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章 尊严之战
    关锦兰微愣转身看去,是关锦秀,继而从容,站在那里看着关锦秀。

    “??????二妹妹?”疑问?不确定!

    关锦秀闻言,气恼之极,腰肢儿一扭踏步上前,轻蔑冷笑了一声开口,“我道是谁呢!没想到你竟然还能回来。”

    关锦兰秀眉微微一挑,细打量着关锦秀。只见,她身穿桃粉色对襟夹袄外头罩着一件水绿的妆花缎秀着梅花的褙子,滚着银边;下身穿着世下正流行的挑线裙子,因个子高俏,走起路时腰肢摆动软而妩媚的不要,不要的。倒是生得极象二姨娘,尤其那双眼睛,水汪汪的一转动,比二姨娘还多了一份娇媚。

    关锦秀也不说话,目光冷冷的盯着锦兰,气势上一点儿也不服输!

    关锦兰面带微笑,耸了下肩膀,一副你能奈我何的痞笑模样兄,闲闲地斜睨着关锦秀,嗯嗯,就像在打量一件物事儿。

    关锦秀就觉得一棒子打了个空,怒极反笑:“为什么你就不能安份一点,好好呆在寺里,为什么还要回来渗和?”

    “多谢二妹提醒!”痞视嘲讽的意味儿。

    关锦秀一怔一僵,“??????你!”

    关锦兰瞳眸微眯,笑得嚣张得意道:“二妹有空在这里守门口,还不如去西苑,向二姨娘问个好!”

    关锦容闻音,实在忍不住侧身,强憋笑意。

    这边苏嬷嬷看着实在不像样子,忍不住出言训斥道:“目无尊长的东西,还真敢说,你不过是个庶出的,跟我们大小姐叫板,不要让人笑掉大牙!”

    关锦秀瞪了一眼苏嬷嬷,气急转头,轻吼道:“哼!你有什么可得意的——还不是过得跟乞丐一样,想着法子才能赖回来。让一个老妈子为你出头,也就你能做的出来。”说道又是一顿,深吸了一口气,又放低声音道:“费了这么多的手段和心机,留下来又怎样,你以为,这就万事大吉了?”音落,心情超好的轻笑一声。

    关锦兰作戏,忙道:“不敢!不敢!还要请二姨娘和妹妹多多关照。”诚恳啊!诚恳!

    关锦秀听着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又要发飚。

    柳枝锁眉,二小姐气迷糊了?忙抬手扯着关锦秀衣袖。

    关锦秀这才想起二姨娘跟她说的话,冷哼一声,“咱们走着瞧!”说完盈盈饶饶的走了。

    关锦兰看着她的背影,不由好笑,记忆中的关锦秀可不是这么的沉不住气。

    “走吧!”

    关锦蓉鄙视,上不了台面的,竟然这样结束了!她这还没看够戏呢!微眯了眸色,转头安慰道:“自母亲过世,她就如此,你不用放在心上。”

    关锦兰明着点头,暗地道:来了,来了,又来哄火了,一会不挑拔,你会死啊!

    梅儿倒咕,“大小姐,你的脾气就是太好说话了。我们都解禁了,名正言顺的,二小姐就是欺侮人。”

    关锦兰点了点梅儿的额头,梅儿这丫头就是单纯,这就上关锦蓉的当了!叹了口气道:“占了便宜又如何。”话落,指了指身后的松寿苑??????

    梅儿一愣,忽然想起来,这还在松寿苑的门口呢!里头的丫头婆子可不少,若大小姐真跟二小姐论输赢,明日府里肯定会有人说,嫡出的大小姐欺侮庶出二妹妹。

    二小姐或许就是打的这个主意,庆幸方才没有冲动。

    “四妹妹你别发愣了,咱们进去吧。”

    “哦!”一众人就又转身进了松苑。

    “玉笛,出了什么事?”关锦兰关切的问道。

    “回大小姐!奴婢也不知道,老夫人突然上吐下泻的。”

    “这府医怎么还没过来呀?真真让人心急,四妹妹我们进里面去看看祖母!”关锦兰强压心里的愉乐,面上着急连说带走的进了去。

    “父亲!祖母现在怎样?有没有好一点?”

    “不是让你们先回去,怎么又跑来了?”

    “我们担心祖母,回去也是不放心,还不如在这里。”

    关跃海道:“是这个理,你祖母没有白疼你们。”

    “父亲!你看这府医到现在还没有过来,要不让女儿的奴婢先看看。”

    “她学过医?”关跃海问道。

    “是的!她是这么说的,要不我们现在考考她,反正府医来了,还是要听府医的,开药还是让府医开,也不知道这府医在忙着给谁看诊?这会都没来!”

    “那就让她先让过来看看。”

    “哎!梅儿去把吉祥叫过来。”

    “哦!大小姐,那我去了啊!”

    “嗯!”

    老夫人躺在床上,听关锦兰意有所指的话,气的脸色更白了,能给谁看诊?下作的东西,难道和府医也勾搭上了?她要真做了对不起伯爷的事,看她怎么收拾她的心尖尖。

    好死不死,玉笛在这时候进来了,“老夫人,伯爷,府医刚从西苑赶过来了,可是让他赶紧进来看看。”

    关跃海道:“赶紧让他进看看。”

    “哎!”玉笛出去叫人。

    老夫人觉得自己心绞痛,她竟比不上一个姨娘了,看府医从外面进来,怎么看都觉得府医跟二姨娘有一脚,这眼神看府医就更不善了。

    府医全身就打了个冷颤,他也不想去西苑了好不好,可二姨娘是伯爷的心尖尖,他不去行吗?

    “快过来给老夫人看看!”

    “是!伯爷。”

    府医搭脉,“伯爷!我想知道,老夫人今天吃了什么东西?”

    “快去!”

    府医起身退了出去。

    关锦兰蹙眉,“父亲!我觉得今晚上的膳食,不会有什么问题,毕竟我们大家都吃了。”

    关跃海一想也是这么回事,这个女儿真的不一样了,如此慌乱的时候,还能冷静的分析问题,叹了口气,看向关锦兰,“你觉的哪里出了问题?”

    关锦兰不慌不忙说回答:“我觉的我们应当想一想,祖母除了和我们一起用的膳食,还吃了什么,喝了什么?”

    关跃海一听,“玉笛,你赶快想一想!”

    玉笛听言,锁眉过了好一刻这才一拍手道:“老夫人,喝了一口茶。”

    关锦兰就看向伯爷,轻轻的摇了下头,意思我没有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