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回府(三)
    珍珠暗喜,再也没有人难住她做伯爷的通房了,到时有了身孕,她也就是姨娘了!

    一路无事,平安回到了忠勇伯爵府。

    珍珠伺候着老夫人下了马车。

    忠勇伯爷关跃海大步上前给老夫人见礼:“母亲,您回来!路上可还平安?”

    “嗯,都好,都好,回府再说。”

    关锦兰终于从原主记忆中见到这个现实板的父亲,只见他穿着紫色的官袍打着白色鹇补子,约莫三十四五岁的样子,玉面俊郎,身体挺拔傲然,嗯嗯——想不到还是一位气质绝佳的中年美男。

    心里却是忍不住冷笑,踏步上前,面上恭敬的上前见礼“给父亲大人请安,父亲您最近身体可还好?”

    噎住的吧!犯恶心吧?肿么办——感觉好爽!

    关跃海闻言,身躯迅僵,转身,不可思议,“??????你,怎么回来了?”

    关锦兰眸微眯,无限委屈道:“坐,坐马车回来的!”颤颤惊惊,委屈啊!委屈!

    关跃海拧着眉头,面上丝毫不掩饰的冷漠:“你是个大家闺秀,怎么掩着面纱就下来,帷帽呢?下人是怎么做事的,来人,拉下去打五十大板。”

    “你这是做什么?这还在府门口呢!”老夫人赶忙出声打断。

    关锦兰等的就是这一刻,身姿一扭,瞬时反应,动作飞快又带小心翼翼躲避到苏嬷嬷身后。

    关跃海见她怯生生的,唯唯诺诺的样子,顿时又是一阵的不耐烦,“母亲,你怎么把她给带回来了!”

    关锦兰心里呱凉呱凉,果然是披着人皮的渣男,腹诽:再怎么不喜欢,也是你生的好不好?身上可还流着你的血来,出手也太狠的不是!

    老夫人道:“情况特殊,回府再说。”

    关跃海咄咄逼人“情况特殊?”

    “回府!”

    “兰姐儿!”

    “是!祖母。”

    “你带着人回兰苑住,不用再回北苑,收拾好了再过去我那和你父亲一起用晚膳。”

    “是,我,我不敢!”

    老夫人气憋不止,却只能吸气压下来,“你这孩子,犯什么糊途,赶紧回去休息,休息!”

    “哦!”

    关锦兰点头应是,提着裙摆无声退到了大门的旁边和苏嬷嬷、奶娘、梅儿们站在一起。

    老夫人抿唇,转身看了眼身后的大街上竖耳朵的行人,心跳如战鼓,眼神示视,“走,先送我回回寿苑,我再跟你细说,到是你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关跃海语气很是疆硬,“母亲!您怎么把她给带回来了?让她住北苑多好!眼不见为净。”

    老夫人脸色一沉,边走边道:“她还是你的嫡女,你到底想怎样?用根绳子让她给吊死!你就开心了?”

    关跃海被一噎,竟无言以对。

    老夫人就紧急道:“你们的心思,不要当我不知道。开始我也是赞成的,现在我还是赞成,你不用心急。你可是想知道我为什么又把兰姐儿给带回来的原因?”

    珍珠给廊子边的陈妈妈使了个眼色,陈妈妈赶紧把一从奴婢都打发了开去。

    “兰姐儿要是知道我们让她把亲事让给秀姐儿,还不得闹翻天?那是她母亲给她定的亲?”关跃海道。

    “她不会。”关跃海不明白为什么老夫人这样说。

    老夫人看了眼关跃海:“兰姐儿在潽济寺入了鲁阳王妃和方丈的眼,以后肯定是个有大造化的,我们现在要做些事要‘笼’住兰姐儿,让她为伯爵府所用。”

    关跃海就道:“就她那个性子,还能入了王妃和方丈的眼?”

    老夫人点头:“你不要再小看兰姐儿,那丫头八成以前藏拙了,我们给那丫头骗了,她可是哄得王妃连太后赐的大婚礼物都送给了她。”

    关跃海愕然,“王妃,她这是什么意思?”

    老夫人就道:“我们不管她是什么意思,兰姐儿还在孝期,一切就等兰姐儿守完孝再说,我想王妃也是个这么意思。而且,曾经伺候过太后的苏嬷嬷也愿意跟着兰姐儿呢!”

    “什么!那刚才儿子的话,都给那老东,老嬷嬷听去了?”

    老夫人就道:“你以为呢?我为什么要你赶紧回府再说呢!就是不想你有什么话给她听了去,你可倒好,一点都沉不住气,现在还让兰姐儿住在北苑?”

    “那个,那个当然不能!那个老嬷嬷身份特殊,而且是在前朝拿月例银子的,她就算是皇帝的人,哪个敢得罪她。”

    “你明白这个道理就好!兰姐儿,可是在潽济寺门口接的方丈福指!这事瞒不住,你要是和林府那边还有什么打算,就赶紧办?”

    “母亲!您这是怕林府反悔?”

    “你说呢!要不是你从中斡旋,林府能要秀姐儿这个庶女?我虽不知道,你和林府的打算,但兰姐儿现在可能已经是个香勃勃了,你觉的林府就不会动摇?再说,兰姐儿的嫁妆可还是很丰厚的!”

    “那个,她不用想,那是我留给秀姐儿的。”关跃海就道。

    “伯爷!你怎么还这样糊涂,兰姐儿如果如了我们的愿,留在寺里,我们到时怎么说都能说过去,可现在她不是回来了吗?以前你们想的让秀姐儿替兰姐儿嫁,那个法子现在是不能用了。兰姐儿现在好好的,你们怎么还能拿着她母亲给她留下的嫁妆给庶女用,你那个前夫人不是省油的灯!”

    “此话怎讲?她一个死人,我还怕她。”

    “伯爷!你还是没弄清啊!我们暂不说兰姐儿入了王妃和方丈的眼,你那个好夫人,可是连贴身的大丫环都给准备好了呀!那是做什么的?那可是给将来的姑父做通房的,她能为兰姐儿想得这么远,难保不会还有后手?”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是她的枕边人都不知道,我还能知道?这些都不要再说,你以后见着兰姐儿给她个好脸,想她也不会真生你的气,毕竟你是她的父亲!”

    “母亲!”伯爷闷闷的答道。

    “对了!二姨娘那最近不要再去她的院子,我让人请去西院住了,你要是厌烦了那些个女人,也不愿去新夫人的院子,就把珍珠带到前院,先让她做个通房,将来她要是有福气,生个一男半女的,再抬她作姨娘。”

    珍珠娇羞,低着头伺候老夫人坐下,吩咐人上茶,忙里偷闲地偷看了一眼伯爷,才红着脸退了出去。

    “母亲!关跃海欲言又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