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宫晏
    心里无形的压力又增加了一层,轻吐一口浊气,闭眼,深吸了一口气,纤长圆润的手指就落在了琴弦上,音符一出平白让人心静神怡,不自觉得闭上了眼睛侧耳聆听。

    关锦兰听到这个琴音,大感惊异,这不是她写给那个混球的曲子!什么时候传出来的?

    她侧目瞧着凉雨盈,嗯嗯,手长得不错,在现代可以做个手模什么的。不过,还是不能跟她比的。

    看着随着她拔动着琴弦,直让人如置身于梦中,原来她的敌意在这儿,都是那混球惹的祸。

    关锦兰想到这儿,美眸微眯,小嘴唇角抿成一条直线。

    赵世子一听一看,口中的茶水一个喷‘嚏’,后背冒出一身的冷汗,不关爷的事,爷绝对是池鱼,回去一定要查查,看看是谁皮痒把曲子透露出去?

    众人微愣,垂眸侧身,他们什么都看见!

    专注竖耳朵看向台上的关锦兰和凉雨盈,怎么回事?凉大小姐弹的也是新曲,今天她们真是不枉此行。

    琴音已响,关锦兰却没有任何动作,难道也是对新曲不熟悉,想不出如何路出相应的舞技动作?那她们两个不就打个平手,怎么办?她们只有买输赢,没有买平局的啊!

    思绪辗转,鼓掌关大小姐也不会跳!

    关大小姐你到是赶紧跳啊!

    凉雨盈终是吐了一口气,就说你不行了!

    关锦兰却在此时抬臂微弯,已一只手轻提起了裙摆,另一只手逞花朵之势高举过头,好像要遇天空白动相呼应,整个身姿形成一个半圆的弧度。微微闭上了眼睛,感受琴音的变化,慢慢的舞动着,每个舞动的动作都刚刚跳踩在琴音上。琴音悠扬动听,舞姿优美迷人。

    午后的阳光照在两人的身上,让人忍不住睁大眼睛去看。

    舞动中的关锦兰伸展着柔弱无骨双臂,以极不可思议的孤度在优雅摆动,左右手相互交替,众人凝眸细看,越看越觉得像一只孔雀在和花丛中和一朵花儿低声细喃。

    那软若无骨的胳膊就像被微风轻转拂过而交缠花枝。一众人全都都这新异的舞艺给惊住,端坐的身子忍不住向前,就连呼吸低了好几分!

    琴音空灵转儿变实质,关锦兰那纤细的胳膊和手也随着琴声的变化舞出了不同的姿态,莹白如玉葱般的纤手,一来一往之间,交替相绕,像极了两支花朵在急风之中相互摇摆,相互依靠,身姿的线条也随着音韵在风中婀娜轻跃。

    众人看得舍不住眨眼,琴音却在这时骤停,凉雨盈睁着大大的眼睛,只觉天雷滚滚向她扑来,内里忍不住悲鸣:这是天亡我也!

    而关锦兰却没有因为琴音骤停止舞动,她提着裙摆,如一只被困牢笼的鸟儿终得见天日,不停跳跃舞动,众人的目光追随着那一道道残影,惊愕地看着在盛放菊花舞台上不停奔跃的人儿。恍惚就觉得是天上的仙子一不小心掉落凡尘,有随时可能乘风而去可能!

    琴音是什么时候停下来的,在场所有的人都没有时间去注意,她们的眼里,心里,都痴痴的望着台上光彩万丈的关锦兰,如入梦幻,久久回不了神。

    关锦兰一舞完毕,这才擦去额头和脸上的薄汗,收起了周身的光华。

    随着她的动作,众人你看我,我看你,张了张嘴,却发现没有什么词句来表达这一刻的震惊!

    关锦兰美眸晶亮,整了整身上的衣服,“皇后娘娘,我们已表演完毕,请娘娘点评。”

    皇后娘娘脸色愉悦微红,认真地打量了关锦兰一眼,因为刚跳完舞她面上还带着浅浅的红晕,眸色却是十分的明亮、清澈,看着就让人觉得舒服。

    “如斯舞姿,简直是百看不厌!”

    皇后不动声色对锦兰做着重新的估量,越看是越满意。想来翰儿有她在身边陪伴,应该也是极好了。忍不住心里的高兴,斜眼微睨了一下凉贵妃。

    这些年凉贵妃老是跟她唱反调,如今关锦兰帮她狠甩了一巴掌,这样的事情如果经常发生那该多好呀!

    手臂微抬,轻拍了一下:真好呀!

    “本宫今天非常地高兴,为了以后能更好的发挥你们的才能,每季都办一场赏花会,大家觉得如何?”

    关锦兰一听,内里翻白眼。众嫡女小姐们闻言,忙起身赞好!

    凉贵妃一脸的怒色阴霾得吓人,侧眸看着僵硬坐在地上的凉雨盈,只觉心里是一阵的刺疼。

    “伯爵府的大小姐确是舞恣迷人。”说道这里微一停顿,斜眼狠瞪了关锦兰一眼,“也甚是惊人的很!”

    关锦兰:······

    特么的又一朵白莲花!

    比赛,比赛,难道就准你们赢啊!

    皇后娘娘心情好,私心里已有把关锦兰划入自己的人,忍不住就开始护上的,出言冷冷道:“凉贵妃,慎言!”

    “是。”

    凉贵妃咬牙转眸,她现在还抗不过皇后,但帮凉府争点面子还是能做到的,“雨盈啊,刚凑的这曲子可是你新作的吗?”

    凉雨盈一惊,姑姑这是,是想帮她重新塑造才女的形象,可是这道曲子是她偷偷派人从鲁阳王府打听过来的,这是赵烨最近每天都会吹一遍的新曲子,所以她才认真研习的。

    要不是在第一局输了,她是不会舍得拿出来弹的,那是他和她共同都会的曲子,将来赵烨吹笛她弹凑,这样的情影她不知想象过多少次······可,现在一切都完了!

    不!

    我不能输,如果输了等于把赵烨拱手让给关锦兰,世子一直知道自己对他的心意,他看在这么多年的情份上,就是再喜欢关锦兰,应该也不会来揭穿自己的吧。

    “禀皇后娘娘,此曲正是臣女·······”凉雨盈话还没有说完。

    “皇后娘娘,臣侄知道这首曲子是谁所作。”赵烨身躯慵懒地放下手中的酒杯,总感觉不做点什么?小狐狸很快就会逃之夭夭。

    “哦!”皇后看了凉贵妃和凉雨盈一眼,幸灾乐祸,“那你倒是说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