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宫宴
    知道输在那儿了吧?在现代有个句话叫做越描越黑,你越解释,人们就越会觉得你心虚。”

    关锦秀设计关锦兰不成,反把自己给饶了进去,面色十分之难看,心里暗恨不止。

    “妹妹,你脸色怎么这样难看,是不是还在气大姐刚在宫门口不带你进来?”

    众嫡女们又是一脸八卦猜疑的看着关锦秀,关锦兰继续火上淋油:“各位小姐,其实也没什么事,只不过呢,我二妹妹是庶女,我不好带她进宫来,可能为这事正跟我治气呢!”

    众嫡女小姐们如避瘟疫一样,侧身转眸,唯恐降低了她们自己的身份。齐齐腹诽:怪不得没见呢!原来,竟是个庶女,怎好往她们身边凑,真是简直了。

    她们府里同样也是有着不少庶女庶子的,内里的乾坤,她们可是一清二楚。

    关锦秀气得银牙哏哏响:“大姐,你看她们欺侮我们伯爵府!”

    关锦兰闻言一愣,面色一沉,内里翻白眼。傻啦吧吱的,知道自己是几斤几两不?来她这里挑拔离间,呵呵,哪只眼睛看到她会帮她。

    “妹妹你身为庶女,能得贵人照顾,众小姐们那是羡慕你,盼着与你结交,那会排挤我们忠勇伯爵府,她们那是留下更多的空间给我们深叙姐妹情呢!”

    关锦秀身躯一僵,唇角笑意阴阴:“大姐,你总是这样的言之有理,二妹我受教了。”

    “好说!”

    关锦兰就一幅你终于懂事的样子看着关锦秀!

    关锦秀恼怒,步动身姿摇曳上前,低语,“大姐如此对我,二妹我特别的高兴,一会如有机会定要好好报答大姐一片,拳,拳,之,心!”尾音轻勾,说不出的寒意。

    关锦兰闻言美眸微闪,身姿一个踉跄,准确无比地跌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颤音儿道:“二妹,二妹,你??????”

    关锦秀一见,心中咯噔一跳,关锦兰什么时候这么会下绊子了?一时间直气的头昏脑涨,惨然道:“你竟然敢阴我!”作戏,本是她的强项才对。

    关锦兰看着站在她对立面的关锦秀,以极侧身竖耳朵的众嫡女们,眸色瞬时璀璨如星子,衷婉道:“嬷嬷,护我去走廊透透气。”

    关锦秀握拳,看着嚣张的关锦兰,心口有鼓在敲,阴完她就想走人——没门。忍不住愤怒斥喝道:“??????关锦兰!”

    关锦兰一听一乐,痛心疾首转身道:“二妹,算大姐求你的,有什么等回府再说,可好?”

    关锦秀愣了又愣,震惊地瞪圆了瞳眸,糟!她被关锦兰气懵了,转念,“你???你???”眩目欲泪。

    关锦兰站立的身姿又往后退了两步,这才转眸看了看周围,轻叹一口气,无奈道:“嬷嬷,走吧!”

    “是!”

    吉祥和如意忙踏步跟在身后走了出去。

    众嫡女见状抿唇鄙视:果然庶女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自动自营造隔离关锦秀的气氛。

    关锦秀咬牙,小脸骤然变的通红。

    秋风徐徐,沁人心神,关锦兰轻吸一口气,举眸探视,皇宫建筑真是气势磅礴,连绵不绝的殿堂楼阁,精而雅致的连成一片,廊腰漫回,曲洞幽池,假山怪石琳琅满目地被小桥流巧妙地连在一起,可谓处处风景可入画啊!

    苏嬷嬷熟门熟路,带着关锦兰在回廊的亭子里坐了下来。

    关锦兰蹙眉,看着近廊两盘桂花,脑子轰的一响,不知怎么就想起自己刚穿越过来时做的那个梦,心里一阵寒颤,竟有些瞢了。

    “大小姐,要入席了!”

    关锦兰闻音抬头,看着苏嬷嬷吉祥还有如意都一脸关怀的看着自己,心里微暖,面色微敛终是好看了一点。

    “那嬷嬷,我们现在就过去吧。”

    嫡女们结伴而行,眸色落在关锦兰身上的时候,表情微微一滞。这特殊的时候竟又多了关锦兰这号人物,也不知道会不会又出现什么变数。

    关锦兰容貌出众,美丽大方,气质出尘。不过,这性子真的像她表现的那么柔弱?这个还要观察观察。想到这里,某些嫡小姐心中更加不是滋味儿,落在关锦秀身上的眸色儿,免不了又难看了几分。

    一个小小的庶女竟敢跑过来凑热闹,真是闷死她们的,看来她们今天的竞争会比往年更加激烈了。

    男宾那边,也陆续有人到来。

    关锦兰端坐在专属她的位置上,闲着无聊想打嗑睡,耳边却不得空闲,不着边际的闲谈之话,不经商量时时钻入耳鼓。

    没得办法,侧眸慢慢观察着,简轻睡意。

    你妹的!

    古人还真是会折腾?现代相亲那可是简单多了,公园,茶馆,饭馆一约,合则谈,不合则拍拍屁股走人,那节奏多快,多好呀!

    简直就是浪费时间,有这功夫,想想多争些银子才是正道啊!

    关锦兰眸色细细默默巡视,目光就扫到了一个身影后,心里不受控制泛起阵阵酸意,这,几个意思?

    心里一惊,现在的感觉肯定不是她的,难道是原身认识的人?急忙侧目望去,刚才那道身影难道是——林成浩!

    顿然明悟:看来原身还是喜欢这林家哥儿的,要不然现在的感觉是从哪儿来的?

    关锦兰十分的肯定,刚那个人就是林成浩,不过他今天来干嘛?一个新科状元,身还无封官职,他是怎么混进来的?

    按理说,他也不在被邀请名单里,今天的宴会可是为皇家准备的!想到这里,关锦秀的身躯又在心里划过,忍不住思索警惕。

    抬手,视意,低语,“如意!你跟着刚看到的那位男子,看他都跟什么人接触,做什么事?注意安全。”

    “是!”

    关锦兰侧身轻扫了关锦秀一眼,希望不是自己多疑问。

    关锦秀身躯滞了滞后,挑眉梢回瞪了关锦兰一眼。得意,现在知道害怕了,迟了!

    关锦兰冷哼一声,转身,思绪辗转,看样子两人并没有狼狈为奸,勾结在一处。算了,暂时不理,一切静等如意回来再说。

    一场眼神儿掐架就这样过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