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宫晏
    秦珍一舞收身姿,佝身对着凤椅上的皇后娘娘微笑,行了个福礼后起身,瞧着皇后娘娘多看了她一眼,心里当即非常高兴,得瑟的朝关锦兰这方看了看。

    关锦兰蹙眉,搞什么鬼?几个意思?自己做什么得罪她的事情了?没有!嗯嗯,相信秦珍并不是对自己不满挑衅。毕竟本小姐也没想过挡她的出路不是,肯定是针对后面正急着想飞上枝头当凤凰的关锦秀。

    这么一想,心中不厚道地觉的是非常地爽快。

    秦珍腮邦一鼓,嘟嘴不满,竟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就这么地看不起她跳的舞?还是是关锦兰也看不起她,只会画画,跳舞,而不会做说诗对对子?心里不高兴,免不了和手帕交,对视想看一眼。

    凤椅上的皇后娘娘暗赞:跳的真不错,又进步了!这有武功做底子就是跳得好,不然定不会有此成绩。

    不过,可惜了!

    就是一个被人宠坏的傻丫头,一遇到什么事儿,就知道挥鞭子的。家里一众兄弟都是彪呼呼,大刀长剑挥的比谁都快。

    她这一念头还没转完,竟轮到凉国公的嫡女凉雨盈上场表演了,哼哼,还真是抓紧一切机会不让人舒心。

    凉雨盈佝身先给皇后娘娘行了一个大礼,“皇后娘娘,臣女有一事请求。”

    “哦?凉大小姐你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皇后娘娘心里不舒服,不怎么想搭理凉国公里出来的一干人等,但现在这个场面,她还必须保持自己**的颜面。

    所以,表面功夫做的还是很客气地!

    凉雨盈不敢在皇后娘娘面前摆架子,“臣女从小就听说,朝阳候府嫡女周楚帝京排名一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心中对周大小姐万分的敬佩。只是,臣女生不逢时,没能有幸见上一面,实仍一件憾事。所以,臣女今天有一个不情之请,还忘皇后娘娘成全!”

    皇后微微眸色深沉,凉国公府出来的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所呢?”

    “臣女想当年的周大小姐如此受到人们的推崇,想来她的女儿也是非常出色的。可关大小姐喜静,不怎么参加宴会。今儿,猛然听说关大小姐也过来参加宫宴,心里是非常地高兴,希望关大小姐能和臣女一起同台演出,万请皇后娘娘成全。”

    关锦兰闻言,心中咯噔一跳,这是出门没有看皇历,哪哪都是事!

    皇后娘娘低头,伸手拿起桌面上的香名,轻啜一口放下,内里冷哼两声,话儿表面到是说的漂亮,话后却是满满算计。关大小姐这是在哪踩着她尾巴了?

    她对关锦兰不熟,对凉府出来的东西更加不喜,更何况这几年凉雨盈的才情在京城中若称第二,便无人敢称第一。

    如果她答应下来,关锦兰却输了,关家的颜面??????她要不帮顾一下?眸色微转,唇角弧度往上扬,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关锦兰微微挑眉,心中闪过一抹讶异,本小姐这是什么时候惹到凉国公的大小姐了,让她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敌意?

    嘴里说的好听,都是对原身母亲的称赞,可是隐藏的敌意却是让人想忽视都忽视不了!

    这个凉国公的嫡女脑子生锈,发疯病!

    呜呜,难道,是已为本小姐想跟她抢太子,那姐可是冤大发啦!关锦兰这边还在默默吐糟。

    凤椅上的皇后娘娘却在此时开口,“关大小姐,你意下如何?”

    关锦兰抿小嘴,微微眯了眯眼,看来,酱油是打不成了。她能说本小姐一点也不想接这招,行不?答案是肯定的。暗暗吸了一口气,绝对不能白用功,这不符合她一惯做人的宗旨。必须从对方和众人身上捞点回报才行。扬唇角,脸颊上深深的酒窝微露急隐。

    起身佝身行礼,“禀娘娘,臣女自是高兴凉大小姐还能记着家母,能和凉大小姐同台演出臣女自是荣幸的。”

    皇后娘娘微怔:难道竟是深蔵不露的?有门,面色和缓,身子微微向前,清冷的声音骤然温和的几分,“那就开始吧。”

    关锦秀思如苍澜海波一浪追一浪,翻滚个不停,凡是能看到有人跟关锦兰不对付,她都要拍掌欢迎。凡是能看到关锦兰倒霉,她都要为对方拍掌鼓励。

    “禀皇后娘娘,臣女也有个提议,不知娘娘您能不能同意?”

    “哦,今天的宴会可真是有意思!你说吧,不然这大伙还已为本宫厚此薄彼,这一碗水呀,本宫都给你们端平了。”音落,心情超好,转眸,狠剐凉贵妃一眼。

    凉贵妃微愣,内里翻白眼:蠢妇一枚,就让你乐一会儿。就凭盈儿的本事,绝对虐的关锦兰找不着回府的路。

    厅里里众男女嘉宾都等着关锦兰的提议。

    “谢皇后娘娘!臣女觉得光是秀才艺,有点太单调,所以臣女在想,是不是加点彩头,才更有意思?”

    “哦,那你想增加个什么彩头?”真是,太也门了!高兴!

    关锦兰眉眼弯弯道:“不如就赌我和凉大小姐一年的月例银子,当然娘娘们也可以买我们谁赢,众小姐们如果想加入也是可以的。”

    喜嫔娘娘:“皇后娘娘,这丫头还真是个有意思的,您可不能拦臣妾,都多久没有这么有趣的事了!”

    “那是!本宫也觉得很是有趣,凉贵妃,你觉着呢?”

    凉贵妃瞳眸鄙视地扫了关锦兰一眼,“臣妾也觉的甚是有意思,都听娘娘的。”没见过这么上赶子找死的。

    皇后娘娘一听,转眸冷“哼”了一声。

    关锦兰笑意盈盈:“不知凉大小姐一个月的份例银子是多少?”

    凉雨盈瞳眸微眯,内里得意,她的月例银子在大齐可是独一份,“十五两。”

    关锦兰乐,我的乖乖!心里噼噼啪啦地算计,这次能挣多少银子,面上却是神色不动道:“凉国公府就是富足,我伯爵府嫡小姐才十两,不知道凉大小姐可否介意?”

    凉雨盈身子微挺,莞尔一笑,“不介意!”

    “凉大小姐果然心胸开阔,小女子我敬佩!”说完,两眼眯成了月牙状。嗯嗯,不错,不错,蚊子再小,也是肉啊。她都多久没争过银子的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