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回府(一)
    珍珠面色直抽,她算是看明白大小姐的手段了,这以后对大小姐的事,必须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

    “老夫人,奴婢都收拾好了!”

    “还不吩咐人通知那东西,准备回府,都等着我呢!告诉她一盏茶还不到,就自己回。”老夫人吼完,心里终于舒服了一点,话完还狠瞪珍珠一眼。

    珍珠委屈,关我呸事!

    关锦兰眉梢扬了扬,带着苏嬷嬷、奶娘和梅儿看热闹准备离开。

    珍珠出了门,才叹了一口气,老夫人和大小姐打讥讽输了拿她这个奴婢出气,她是可以理解的!

    忠勇伯爵府位高权重,捏死她跟捏死个蚂蚁似的不费劲,她也没有办法。再说,她还没报当上,当上姨娘呢!娇羞!

    关锦兰乐的轻闲,一边吃点心,一边喝茶。在老夫人打量她的时候,露一露刚到手的玛瑙手镯!

    老夫人气的脸色时青时白时黑,呕得恨不能当场就叫人把关锦兰拉出狠打几十大板子!

    珍珠硬着头皮福礼走了进来,“老夫人都安排好了,您看是不是现在起行?”

    “嗯!出发,赶紧出发!”再待下去,这能短命好几年!

    “是,奴婢扶着您!”

    老夫人闻言,轻拍了下珍珠的手臂,“刚才的事不用放在心上,我没把你当外人。”

    “老夫人,您的为人奴婢还是明白的,您老心里有气,不发出来对身体不好,这都是奴婢应该受的。”

    “你明白最好,往后精心点当差,好处少不了你的。”

    “哎!老夫人您慢点走。”

    关锦兰跟在身后,听着直犯恶心,满脸的消化不良!

    一行人就这么浩浩荡荡走到了寺庙门口,老夫人感叹,这次的事情办的——竹篮子打水一场空。

    “珍珠可派人跟主持辞行?”

    “老夫人您就放心吧!都说了,方丈正跟王妃讲经,所以没有过来,不过方丈还是吩咐了律戒院的主持来给我们送行。”

    “是这个理,可不能担搁跟王妃讲经的事!”

    关锦兰心里吐槽,谁让你伯爵府没人家鲁阳王府牛!

    “阿弥陀佛!贫僧过来送伯爵府太夫人,太夫人一路平安!”

    “主持有礼了!珍珠回头吩咐人再加二百两香油钱。”

    关锦兰鄙视,真够豪爽了!

    “多谢太夫人!”

    “不必客气,应该的!”

    “阿弥陀佛,请问哪位是伯爵府大小姐?”

    关锦兰扶额,垂眸,关我毛事!装布景!听不见,听不见!

    “不知主持找我们府上大小姐何事?”

    “阿弥陀佛!方丈有一句话让贫僧带给大小姐。”

    “兰姐儿,你还不快接福祉。”老夫人别扭着吩咐。

    关锦兰没法子,缓缓上前,“谨听大师福音!”

    “请大小姐走上前来。”

    关锦兰锁眉,你大爷!本小姐忍你。

    “既来之,则安之,望大小姐多多造福世人。”

    “阿弥陀佛”说完主持转身走了。

    关锦兰冒汗,肿么回事?难道给人看破了???嗷嗷???姐以后还是不要来寺庙了,到时被别人当作妖怪给抓起来烧了!忐忑,神游!

    苏嬷嬷见关,开口道:“大小姐!”

    “哦!啊!”就看到老夫人正上上下下的打量她,好像x光在对她进行全身上下,内内外外地扫描,头疼!

    “祖母!我也没听明白方丈是个什么意思。”

    “嗯!”心道:看来这丫头片子将来是个有大造化的,那她和锦秀的位置看来是要变动一下。

    怎么说秀姐儿都是个庶女!

    兰姐儿再不得用,也已经入了王妃和潽济寺方丈的法眼,而且是嫡女,这作用比秀姐个那丫头得用多了!

    她鬼迷心跳,上了二姨娘的仙人跳。

    这该死的贱人!

    关锦兰看着老夫人变化不断的脸,心里苦笑,这又是在算计什么呀?可别再整到姐这里来哟!

    转眸就见二姨娘在小红和小沁的挽扶下走了过来,那怨毒的眼神直瞪着自己,好像要把自己瞪出个洞出来。

    鄙视,如果眼神能杀人,那还用刀作什么?朝二姨娘做了个鬼脸,有你哭的时候,敢算计别人,就要有能力挡住别人的算计。

    “祖母,姨娘这样太辛苦了!要不让人把车夫叫过来?您看二姨娘正看着车夫,是有事要吩咐车夫?”

    关锦兰明目张胆黑了二姨娘一把!

    没办法得转移老夫人的注意力啊!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更何况咱俩有仇,二姨娘你就不要怪我摆你上台,哈!

    “就你事多!她能有什么事!”

    老夫人说完眼眸不善的看着二姨娘,都这个样子,还学不会消停点,想起昨天听到的那个传闻,老夫人气的牙痒痒的,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众目睽睽之下跟个车夫眉来眼去,回去看不煎了她的皮。

    二姨娘看着老夫人看自己的眼神,全身就打了个冷凛,怎么会事?难道发生了什么,而她却不知道,看老夫人的眼神好像要把自己吃了!

    二姨娘有种不祥的预感!

    不行!

    一定要冷静,老夫人是她费了九牛二虎几力才哄好的人!

    没道理才一天的功夫就给这个死丫头给哄过去。对,没有道理!

    二姨娘经过分析,肯定了自己想法。

    她绝对不能慌,秀姐儿还等待着她的好消息呢!秀姐儿是那么的优秀——就因为头在她这个姨娘的肚子里,就低人一等吗?

    不能嫁个好人家,嫡妻,嫡女又怎样?兰姐儿的母亲还是当家主母呢,不一样的输给她,她的女儿也要输给她的女儿!

    “都上车吧!丢人现眼的东西。”老夫人这是不知道又在生谁的气,大家都不敢出声,照规矩按先后的顺序分别了马车。

    马车刚起动,就给停了下来,老夫人郁闷又出了什么事?

    珍珠掀开车帘,“老夫人,是两个丫头拦下了马车。”

    “作死呢,连个丫头都敢拦伯爵府的马车了!不想活了?”

    “老夫人,您是菩萨心肠,何必跟这两个不认识的丫头计较,再说这可是在潽济寺的门口呢!不妨问问她们,有什么难处,咱们能帮就帮一把,您看可好!”轻声细语,软言规劝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