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怒火
    关锦蓉也摇头,心里却如波浪不停的翻涌,今天,这事说和关锦兰没关系打死她都是不会相信的。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出了问题?她怎么就是摸不准脉案!

    关跃海一想,自已也没有喝,难道真是茶的问题?

    “玉笛,你快去看看!”

    “是!”

    如果真有人在伯爵府下药,还是在老夫人的身上下药,他就要让那人知道,生不如死是怎么回事!

    这时府医也回来了,“伯爷!老夫人今晚的膳食没有问题。”

    “张府医,那你怎么看老夫人的诊状?”

    张府医擦了擦额头的汗,回道:“我觉的还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

    “别来这些虚的,本伯爷要听实话。”

    “老夫人,老夫人给人下药了,由口而入。”

    关跃海一听,拍的一掌拍在桌子上,“去看,玉笛回来了没有?”

    关锦蓉道:“月月你赶紧过去看看。”

    “哎!”月月说完,急急出了房门。

    关跃海怒火难熄,阴冷的眼眸透过房门扫视了周围一圈奴婢和小厮。众奴婢小厮齐齐打了冷颤,越发挺直了身体,好像只有这样做才能说明他没有问题。

    “玛瑙,去把松苑的奴婢小厮全招集在院子里。”他倒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吃着伯爵府的,拿着伯爵府的月列银子,还胆敢背主,那他也应让他们知道背主的下场不是。

    玛瑙应声出去招集人,这边玉笛和月月也拿着茶回来了。

    “张府医,赶紧看看。”

    “是!”张府医上前查看。

    “伯爷!正是此茶。”

    “这茶是谁冲的?给我把她抓过来。”

    关跃海狠狠说道,话音刚落,一个奴婢就叭的跪倒,“不关奴婢的事,伯爷,这茶是大小姐她们拿过来的。”一时间,好像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关跃海转头狠狠的瞪着锦兰,说:“到底什么回事?”

    关锦兰装似害怕低头举帕掩眸角,再抬头时委屈的金豆子直滚,道:“女儿也不知道,今天祖母约我过来用晚膳,我心里高兴呀!可,女儿惭愧,没一样能拿出手的东西。所以,呜呜???女儿???就请教嬷嬷。呜···嘤嘤···嬷嬷就说,不一定要拿什么贵重的,最主要是心意,不如大小姐就带个丫头去给老夫人冲壶茶,算全了自己的心意。呜???所以???女儿就带着今天奶娘领回来的丫环来给祖母冲茶。嘤嘤???如果???知道会这样,女儿怎么也是不敢的!”

    关跃海闻言,这哪里审诉?这是当着一众奴婢们打他这个伯爵的脸啦!转身拿起一个青花瓷瓶猛的就往地上一仍。

    关锦兰呜嚎不止:我的妈呀!古董啊,太败家了!伤心啊!真伤心!

    苏嬷嬷赶紧上前道:“伯爷!奴婢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关跃海:这死老婆子!

    “苏嬷嬷,请讲。”

    “这事绝对不关大小姐的事,大小姐是一片孝心,可是却给了有心人机会,来陷害大小姐。伯爷您可别不信?您想,大小姐今天才从潽济寺回来,她也没机会派人去外面买药,府门她的人都出不去,那个丫环也是傍晚才由奶娘给领回来的。大小姐,她一个十四岁的内院闺秀,手还没有那么长。说句不好听的,伯爷您府上谁把大小姐放在眼里?”

    关跃海气一噎,这死老婆子,当他这个伯爷是白当的,教他堂堂伯爷做事,也不怕闪了舌头。

    “那丫头杖毙,夫人识人不清,罚禁足一个月。”

    关锦兰愣住了,这就完了?

    赶紧给如意使眼色,如意会意,趁大家不注意,拿掉了丫环嘴上塞的帕子。

    “是二小姐!是二小姐给奴婢的药,奴婢不想死,伯爷饶命。”事关性命,急切扯着嗓子尖声求饶!

    关跃海一愣,这里面竟有秀姐儿的事,“赶紧把嘴巴堵住。”

    如意挺了下毕直的身躯闻言后,看了眼关锦兰后,这才慢悠悠地应是,再慢慢把帕子塞回。

    关跃海一见,额头青筋直跳,“还不赶紧拉下去打死。”

    苏嬷嬷面色淡,语气恭敬道:“我觉得伯爷还是审清楚的好!要不传到皇上的耳朵里,伯爷一个处事不明,可是会影响伯爷您的声誉!”

    关跃海一噎,面色铁青,个死老婆子又当众下他面子。竟还用皇上压他!

    “让她说!”

    “奴婢小米,是二小姐,她说只要我把这药给大小姐喝下,她就带我回去做大丫环,奴婢鬼迷心窃了,伯爷饶命啊!”

    苏嬷嬷就道:“还真是奇了,一个养在深闺的庶女,竟可以弄来药,还可以大着胆子指使奴婢来害正经的嫡女,啧啧!伯爵府的家风还真是好!”

    关跃海:打个雷吧!赶紧把这个老婆子劈死。

    “夫人禁足两个月,二小姐禁足一个月。”关跃海咬牙吩咐。

    关锦兰闻言,翻白眼儿。继夫人本能就缩在苑子里不出来,罚了等于没罚。关锦秀下药也只罚禁足一个月?

    这心真是偏的没边了!

    不过,她一点儿也担心关锦秀能讨着好处,苑里受罪的大佛还没出招呢!

    刚想到这里,玉笛就走了出来,福了身子给伯爷见礼:“伯爷!老夫人刚吩咐说,二小姐禁足期间罚抄女戒一百遍,抄金刚经一百遍,什么时候抄完,什么时候解禁。”

    关锦兰抿唇,今天确实是个好日子,想什么来什么!

    关跃海愣神,母亲这是在怪我,护着秀姐儿了吧!“按母亲的吩咐办,你回去好好伺候老夫人,明天我再过来给她请安。”

    关锦蓉看着眼前的这一出戏,唇角忍不住微微抽搐,特别是关锦兰泪流不止的同时,唇角儿强忍的笑意。

    内里轻哼一声,真是不得了啦——这都升级成戏精了!

    “是,伯爷。”

    玉笛告退,再怎么疼爱,也只不过是一个庶女。伯爷怎么也不可能在此时伤老夫人的颜面。

    更何况老夫人刚刚,可是招了大罪了!

    可,这心里怎么这么的压抑。想到这里,转头,轻瞄一眼,心里乐开了花,珍珠通房伯爷可是又要和你恩爱一番了,你保重啊!哈哈!

    “时候都不早了,都回吧!那丫环杖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