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枉费心机
    关锦秀焦急的眼睛,眸中闪着请求道:“带妹妹一起进宫!我一个人在此,有些害怕。”

    关锦兰美眸微一闪烁,缓缓开口:“二妹妹说笑了,你身边不是还有丫环么,怎么能说是一个人呢!”难道丫环不是人?

    关锦秀一噎,该死的!她的身份是个奴婢可比的吗?

    “大,大姐,你怎么可以这样欺负于妹妹!”

    关锦兰心道好笑:这就开始本演的呀!

    放缓面上的神色,语气轻柔,音里却带讥讽嘲笑,“若妹妹真的害怕,可让丫环们陪你先回府。”

    自然果断追了过来受虐,她是不会手下留情对。再一说,你来时不怕,这时候就害怕了?借口都不会找个好听一点的。

    “关大小姐!”太监特有的鸭子声响起,关锦兰一听,浑身汗毛起立,身姿微转侧身轻瞄一眼,这可是没见的稀憾品种啊!

    苏嬷嬷轻言道:“这是皇帝身边的红人李公公。”说完,侧身和李公公相互见礼。

    李公公见过礼,转身审视的目光在关锦兰与关锦秀身上来回扫视:“大小姐这是带着二小姐一起来赴宴?”

    李公公时常去各府宣旨,关锦秀他可不陌生,而苏嬷嬷见完礼却是退到了关锦兰的身后,这身份就不言而喻了。

    关锦秀一见,忙踏步向前走了两步,娇柔软语道:“是啊!大姐疼我,此次皇宫设宴,大姐看我在府里也难得出来一次,所以才带着我过来了。”

    关锦兰看着关锦秀笑意盈盈,免不了又恶心的一把。撒谎脸不红,气不喘,说完,自然无比地伸手过来挽关锦兰的胳膊。如此一来,关锦兰就是想甩不开她,也甩不掉!这晏她是去定了!

    关锦兰不着痕迹的快速侧开,远离关锦秀。

    关锦秀挽了空,面色有些难看,委屈道:“大姐!”

    关锦兰不理她,轻叹一口气道:“李公公,我二妹妹是有事上街,对京中道路不是很熟悉,走错了,才会来到皇宫!”

    关锦秀声音哽咽,眼圈微红:“大姐,都是秀儿的错,秀儿不该琴棋书画样样比大姐练的好,但是我现在已经很久没有练习了,秀儿只是想进宫长些见识,秀儿保证不抢大姐的风彩。”

    关锦兰冷笑:长见识,真是牙尖嘴俐,让别人以为自己忌妒她的才貌,才阻止她进宫赴宴。

    “妹妹,不是大姐我不带你进宫,皇上可是下旨,嫡女才可以过来赴宴。二妹你是庶女,未经进皇上批准擅自进宫,可是有违皇上的旨意。”

    哼!

    管你口舌生花,什么理由都大不过皇上的圣旨。

    李公公讪讪点头:“关大小姐言之有理,二小姐你是庶女,不在邀请之列,所以啊,你就不能进宫赴宴了。”

    关锦秀的小脸一下就跨了下来,沉下了眼眸,这样还是不行吗?

    “妹妹!姐姐我先进宫了,若妹妹无聊就早点回府吧。”哼!二姨娘禁足在西苑,还能伸手为关锦秀出谋划策,做这一身漂亮的新衣裙,这次派不上用场了吧!哈哈!

    关锦兰在宫女的引领和关锦秀忌妒的目光之中,身姿优雅地带着苏嬷嬷和奴婢们缓步向皇宫走去,与一众嫡女那般,被带到了大厅。

    关锦兰还没来的及看清里面都坐了些什么人,一张熟悉嚣张的脸就出现在她的面前。“大姐,你怎么才进来呀,妹妹我都在此等候多时了。”

    怎么回事?她不是被挡在了宫外吗,为何还会比自己先到了大厅呢。

    关锦兰心里震惊猜疑,面上却不露声色,“此行,有妹妹你的陪伴,姐姐我绝对不会无聊的。”真是好本事啊,竟以庶女的身份,提前在她前面进宫了。

    “妹妹我也是刚进来不久呢!姐姐刚在宫门口对妹妹关照,妹妹可是不敢忘,一定加倍的还给姐姐。”

    关锦秀语气甜美,俏脸得意洋洋地,说不出的轻松写意。

    关锦兰,“好的呀!姐姐我都接着,妹妹你可千万不要客气。”说完掀开了内室的门帘,原本热闹的内室嫡女们顿时鸦雀无声,所有被邀请的大家小姐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怎么回事?呵呵??????不作她想,肯定又是她这个好妹妹的杰作?

    “姐姐,你过来这边坐。”

    关锦兰心里狐疑,在关锦秀非常热情的招呼下,坐到桌子边的櫈子上。同桌的嫡女们悄悄议论,将目光转向了关锦兰。

    “听关二小姐说,大小姐你在来皇宫的路上,马惊着了,不知道大小姐你用什么办法才转危为安呢?”

    苏嬷嬷道:“这位是秦尚书之女,秦珍。”

    “可不是,大姐,刚才我也是担心,才在这里跟众位小姐们随便说了两句,我现也是很好奇的。”

    关锦兰气得差点笑起来,“这是事实,没有错,不过不是那马惊着了,是那车夫故意使坏,被我那会武功的奴婢一脚就给踢了下去。妹妹你难道不是在他的通知下,来宫门口堵我的?”

    瞬间,嫡女们看着关锦秀的眼神就古怪起来。

    关锦秀脸色一变:“大姐,你胡说什么!他是个下等车夫,我跟他怎么可能有交集。倒是大姐的奴婢真是厉害,这一脚就把一个五尺男儿给踢翻了!”

    “妹妹,你怎么知道他是五尺呀?”

    关锦秀一噎,急切道:“我猜的。”

    “那妹妹你可猜得真准,大姐我还不知道那车夫身有多高。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就知道了。”一脸认真的看着关锦秀。

    大厅的外面,一名身穿着淡青色龙纹的年轻男子脚步一顿,望了望大厅:“去查查,刚说这番话的是哪家小姐?”

    “是,太子!”一名小太监恭敬的答了一声,快步离去。

    众嫡女们悄然大悟,关锦秀这是跟她大姐关系不好,在这里挑拔,想利用她们的流言来对付她大姐呢!众嫡女一阵后怕,她们差点就被人当箭使了,想到这里,大家一脸责备的看着关锦秀。

    关锦兰眉眼弯弯,半眯着关锦秀:怎样?本烛姐这招借力使力用的不错吧!姐在现代可是谈判高手,最会的就是要抓住对方话语上的漏洞。哼哼!小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