不得闲,目光齐刷刷的看着众人,最后又集在关锦秀身上。

    秦珍眼尖的认出了林成浩,瞳眸瞪的圆圆地,“呀,关大小姐,你真是白操心了,人关二小姐这是来会情郎,搞的我们反儿兴师动众的。”转头,“关二小姐,你可真是迫不及待啊!”

    关锦秀身子僵如雕像,闻言足下一个踉呛,一双秋水般的瞳眸急急在人群中寻找。

    林成浩抿唇几欲张口,两侧的身臂下大手是几松几握。她到是来了,可她一直蔵在钱小姐的身后,偶尔探过头出来,眸色也是带着丝丝鄙视的神色,冷冷地看着他。

    半年没见,她竟可以用如此冷落鄙视的眼神看他,这不应该啊?她不是应该对他亦步亦趋,不忍他有一时一刻的为难吗?

    她变了,变好看了,变的他不认识她了。随着秋风微微轻扬秀的发丝如上好的墨缎在不停的摇曳,肤色如玉发出莹白的光晕,睫毛纤长的小扇子,——今天,这个事,看来是不能善了了!

    关锦兰看着脸色乍青乍白乍黑又乍红的林成浩打量她的同时,竟对她露出爱慕求救复杂的神色儿,差点笑出声来。

    猪鼻子插大葱——他已为他是谁啊?

    转身心里冷笑:凉贵妃以赵翰的名义把自己给骗过来,再安排这些人来捉自己的丑,到时有了这个私相授受的名声,可不是等着给林成浩做小妾吗?

    到时,最多一顶小桥子,直接把她接过去就算事了!再往后的日子,呵呵,这计,到是想的不错!

    关锦秀瞳眸半眯,越看眸色越是深冷,阴寒,该死的关锦兰,竟敢躲着她的同时,还勾引她的浩哥哥。

    眼底迅时盈满泪水:“姐姐,你怎么才来?妹妹都等你好久了!浩哥哥也等······”一翻话儿,并不说完,句子后面深意浓浓啊!

    关锦兰闻言,唇角微抽,还真能鬼扯!

    “二妹这指鹿为马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厉害了!你们两人···两情相悦···大姐···自是明白又成全···还想要···大姐如何?”想拉本小姐陪葬,别说门没有,就是窗户纸儿都没有!

    关锦秀一听,脸色瞬变,“大姐,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明明就是你约我来的啊!你实在是居心叵测。”

    关锦兰看着关锦秀的泛白的脸色,“是,大姐居心叵测的算计着你们两···两情相悦···居心叵测的你们两···在宫里就······”

    关锦秀气急,呜的一下子哭了出来,“呜····大姐···我知你忌恨浩哥哥。可,你也不该这个样子,刚刚皇后娘娘赏赐给我们的东西同时掉在了地上,捡起来后,我发现里面竟有张纸条,才过来赴约的,肯定是姐姐你在搞鬼。”

    “二妹妹!”

    关锦兰用手帕捂唇角,漏出来的吧!说实话的吧!面上却是故意迟疑问道:“二妹竟发现了纸条,怎么不跟大姐我商量一下,再说当时可是小宫女撞到了你,而你又撞到了我,娘娘的赏赐才会掉到地上,你现在这样又是为什么?你和,和他迟早是要成亲的,你又何必急于一时······”

    关锦兰一幅被一个庶女给逼迫的样子!委屈啊!

    众嫡女冒火:关锦秀算个球,抢了嫡姐的婚事,现在光天化日之下,又来冤枉她大姐,真是个人渣!

    关锦兰继续哄火,“二妹,你怀疑我,大姐我不怪你,可是大姐也不会未卜先知,不会提前知道小宫女会摔一跤,而你又撞上我,你要是实在羞恼,想大姐帮你抗下此事,你明说不就是了!”

    关锦秀听言,面色铁青,哽咽道:“大姐可真是能言善辨,大姐不是在客房休息的吗?为何我这里一出事,大姐你就到这儿了呢?是带着众位小姐来看我笑话的吧!还说没有设计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