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6章 有完没完
    关锦兰叹了口气,今儿没白跪,啊啊??????吖吖的,本小姐根本没有必要跪的呀!你妹的,话本子看太多了,入戏太深的啦!

    关锦蓉惊见,急急低头巧妙隐神色,轻轻地走到关锦兰身后,跟着行了个福礼齐齐退下。

    关锦兰憋闷,微恼自己不争气的同时,又为古代阶级悲鸣,怎么说打死就打死呢?想帮着小丫头求铙——肯定是不行的!

    要不然开了这个头,往后不定多少人踩到她头上来!

    “大姐!”

    “三妹啊,还是你关心我呀,我没事的,最起码这两个月,我和你都可以过得舒舒服服的。”

    关锦蓉闻言一噎,不过,她情绪素来收发自如。更何况在事发期间她已经算好,往后该怎么做了。纤细的手臂微微一抬,牵起关锦兰的手,后怕不已道:“大姐,你都不知道,我刚才还替你担心!”

    关锦兰瞳眸微弯,抽手轻拍心口,又想起什么妖蛾子?还是说,改变战略了?

    “三妹,这话可不好说,又不是我做的。”言下之意明显不过,做的应该是那担心的人儿不是!

    关锦蓉讪讪不敢再轻意发言,行动之间免不了又温婉了几分,一行人相互客气到了竹苑。

    “阳阳,快点上好茶。”

    “哎!”

    关锦兰低头莞尔一笑,转头扫了眼旁边的奴婢,“嬷嬷和梅儿可还在外面?”

    阳阳人如其名,脸上露着如阳光一样的灿烂的笑容,“大小姐安,她们现正在耳房里吃糕点,可是找她们过来?奴婢这就去给您喊。”

    “不用。”

    关锦兰摆着手,“我只是问问,让她们去休息吧。”

    阳阳微愣,侧眸偷看了关锦蓉一眼后,应“是。”便退了出去。

    关锦蓉看着退出去后的阳阳,扭了扭手中的帕子,心中自有一股说不出的邪火,烧的她心慌难耐。低头,抬头间,一脸郑重又关心,“大姐,林府的事,你真的放弃了?”

    关锦兰闻言,瞳眸微眯后低垂,腹诽:好一个讨人厌的白莲花!

    “三妹,你是说林府退亲的事?”

    关锦蓉点头,“大姐,你就是性子好,这事林府怎么说都说不过去,你真就是一点想法也没有?”

    关锦兰面上萌懵,嘶哎道:“三妹,好好的,你怎么又跟我说这事。”说到这里微微一顿,这才继续道:“林府,最,最近可有派人过府来?”腻歪啊!腻歪!不玩了,行不?

    关锦蓉眯眸摇头,“这到是没听说,只听说林姐夫,啊!不,是林成浩中了状元。林府最近都忙着宴客,林夫人身为主母想必是脱不开身。”说着拧眉不高兴继续道:“我当林府高风亮节,是书香世家,没想到竟做出这样龌龊的事情。”

    关锦兰啜着茶,和她记忆中的碧螺春茶味道很相似,称赞道:“味道真不错!好茶。”

    “????????大姐!”

    “由她们去吧!于我再也不相干啦!”

    关锦蓉面色微沉,说的好好地,拐什么题?搞的她一拳又打在棉花上,真懊死的。怎么就变的这么滑不溜手的呢!本想再跟她说说林府的事,加把劲再撩点火,把事情再挑大点。

    说不得到时,她的嫁妆银子也能丰厚一点。现在看来是没戏啦,唉!

    “大姐,你若喜欢,到时你回兰苑的时候,我让人给你包一些。”

    关锦兰就轻笑道:“一些那够,我可是真的喜欢。”装怂——一点也不亏!

    “啊!”

    关锦兰看着她紧张的样子,哈哈大笑。

    关锦蓉唇角抽搐的厉害:呸,还是嫡女,小家子气,带喝带打劫的,还笑的这么大声。丢人!

    “大姐,你可别打趣我!”

    关锦兰就露出一幅你才知道的样子。

    关锦蓉侧颅打量着关锦兰,虽然比半年前瘦了点,但整个人却更精神了。让她诧异的不只是她的外表,而是她的个性。真是想不到咸鱼也有翻身的一天!

    今天,竟用手段把新夫人和二姐罚了个遍???????分寸拿捏的连她都自愧不如。这半年期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了?”关锦兰拍了拍关锦蓉的手,“挑眉看着我,可是我身上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话落,故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穿着。

    关锦蓉就笑了起来,“没什么,就觉得大姐聪明了,也历害了许多。”

    关锦兰,我靠!没完没了?还想再试探她不成?

    “大姐,林府的亲事自你不想要了,三妹我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但,你的嫁妆该怎么办?大姐,你可要提防祖母和二姨娘。”

    关锦兰一听,只觉额有成群的乌鸦飞过。刻意拔高嗓音,身姿一扭‘腾’地从椅子站了起来。

    “三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莫不是???呜???呜???三妹???这话要是传了出去,祖母???呜???父亲???还有我们伯府的名声???呜???”若是这一次林府和二姨娘之间的约定不破,本小姐想他们必会有所行动,现在静观其变就好。

    让步你到处点火?

    关锦蓉一听,面色僵硬,直气的俏脸黑如墨汁。

    关锦兰看着关锦蓉的样子,心里十分之愉乐!

    随即又坐了下来,莹白如玉葱般的纤细小手,扭着手中的帕子擦着不存在的金豆子。不过私心里,还希望林府得势,能光明正大地退了她的亲事,这样她不用头痛多做一份打算。

    关锦蓉深吸了一口气,抿唇咬牙侧身,随看拿起放在桌子上的一本书,随手翻了起来。她怕再看下去,一个忍不住,会抬手狠狠甩两个耳刮子过去。

    关锦兰瞳眸微闪,唇角微勾,跟着也拿了本书翻了起来。不过,这身姿可就不比坐得端坐的关锦蓉了,懒懒往身后椅子一靠,瞳眸却看着头顶的上屋梁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关锦蓉这个憋屈,探不到深浅也就算了。她就是看不了她的那张脸,总是忍不住想划花她毁的她,替意识里总觉的这一张脸会坏了她的好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