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宫晏
    果然,尚书府的秦珍刚画完一幅菊花满园图回坐,关锦秀就摩拳擦掌想要好好表现争个一鸣惊人。其她小姐们倒是相对平静一些。

    关锦兰头颅低垂,感叹着关锦秀兴冲冲的模样,隐下唇角的笑意。

    皇后娘娘看着下面这些面色发红的小姐们,低笑道:“瞧睢她们,我就想到我年轻的时候,真真是一模一样。现在想想,年轻时还历历在目,可人却老了!”心就更老了!

    喜嫔娘娘轻微笑了一下:“娘娘您怎么说自己老了呢!臣妾却觉的,娘娘您应该让人打盆水来照照,您要是跟太子站在一起,不知道的人还当你是太子的姐姐呢!”

    皇后听了喜嫔的话,唇角的弧度微微上扬。哪有女人不喜欢别人夸状自己容貌的?

    “就你的嘴甜,不是那些个自以为是的。”

    凉贵妃一听,侧身撇嘴,不理。

    喜嫔娘娘不好接口,隐隐笑了一下:“娘娘,臣妾说的可是句句都是大实话!”

    皇后莞尔一笑,对于凉贵妃的识相,算是受用了。转头,扫了一眼下面的小姐们,“这会儿,我倒是想到个办法。”

    喜嫔娘娘眉梢微挑,“娘娘,您说。”

    “就是让人拿个纸箱,纸箱里放些纸条编了号码,确定了顺序,让她们抽签。”

    喜嫔一听,脱口称赞道:“娘娘你这个办法真是太好了!”转头,“迎儿!”

    “是!”

    关锦兰看着这阵势当即有点傻眼,本小姐根本没有准备啊!姐不是来相亲的,绝对是来打酱油的。这可怎么办?

    认怂?!

    绝对不能够啊!这可是出府第一次参加宫宴,第一回就哑火,后面还怎么玩儿?呼呼,看来免不了要跟唐朝的大师们借一借啦!

    关锦兰扭头偷瞄了身后的关锦秀,只见关锦秀一幅喜上眉梢的样子,好像胜券在握的样子。莞尔,就算你胜了,又有什么用,难道忘了千辛万苦算计得到的婚事?

    关锦兰眨了眨眼,这会倒是个好机会,悄悄起身离席。“大小姐!”如意佝身行礼。

    “怎么样,可发现什么事?”

    “林状元倚身在梦慧宫的假山后面,暂时看不出他要做何事?”

    “有没跟什么人接触,你有没有被发现呀!”

    “大小姐放心,并没看到林状元跟谁接触。”

    关锦兰道:“这样啊,哪先暂时不用管他!”

    这是不是二姨娘的算计?想起关锦秀说对她放过的狠话,难道是林成浩已和二姨娘又想出什么新招,要对付自己?林府真的穷成这样了!没原身的嫁妆林府就过不下去,还是想毁了本小姐的闺誉?让自己在关锦秀之下做个小妾——好出出她做小妾的委屈?

    如果真是如此,本小姐不妨将计就计。借此机会千倍百倍的还回去,倒是要看看最后谁能技高一筹。

    关锦秀拉着个脸子找了过来,嘲疯讥笑说道:“大姐,怎么啦?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要帮忙吗?”

    关锦兰看着这样的关锦秀心里暗自警惕。嗷嗷——肿么办呢?好想一掌把关锦秀拍晕在这里。

    如意抿唇,磨手掌。

    “二妹妹,你很想大姐我现在出个什么事?别忘了我们都是伯爵府的,一荣俱荣,更何况你还是想想回府后怎么跟老夫人交代吧。”

    关锦秀一听身子一紧,她是瞒着老夫人偷溜出府的,这次如果没有成功,她不死也得掉层皮。一定要成功,关锦秀握紧了手中的拳头,关锦兰为什么总是挡着我前进的路?

    苏嬷嬷:“大小姐,您还好?”

    “没事,我好着呢!”

    苏嬷嬷:“大小姐,您可想好要表演什么?。”可不能丢王府的脸啊!

    “这么快!”关锦兰只觉得眼前一排乌鸦齐齐飞过,她不能犹豫,不就是琴棋书画嘛!

    这边赵世子见锦兰终于回来,心里总算是放下了口气。他在她的身边放了暗卫,他应该放心,只是一看她没在坐位上,他的心就形始发慌!

    他是真的把她放在心尖上疼啊!一会要不就求皇上给自己赐婚,万一出了什么事,或别人知道了小兰儿的好,不是徒增事端吗?

    凉雨盈惨然一笑,手不自觉地握紧了手中的帕子。赵烨虽然什么都没有说,但对于把整颗心放在他身上的自己,一切表现都已足够。真是超出想像:关锦兰竟然是你!就凭你?也想跟我抢!

    你到底在背后做了什么?为什么要勾引赵烨心?他是我从小就放在心尖的人,虽然,父亲不止一次的希望我进太子府,可我不想,我的心里只有赵烨,赵烨也只能娶我,你为什么要来破坏我的幸福?

    这边关锦兰已经回了宴会中,吉祥见到她心里舒了一口气,“大小姐,已经是第六位小姐表演了,马上就轮到你了,吉祥还担心小姐您不能及时回来呢!”

    关锦兰朝她微微一笑,专心往场中央的地方看去。

    喜嫔看着去而复返关锦兰,袖中的手指不自觉的紧了紧。她派去的宫女竟然没有得手?真是败兴,如果,这个时候关锦兰被迷困在文宣殿那该多好呀!跟个穷翰林来个偶然相遇?后面的事情,一切也就解决了。

    怎么会这么快就回来了?她的计划也只是临时想出来的,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暴露了!想到这里,不免有些肝寒,忙安慰自己:没事的,没事的!看关锦兰的相子,并不知道是自己算计她?

    呕火,难道现在就已经护上了?

    自己行事一向都是很小心谨慎的,只是这次没有算计到关锦兰,真是便宜她了!

    关锦兰不知道自己已同时被两个女人给盯上了,正专心的看表演,想着轮到自己时,自己表演什么好?

    咦!那尚书之女,叫什么来着,对,对,叫秦珍,她怎么又上去表演了?难不成也看上了太子?或某位皇子?

    哦呵呵??????如果是真的,那就悲崔了!

    跳的还真是不错,一身绣满月季花儿长裙,随着她腰肢不停旋转翩然起舞,仿佛见到数的月季花在她身上绽放。

    她本来对秦珍印象并不好,但看到她的舞艺,还是忍不住想赞一声,跳得真是不错,妹纸,你可真有两把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