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宫晏
    凉雨盈心里暗紧,竟敢提出这个建议,是否说明她的才艺也不差呢!一会可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把赵世子的心给吸引过来。

    “那就开始吧!本宫就做庄,你们要是哪个想下注啊,就找毕嬷嬷吧。”

    凉雨盈眸色微闪:“关大小姐,我们谁先舞,谁先弹?”这样盯着她看的关锦兰,不知道为何竟让她心里,有些微的不自在。

    关锦兰嫣然一笑:“既然是凉大小姐你提出来的,不如我先弹你跳,可好?”

    凉雨盈压下心里怪异的感觉,瞟了关锦兰一眼??????默念:我不但要赢你,还要赢的让人心服口服,赢得理所当然。到时,赵烨一定会看到我的好,眸里还会有你!于是否,自信满满地走向的舞台。

    关锦兰暗笑,周围的人全都露出看好戏的表情,这关锦兰真是不知死活,敢与凉雨盈斗舞艺?

    因此众人大气都不带喘了,果断出手——买凉雨盈赢啊。

    赵烨面色骤冷,自有一种无法言明的威压,散发出来,手中的酒杯一放,气定神闲地吩咐:“去,买五万两,伯爵府大小姐赢。”

    众皇子听言,忍不住看了眼赵烨,是不是疯了?一个废材而止,有必要帮她出头,到时丢的可不仅仅是她的脸。

    太子越翰微微挑眉,赵烨这个人做事相来有分寸,怎会如此看好关锦兰,难道他们一早就有的交集。不可能,握拳,再握拳,陡然觉得心烦气燥的狠。

    “本太子,买六万两。”说完,对赵世子挑了挑眉头。

    六皇子赵旭痞痞一笑,嗯,有意思?

    “本皇子就凑个热闹吧,跟四万两。”

    其他皇子和世子郡王齐齐低头,憋笑,有戏看啦!

    赵烨抬臂伸手拿酒杯举起,太子,六皇子隔空相视一口饮尽,放杯。

    台上,关锦兰眉梢微挑,“我选琵琶,凉大小姐你可准备好了?”

    凉雨盈压下七上八下的心思,抬臂做了个请的手势。

    关锦兰闭眸敛神,妹纸,你的银子是偶的啦!你已为大齐的舞蹈你都会跳,就稳赢了,一会儿丢人可不要哭鼻子。

    关锦秀乐的都快要飞上天了,她从小就知道关锦兰除了绣工还‘算’拿的出手之外,没一样是能跟她比了。

    琴棋书画吗?

    哼哼!

    可是连她的脚子甲都比不上,竟敢跟凉国公嫡女比才艺,关锦秀觉得自己憋得快要内伤了。

    苏嬷嬷和吉祥们也忍不住一颗心儿提的老高。

    皇后娘娘不知道这些,眼瞧着关锦兰面色沉稳,她心里也跟着有了几分把握,没理由她买凉贵妃的侄女赢不是,于是给关锦兰投了一个鼓励的眼神。

    就在这当间,已有一宫婢拿了一把琵琶,并送的过来。

    众人一看是琵琶,神色各异,不好言表。众所周知,琵琶可是十分考验弹琴人的琴技和功底。往年参加宴会,众大小姐们哪个不是主动舍弃琵琶的!

    不由得抬头去看关锦兰,却见关锦兰面色不变,唇角竟含浅浅的微笑,稳坐在凳子上,一幅泰山崩于前也面不变色的沉稳样子。

    不自觉的,对刚才的决定,有少许的怀疑,难道还是个深蔵不露了?平时,被凉雨盈压的抬不起来看嫡女小姐们,这时免不了,对伯爵府关家大小姐有了几分好感。

    关锦兰轻调琵琶音儿,“凉大小姐,我已经准备妥当,你可要换身舞衣?”

    “没那个必要,开始吧!”

    两人淡定的不行,都一幅稳赢的样子,搞得大家都不知道要怎么下注了。

    关锦兰莹白如玉葱的手指轻捏薄片,落在了琴弦上,弹挑揉按,分勾抺揉吟带起,夹薄片双挑,片扫半轮间,惊现刀光剑影在音内飘出,着实是惊心动魄诱耳鼓。余音儿绕梁回璇,醉了一众大厅内的人。细品只觉金戈铁马在眸前飞跃,游弋唇齿之间,却是满口的苦涩甘甜,和对战场上士兵满满的敬佩!

    凉雨盈一听,心中咯噔一跳,不好,要糟,她好像把事情办砸了。待听到后面时,俏脸一片惨白,心里忍不住地泛酸,身子僵硬成一柱石像。

    太子赵翰,世子赵烨,一众皇子不知何时全然放下手中的酒杯,出神地往着身姿优雅端坐在台上缓缓而凑的关锦兰。这首听所末听,闻所末闻的曲子竟然是一个久经传名的废材而弹出来的,这给他们带来的震憾实在是太大了!

    众人完全沉醉在关锦兰的琵琶音韵中,久久回不了神。脑内思绪百转,能弹出这样曲子的女子,为何会被外面传成废材?

    凉雨盈内里崩溃,只觉一颗激昂的心儿被扎得全是血窟隆的时候,再被多扎几下,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了。

    她绝对能够承受得住,毕竟还有一场,她一定能翻回这一局。思绪翻转之间,同时惊异,关锦兰竟用琵琶弹出音色这么丰富复杂的曲子。

    这,让她情何以堪。她这是从何处所学?肯本闻所为闻嘛!

    赵烨狭长的瞳眸眯成一条直线,内里呕火不止:弹什么弹,他都没听过。真是太可恶了!骤然陡升一种莫名冲动,想把人立刻,赶紧,娶回家,藏起来!

    凉雨盈急急做完心里建设,侧身抬眸往赵烨的方向一看,一颗刚维护好的心儿又从高空骤降,踏入无边的深渊之中,手中的丝帕搅成了麻花。

    凉雨盈忍住就要泛滥的泪意,咬紧的牙后糟:放眼整过京城,谁人不知,那个不晓,自己的舞艺在大齐是那样的有名声!

    现在可好,她弹了这不知什么名字的曲子,让自己根本找不到相应的舞艺。看着赵烨望着她的眸色。真恨不能当场就把她给手撕了。

    “禀皇后娘娘,这一局雨盈输了。”语调淡淡,却隐不住暗哑之色。

    皇后娘娘看着凉贵妃青白交加的脸色儿,心中甚是欢喜,再一听,凉雨盈主动认输,眸里的欢喜神色是更亮了。

    “嗯,无防,起来吧!”音色轻快悦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