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事端再起
    抬手揉了揉眉心,眸中划过一抹沉思,唇角微微弯起:如今,关锦秀去了约自己去的地方,假山旁的凉亭?

    “关大小姐,你不用休息吗?”

    “本来是睡着了,可刚刚有些声音,就给吵醒了,这不起身看看嘛。真是不好意思,竟把你也给吵醒了!”

    “咦,关二小姐人呢?”

    “······这?”

    钱雪脸色一变,骤然起身,望着关锦秀那张空荡的床,心里一紧,身子一僵,觉是全部都清醒了。

    关锦兰抿唇,憋笑。关锦秀这是撩了马蜂窝了!

    “我也不知道,要不,钱小姐你再睡会儿,我去找找我二妹。”

    钱雪这时候怎么还睡得着,“都已经醒了,还睡什么,一起去找找吧!”这个该死的庶女,要是敢偷偷去找太子,看她不煎她的皮!庶出的就是贱,心里恨恨的牙直痒痒。

    凉贵妃真是吃饱闲的慌,到底是为什么要把这个祸害弄进来参晏会?

    关锦兰钱雪一前一后出了客房,钱雪,“关大小姐,你准备去哪里找你那个好二妹?”

    “我也不知道呀······可也不能什么都不做,毕竟她是我二妹妹,不过到是连累了钱小姐,我这心里可是过意不去。”

    哼!

    关锦秀去了哪里了?布局的人应该早已把一切都安排好了。她一点儿都不着急?反正往假山的方向走,肯定是能见着的。

    午后,阳光明媚,秋风习习,关锦兰舒服得想伸懒腰。

    钱雪只觉身子发紧厉害,蓦然回头看了关锦兰一眼,“你说,你那妹妹会不会去了华阳宫啊?”

    “华阳宫!那是什么地方?”关锦兰皱眉,咝!这不就是那片海约关锦秀去的地方吗?

    钱雪看关锦秀似乎不相信她说的话,心中恼火,于是道:“我说关大小姐,你不会看不出你那个庶妹盯上太子了吧!”说完,伸手一把抓住关锦兰胳膊,“你要是不相信我们就过去看看。”

    关锦兰一怔,手上传来的痛让她忍不住暗自磨了磨牙,正欲说话,就听到前面一阵争吵之声,小太监们一脸急色的走向前去。

    “这位公公,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两小姐可是今天过来参加赏花宴的?”

    “正是!”

    小太监一听,越发恭敬,这以后有可能就是个了不的小主啊!躬腰回道:“听说有位小姐在宫里与一男子私会,奴才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这不正是有空时候,所以奴才们才想远远的看一下。”说完,讪讪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钱雪脸一沉,该死的狗奴才!不过哪里没这样的人啊!只要不是太子被人暗算,关她何事呢?

    关锦兰一听,无奈拉了拉钱雪的衣服。钱雪微愣,菀尔一笑,踏步继续向前去。刚走出梦慧宫,迎面就碰上了秦珍和另外两位小姐。

    “钱小姐,关大小姐好!”

    关锦兰故意装的一脸忐忑,吖吖的,个个都忙的狠。就她实心眼儿,要不是因关锦秀这档子事,她真就在客房里休息啦!

    嘿嘿——不过,这样她到是省事了。关锦秀这下丢人可真就丢大发了!也不对呀,自己是不是也黑化了。人家也是听到动静才出来的好吧。

    也好!这样才更热闹。

    “我二妹妹,不知道跑去哪玩了,我这不是担心嘛!我各二妹都是第一次来皇宫。就怕她惹出什么事,不好交代!还好钱小姐出来帮忙找啦!不知,二位小姐可有看见我二妹?”

    秦珍,“怎么会这样,我们也没见啦!要不一起过去那边找找?”

    “这样啊,好像不太好,这不是打扰众位的休息时间吗?”关锦兰好心劝阻。

    秦珍瞪眼,越不想让她去,她还就拼要去了,“客气什么,不就找个人嘛,看我的。”

    关锦兰面上叫苦不迭,暗里笑翻,这妹纸可起是牛气,这里可是皇宫啊!

    “我这正担心找不到呢!秦小姐愿意帮忙,我,我这里就先谢谢了!”

    其她两位小姐好像生怕关锦兰反悔似的,赶忙应和着急急迈着细碎的步子向外走去。

    钱雪看着眼前的一幕,秀眉微蹙,腹诽:关锦兰这手段——真是要逆天了!

    这边,再说关锦秀离开了客房,一路小心翼翼的,反复确认后面无人跟着自己,才快速地朝假山的凉亭奔去。

    远远的,就瞧见假山的凉亭中站着一个人,那人是背对着她的,她虽然看不到他的样子,不过,那昂贵的衣料可不是一般人能穿的起。一想到那可能就是太子,顿时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跳出来了。

    关锦秀抬手捂胸,深呼吸再呼吸,想到就要把关锦兰踩在脚下了,激动身子微微发颤,不停地为自己打气:要争气啊关锦秀,你一定要争气!完毕,迅速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没错,那个绝对就是太子,凉贵妃可是说过会帮她的。

    反复确认自己没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才娇娇柔柔走了上去,音色软软糯糯道:“不知太子殿下相邀臣女前来,有何事吩咐?”

    男子优雅转身,“明明是关大小姐说有事,特意约我前来见面的,为何现在·······”

    关锦秀一听,心里一紧,猛的抬头望去,瞳孔睁到最大:“是你!怎么会是你?““怎么会是你?”两人同时惊叫出了声,一道是关锦秀,而别一道,则是新科状元林成浩。

    “呵呵!你们母女可真是有一套·······”林成浩说完马上转身,就要拂袖而去。

    关锦秀傻眼:完了,她还没有勾引到太子,万不得已林成浩这里还是个好的归宿,一定要跟他解释清楚。

    “浩哥哥,浩哥哥,你听我说······

    ”

    林成浩转身,面色冷冷地看着关锦秀,目露嘲讽道:“忠勇伯爵府的二小姐可真是个人物!”

    “浩哥哥,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我,我是被人陷害的,你要相信我。”

    林成浩讥笑不屑。

    “呀呀!现在正是午休时间,忠勇伯爵府的大小姐,不在客房睡觉,居然在这里跟个男子私会······”一群纨绔子弟痞痞歪歪地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