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事端再起
    关锦兰警惕,宫廷套路深,她不想玩了好不好?

    赵翰见状,眸色微冷。

    安宁公主抿唇,抬步走了上前:“儿臣也很想看伯爵府大小姐的新谱子,不如就让儿臣身边的嬷嬷去乐寺房叫个人过去梦慧宫,在外等着,这样我们大家都可以在最快的时间里看到。”

    钱丞相府的钱雪,这时也走了出来,“皇后娘娘,臣女也觉得安宁公主的主意非常好!”

    皇后暗暗叹息,看来翰儿想娶关锦兰因赵烨的关系,这条路或许要走的比想像中还要漫长一点······

    “竟然大家都心急,那就按安宁的这个主意做。”

    关锦兰疑惑,这个安宁公主为什么走出来帮自己,好奇不由转头去看安宁,安宁嫣然一笑,点头示好,小嘴微微往左一撇。

    哼哼,果然是他!

    关锦兰顿时觉的心里有一只爪子在挠,不想理会,断而低头装佯!

    赵世子狭长的瞳眸微眯,眸色幽深:小狐狸,我可是帮你解围了,你现在这个表现算什么意思?

    关锦兰身子一僵一颤,嘴角一抽,腹诽: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整个变色龙,她上当了,好不好!

    吖吖的二手货!

    再说,她还没脱标签呢,还算是他的女人,难道做这小小事情,还想要功劳?凉雨盈的事,他可还没给自己交代清楚,哼!你到是精明!做丁点事就想要好处,没门。

    想眶骗啊!迟了!

    众人无解,我们都还呢,当然,也可当我们不在。我们看见了,也可以没看见。于是否,目不斜视地跟在皇后娘娘的身后,不一会儿就走到了饭厅。午膳,男宾和女宾自是分开列席的。众嫡女们在一片沉默中用过了午膳,其间皇后娘娘免不了多给了几次关锦兰笑脸,帮翰儿拉下票。

    关锦秀气得太阳穴突突直跳,俏脸一片绯红,却被一众人忽视了一个彻底,害她一早进宫的目的刚见到一点曙光,就成了泡影。

    关锦兰侧颅,眸色带勾,微睨了下关锦秀,不好意思哈,心里有一点小歉意和一点小得瑟啦!

    关锦秀一见,心下又是一沉,拿着筷子的手微颤之后轻轻放下,缩在袖袍中几松几紧——关锦兰,你已为这样你就赢了吗?咱们走着瞧!

    晏散,宫女目不斜视地带着众嫡女到客房午休。

    关锦兰和钱雪被分到同一间客房,两人相谈尽欢时,关锦秀眩目欲滴地被众嫡女顺便请了出来。没得办法,钱雪看了眼关锦兰,抿唇侧身算是没看到关锦秀。

    正欲各自休息,一名小宫女敲门行礼走了进来,手中端着一个托盘,“钱大小姐,关大小姐,关二小姐,这是皇后娘娘赏赐给你们的新鲜玩意,一人才一包。”

    三人免不了又佝身行礼道:“多谢皇后娘娘赏赐!”音落,钱雪伸手接过后,关锦兰与关锦秀也各自接住那一人才一包的赏赐。

    小宫女对三人行礼,正准备离开,关锦兰不经意间侧目,望着关锦秀的包,心思瞬间转过千遍,轻轻转过身子。

    不知什么原因,准备离开的宫女突然脚下一绊,撞到了关锦秀的胳膊上,关锦秀倾身同时,又撞上了关锦兰,两个手中的包几乎同时掉在的地上。

    “大小姐,二小姐,奴婢不是故意的,对不起!”宫女不停的道谦,面色非常的害怕,飞快的捡起地上的两个包,递给了关锦兰和关锦秀。

    钱雪走了过来,道:“以后你做事,小心一点,我想伯爵府的小姐们不都是那么小心眼的。”说完朝关锦兰笑了笑,关锦兰莞尔。

    关锦秀气得面色铁青,钱雪这是在说她心眼小,不就是妒忌太子殿下给自己的殊荣吗?气死你!

    “钱小姐说的没有错,我想二妹妹是不会怪你的,不过你作为一个奴婢,以后做事还是要小心一点,知道吗?”

    “是,是,您教训的是········”

    “好了,你下去吧。”

    关锦兰叹了一口气,这宫里的宫婢跟府里的奴婢说起来都一样,都是伺候人的,可真比起来,宫婢还不如宫外的奴婢们。

    微撇了下嘴:将皇后赏赐的包放至枕头,躲在床上,指甲死死的掐着掌心,装睡。

    果然,没过半盏茶的功夫,隔壁床上的关锦秀悄悄地起了身,坐在她床边,试探了她好一会儿,才轻轻往门口移去。

    关锦兰继续装睡,竖起耳朵倾听着关锦秀的一举一动。

    在确定听到门关上的声音时,这才睁开了眼睛,伸手拿过手上的包,关锦兰差点给乐死!皇后娘娘赏赐的新鲜玩意,竟是,竟是玉米,这,有什么好新鲜的?

    拿在手里来回转了两个圈,才放回去,呵呵······这个带回去做种,以后就不愁没有玉米吃了!

    嗯嗯,这是什么?

    “华阳宫见!”上面又没署名,只画了一片海。这,几个意思?就知道凉贵妃这朵白莲花,不会息了害她的心思。

    这个包自然不是给她的!

    本着一惯做事必须谨慎小心的准则,小使巧计绊倒了小宫女,将自己的包和关锦秀包成功调换了个。那么自己的包里一定也有张纸条,那张写了什么?关锦秀又去了哪里?

    轻轻起身,走到关锦秀的床边,没想到竟在枕头下面找到了另外一张纸条,上面的内容竟写着:“梦慧宫外假山旁凉亭见!”上面同样没有署名,还是只画了一片海。

    两张纸条,除了地点有所不同,名称却是相同的。一片海,会是什么人?同一个人,同时约了她们两姐妹,这根本就是个陷阱嘛!

    关锦兰冷笑,关锦秀这是想赢想疯了,连纸条急切的都忘了带走或撕掉!

    林成浩那厮,可不就是躲在梦慧宫的假山后面嘛,算计谁?呵呵,还真是一目了然啊!

    关锦秀得到凉贵妃的相助才可以进宫,就算是有陷阱,应该也是对她自己和关锦秀有利的才是。毫无疑问,她要对付的人必定就是皇后娘娘了。

    啾!

    这是一石几鸟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