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宫晏
    凉贵妃眸色深深,看了关锦兰一眼后,转眸,心中苦涩,勉强朝凉雨盈投了个鼓励的眼神。

    凉雨盈愣了愣,袖中的纤手紧了紧,转身,“关大小姐是否告知,这是什么曲子?”不服输啊!不服输!输也只输在曲谱上。

    对呀!众人都齐齐的看向关锦兰。

    关锦兰闻言,收琵琶,“凉大小姐说什么呢,这只是我们女儿家的比试切磋——谈不上什么赢呀输呀,这不是还有一局嘛!置于这首曲子的名字嘛,保密。”傲娇!

    哼哼,就是不告诉你,气死你丫了!竟当着本小姐的面儿,偷瞄赵烨,这,让她觉得是无,比,刺,眼。

    凉雨盈唇角抽搐,心中似有疾风刮过,只觉眼前的关锦兰是如此的狰狞可恶。竟然这样看低自己,是觉的她一定稳赢了嘛!

    还真可笑,鹿死谁手,尚末可知。

    “关大姐说的不错,既是要保密,那我也不好强求。不过,不知皇后娘娘,想不想知道?”

    关锦兰闻言,面色悠然,心中却是轻轻一跳,哼!拿皇后娘娘来压她,也不看看她自己带表着什么人。

    “皇后娘娘心胸宽广,海纳百川。凉大小姐,是从何处看出,娘娘会为难我一个闺阁小姐呢?”

    输急眼不是!

    竟然敢带皇后娘发言了,呵呵??????还真是皮痒痒了!

    凉雨盈听言,脸色气得铁青,双膝一软,“皇后娘娘怒罪,臣女闻此曲,犹如天赖,着实急切了,确是臣女说话言词不当。不过,臣女也是为了娘娘和大家,还请娘娘怒罪。”

    皇后娘娘瞳眸微垂,看指尖,“起来吧!”语气淡淡,听不出深浅。

    凉雨盈闻言,面色又是一沉,“谢皇后娘娘!”

    关锦兰微怔,倒是个有急智的啊。这种时候拉着大家伙一块儿扯虎皮,最是能省事了。

    凉雨盈起身,侧身转眸,“关大小姐,请!”

    关锦兰挑眉,呵呵????你妹??着急翻盘啊!那肿么办呢?本小姐还想凉你一会儿,笨,咬我呀!

    “我知大家想知道这首曲子的名字,但我现在不想在这儿说,等宴会结束的时候咱们私聊。另外,我再送一首,我非常喜欢的曲谱给大家陪罪,可好?”

    就你会拉着大伙扯虎皮!

    众人一听,关锦兰说宴会结束时,会送她们一首,她非常喜欢的曲谱,不由的一阵期待。

    喜嫔娘娘道:“皇后娘娘,臣妾到是好奇关大小姐刚弹凑的曲谱,不过,关大小姐自是不愿说,臣妾也不能免强。但是,现在听关大姐说自己非常喜欢的曲子时,能否先透露个曲名?”

    皇后娘娘微微一笑,眸色里有一道极快的暗光划光,“这个呀,你应该问人家关小姐,而不是来我这儿撒泼。”

    喜嫔闻言,身子一僵,“承蒙皇后娘娘提点,喜嫔受教。”话落,转眸看向关锦兰这边,“关大小姐,不知你意下如何?”

    “喜嫔娘娘说笑了,就女儿家闺房无聊,胡乱作的曲子,即娘娘想听,我可以教给宫里的乐侍,不知娘娘意下如何?”

    喜嫔娘娘微怔:关锦兰竟然敢反将她一局,“自然如此,那本宫就等着你!”

    “是!娘娘。”

    皇后娘娘内里冷哼一声,心中对喜嫔越矩很是不高兴。一个嫔妾而已,竟然也敢用本宫两个字。哼哼,佛堂近来少人打理,看来,免不了要幸苦一下喜嫔了。

    瞳眸轻扫看关锦兰,这妮子反应到是不慢,胆色也够,就是身后的力量不够。也不知翰儿是怎么想?

    关锦秀气的要吐血了,傻眼:关锦兰什么时候学的琵琶?这首曲子又是谁教她的?她算是出够风头了,自己该怎么办?

    凉雨盈收敛心神,眼眸越发阴冷,笑意却越发浓郁:“呵呵,关大小姐的提议还真是不错,不知道一会儿关大小姐你打算跳个什么舞?”

    无论她跳什么舞,都会是自己的手下败将,一会主动权可是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哼哼!竟无视她到如此地步。

    看,这局我怎么玩死你。

    关锦兰微笑:“锦兰见识不多,一时间,还真是想不起要跳什么舞,还是凉大小姐你弹什么音乐,我再做决定吧。”得瑟!嚣张!

    凉雨盈闻言一僵,眼眸一瞬间盈满怒气,却碍于众目睽睽,强忍着不能发作。内里起伏,忍不住腹诽:等会,看你还有怎么讥笑自已!

    转身道:“皇后娘娘是否可以开始第二局?我们都已准备好了。”

    皇后娘娘点头视意,很是期待关锦兰第二局,又回给她怎样的惊喜。转眸似无意瞟了眼面色沉沉的凉贵妃。心里就是压不住地觉着无比痛快。

    关锦兰姿态优雅地走到了舞台的中间,立于阳光之下,深秋的阳光照在她的身上,领口的珍珠发出了柔和的光,衬得她肌肤更是莹白如玉。

    “关大小姐,真美!”

    “切!”

    “??????你!”

    “怎么,想打架?”

    凉雨盈强忍着怒气,“关大小姐,你也不用换舞衣吗?”

    自己在琴棋书画上的造诣一直无人能及,原本是想让关锦兰做自己的陪衬,好让赵烨看到自己的优秀。结果,关锦兰弹了一首不知道什么名字的曲子,自己对不上琴音的舞动,反而成了她的陪衬,怎能不恨!

    她不就是输在一首新曲子上,绝对不是输给了关锦兰,她只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这次她也弹一首新曲子,关锦兰看你还怎么跟我怎么斗?????·

    关锦兰莞尔一笑,“不用换!”

    凉雨盈轻哼了一声,她已给过机会,关锦兰输了可就不能再说什么了。

    关锦秀咬紧了牙根,眼如萃了毒,看着关锦兰,像似不把关锦兰毒死,她——不甘心一样!

    凉雨盈手臂轻抬,纤细圆润十指轻动,调试琴音。听了琴音之后,才满意的点点头。姑姑还是那么疼她的,这把紫铉琴,是姑姑的至爱。现在姑姑把琴拿给她参加比寒,可见对她抱了多大的希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