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章 警告
    刚走出松苑的门口,梅儿叨唠:“大小姐,刚才你怎么不吩咐奴婢也动手呀?”

    “祖母赏的!”给人添堵这种事,还是自己动手比较的爽!

    松苑门口的守门婆子身子就抖了几拌,排腹:大小姐,你真是神勇!伯爵府第一神人也。

    一众人说笑往前走,关锦兰突然停了下来,关锦蓉疑惑问道:“大姐,可是想到什么事?”

    关锦兰勾唇一笑:“天机不可泄露。”山人自有妙计。

    “大姐,你不是想把要去参加宫宴的事漏给二姐听吧!”关锦蓉忍不住问道。

    关锦兰就道:“三妹,你真是聪明。”我让你算计本小姐!姐要让你两手空空,两边你都捞不着。

    关锦蓉绣袍里的纤手微握,全变了!变了!

    同样的人却像是换了个灯心!

    这事要不要请教下主子呢?

    关锦兰略略思索,吩咐道:“梅儿,暗中打听一下,二妹的贴身丫环什么时候出琳苑,都见哪些人,做哪些事?顺便我要参加宫宴的事给透过去!”

    梅儿一听,立马雄赳赳气昂昂道:“奴婢现在就去。”

    关锦蓉面色微抽,看着如被火烧一溜烟儿去的梅儿,“大姐,你可真是有办法。”

    关锦兰温柔浅笑,眸子却如千年寒冰,“我想呀,二妹并不怎么喜欢林家公子,她只是不甘居于我之下。若是被她知道,她费尽心机抢了我的婚事,却让我有了更好的前程,肯定会怒气冲天,必然会再设计图谋。”

    “那大姐,你可得把握好分寸。”现在怎么就不蔵着了,难道说回府后的一切都是逗着她玩儿的?

    “嗯!竟然敢算计本小姐,就要有被本小姐还回去的觉悟。”铁定让她竹蓝子打水一场空。

    关锦蓉一听,心下颤了颤,这是在警告她。切,只要不碍着她的事,你俩最好斗死我也不管,如能顺便捞点好处,她举双手拍掌。

    关锦兰转身,侧立于走廊挑望琳苑,腹诽:只要这小妮子最近安份点,不要来搞事,她最保把关锦秀收拾的服服贴贴的。

    关锦蓉怔怔,看着清晨的阳光在洒在关锦兰的身上,就像萦绕上一层淡淡的金色光圈,艳的不可芳物。一时心中又免不了泛醋,涩涩道:“大姐,咱们还是先回去吧!”

    “三妹,言之有理!”

    “大姐什么话,应该是我们这些小的听你了!”

    “就你最会卖乖!”说完,关锦兰捏了捏关锦蓉的脸蛋,惹的锦蓉猛一阵瞪眼,关锦兰乐得哈哈大笑。

    “大小姐!请注意闺容。”苏嬷嬷。

    关锦兰磨牙:糟,乐极生悲!“嬷嬷好!什么事劳您大驾给找过来,有什么事你吩咐那些丫环不就行了嘛!”

    “贫嘴,快回吧!”苏嬷嬷说道。

    “哎!三妹,那咱们回吧!”一众人就转身往竹苑走去。

    今天的天气真是好呀!

    关锦兰感叹,回去吃完饭,得好好睡个美容觉!现在这样的日子才算有盼头啊!。

    这边,琳苑“啪啪啪啪??????”伴随着一阵阵瓷器破碎的声音,女子尖锐的吼叫从屋子里给传了出来:“啊??????我不甘心,不甘心??????。”

    屋外的丫环妈妈们全身绷的紧直,吓的大气都不敢出,唯恐关锦秀会将怒火发泄到她们身上。

    “不行,绝对不行,关锦兰只能在我的脸色下过日子,为什么好的都要先给她?我也是伯爵府的小姐,为什么就不行?我得想个办法,去见姨娘,只有姨娘是真心帮我的,我不能输,决不能输。”

    夜幕降临,关锦秀好不容易想到办法,终于到了西苑。

    “姨娘,”宛若见到了救星,关锦秀飞扑到二姨娘的怀中,哭的梨花带雨:“姨娘,怎么办啊??????关锦秀竟能参加宫中的赏花宴了??????”她是个庶女,根本没有资格进宫赴宴的。

    二姨娘好一阵心疼:关锦兰是伯爵府小姐,秀姐儿难道就不是伯爵府小姐?为什么她能进宫赴宴,我的秀姐儿却不可以??????越想越觉的委屈,都是那该死的婆子,当初伯爷是想将我扶正的,那么她的秀姐儿也就是嫡女了,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拖累了秀姐儿。

    轻抚着关锦秀,眼睑微微抬起,目光说不出的阴凉,“谁说我的秀姐儿不能进宫赴宴?”

    关锦秀猛然抬头,满含泪水的眼里闪现欣喜:“姨娘的意思,秀儿可以进宫赴宴?”

    “当然。”二姨娘嘴角轻扬,“只要是秀姐儿想要的,姨娘定会帮你安排好一切。”

    关锦秀看着二姨娘,语气是那么的坚定。是的!姨娘从没有让她失望过,她应该相信姨娘。

    第二天一大早,关锦兰就被丫环们伺候着起身沐浴、更衣。

    关锦兰坐在梳妆镜前,苏嬷嬷为她梳头、装扮,其她的丫环也来来回回忙个不停。

    镜子中的女子,肌肤盈白,发丝如墨,乌黑的眼睛透着狡智光芒,长长的睫毛微翘着,水润光泽的红唇,真真是个大美人啊!

    苏嬷嬷此时竟然有些移不开眼睛了,暗道:难怪入了世子的眼!

    “大小姐,衣服!”如意快步走了进来,笑容满面,手中捧着一件淡水蓝的绸缎外衣,海棠花儿在外衣的边角亮光闪闪。

    关锦微愣怔后,心里如吃的蜜糖似的,衣服上的海棠花的绣的真好,这是他在以这种方法告诉她,他念着她!

    可,关锦兰今日要穿的衣服,从头发到发饰,用的丝帕都是老夫人特意命人准备的,力求将她打扮的高贵美丽,夺人眼球。

    关锦兰现在特别想穿赵世子给她准备的这件衣服,“嬷嬷,你看现在怎么好?”

    苏嬷嬷,“先穿老夫人准备的,在路上咱们再换上。回府,老夫人那要有什么话说,就说不小心沾了茶汁。”

    关锦兰玉手大拇指一竖,称赞道:“还是嬷嬷有办法。”

    苏嬷嬷一愣,这是什么意思?没见过!

    关锦兰眸色一闪,完,把现代称赞别人的手势带到古代了。

    “嬷嬷,就是,就是你最有办法的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