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回府(二)
    “珍珠!你说的有理,就你问吧?”

    “哎!”珍珠答应完,就又掀开了车帘,“两位姑娘拦住我们伯爵府的马车,可是有什么事?”

    “奴婢俩人也是伯爵府的丫头,想跟着一起回府,望老夫人成全。”

    珍珠愕然,“你们这事我可做不了主,有什么凭证?拿给老夫人看看再做定夺,可好?”

    “我们是一年前卖身给伯爵府夫人的,夫人怜我们为哥哥筹集药费而卖身,所以买下了奴婢两人给大小姐做贴身大丫环,还准奴婢们照顾好哥哥的病再回伯府爵。如今哥哥的病已经好了,奴婢们也应依约进府伺候大小姐。”说完递上曲谱。“这就是凭佂。”

    珍珠疑惑但还是接下曲谱,转身交给了老夫人。

    “老夫人您看看,这是她俩的凭证,说是前夫人为大小姐准备的贴身大丫环。”

    老夫人一脸郁色的接过,懵!看不明白,“这都是什么?”

    “问问,可有卖身契。”

    “是!”

    “两位姑娘你们可有卖身契?”

    “奴婢们没有,但夫人那时说,只要拿这个给大小姐看,大小姐就明白了。”两人说完就低头跪着,“请老夫人做主!”

    老夫人瞟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两奴婢,心里不停的咒骂那死鬼儿媳妇,“拿去给大小姐看看。”

    “是,老夫人。”珍珠下了马车。“你俩跟我过来。”说完带着暗六和暗十五,来到锦兰的马车前。

    “大小姐!奴婢是珍珠,给大小姐请安。”

    “我都听见了,把那凭证拿过来给我看看吧!”甜甜软软的声音就从马车里传了出来。

    “是!大小姐。”

    关锦兰接过打开一看,傻眼同时,心里泛起一丝的蜜糖的味道。

    这不是《梅花三弄》曲谱吗?难道是,是那人派来的?

    他知道自己是伯爵府的大小姐了,小脸一红,“嬷嬷,奶娘这确是母亲为我准备的,您看怎么处理好呢?”

    苏嬷嬷陷入沉思,一时还没回神!

    奶娘激动,就说夫人是个稳妥的,怎么可能没安排好大小姐和小少爷的事呢!

    “大小姐!还得夫人,这都给你准备好了,回府也不怕不够人手用了。嬷嬷您说呢?”

    “既然是先夫人准备的,又是在你为母做祭,而寻过来,这就是先夫人的意思,你还是收下吧!”

    “既嬷嬷和奶娘都这样说,那我就收下她们,可现在也不能让她们跟着马车跑,这该怎么做呢?”

    苏嬷嬷轻笑,“这有什么难的,大小姐您带着梅儿坐我的马车,奶娘你就带着她俩坐这台马车,可好?”

    “嬷嬷安排的极是周道,那还有什么不行的!”

    “大小姐,你看就这样定了,可好?”

    “我听嬷嬷的!”

    “那行,赶紧带上帷帽下车,坐到我那车去。”

    “哎!珍珠你去回禀祖母,这两人确是母亲为我准备的大丫环,我要带她俩回府,也全了我母亲的一片心意。”

    “是!大小姐。”珍珠转身走回老夫人的马车。

    “老夫人,您都听见了吧!”

    “哼!买两个丫环,不用买身契,用这曲谱,也就她那个母亲想得出来,带回就带回吧,我还能说不准不成!人家可是要成全她母亲的一片心意呢!”

    珍珠听着就缩了缩脖子,她一个奴婢可不好接话,可现在不接还不行,“老夫人,您是个最心慈了!这大齐朝,谁不知!提起老夫人,谁不称赞一声。”

    老夫人这才高兴,“就你最懂我的心事,也最能说到我的心坎里!”

    珍珠佯装不好意思,“老夫人,奴婢说的可都是实话。”

    “行了!你也别不好意思,吩咐起程吧!”

    “哎!”

    这边,二姨娘气得要吐血,她马车里的东西都换给了兰姐儿。

    现在,她挨了板子,只能趴在车子里,马车的起动咯的她心口生疼,屁股应那震动可能伤口又撕裂了!

    该死的鲁阳王妃半年都没理个那个死丫头,现在却吧吧地为死丫头做主了,哼!为什么又要送个教养嬷嬷给这死丫头,王妃就是她的克星。

    要送也应该给我们秀姐儿,一定是王妃没有见过我们秀姐儿,才觉得兰姐儿好,一定是这样。

    回府要跟老夫人商量商量让秀姐儿跟着兰姐一块儿跟嬷嬷学习,有机会也要让兰姐带着秀姐儿一块儿见见王妃,说不定,王妃就会喜欢上她们秀姐儿了。

    还有那早死的夫人,也蹦出来跟她作对,什么时候买了那两个奴婢早不找来晚不找来,现在找来了,那她让车夫放在锦兰马车里的药还有什么用!

    生的时候斗不过她,死的还来跟她作对。她一定要想办法把那药给拿回来,要不然给兰姐察觉,下次再想用下药这招就不灵了。

    “小红,你让马车停一下,让王大山过去跟那弟弟说,让他想办法把那药给拿回来。”二姨娘咬着牙忍着马车震动,头上冒出了细汗,还得忍不住着再细细筹谋。

    “是!奴婢现在就吩咐他。”

    “后面怎么回事?难道二姨娘要找奶娘麻烦?”

    “嬷嬷!快让车停一下,二姨娘这是要做什么?”关锦兰跟着苏嬷嬷的马车就停了下来。

    “老夫人后面好像出事了!大小姐和二姨娘的马车都停了下来。”珍珠讨巧告状。

    “这个上不了台面的东西,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嗯!”珍珠装着不乐意的下子,下了马车,了解情况。

    老夫人一看,这都快一盏茶的功夫,珍珠还没回来了,怒极,把手中茶杯猛的一下子扔到了外面。

    “老夫人,奴婢回来了!”

    “怎么回事?”

    “这个,这个,二姨娘是个惯会操心的,大山跟小山好像有什么事要说呢!”

    老夫人脸就一沉“嗯!她倒是个体贴下人的,爱操心的,让我们伯爵府的主子都等着车夫说那点事,伯爵府让她受苦了,这次回去合该让她好好体息,西院那个冷苑还空着呢!回府你回去吩咐做好此事,我们伯爵府可不能因一个姨娘坏了脸面。”

    “是!老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