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挑事讨债
    苏嬷嬷一看,心里捉急,看来回去得好好教导才行。

    “老夫人,老夫人奴婢禀了,您,您可不能再罚我。”

    老夫人“哼”了一声,瞳眸炯炯,内里腹诽:一个奴婢倒是牙尖嘴利的很,竟会讨价还价了!罢了,要是胆敢糊弄,可就不是打板子的事了!

    梅儿身体一抖,“奴婢就是不愤气,就外面那些个竟然敢说我们伯爵的坏话,奴婢气不过,跟那人理论来着。”

    “都说什么了?”

    “那些人绝对是胡说的,说二姨娘背着伯爷在庙里和外男私通。奴婢,奴婢这才和奶娘过来迟了。”说完,一幅等老夫人处置的样子。

    老夫人气的心口生疼,浑身鼓着的劲即时泄了,“用膳,别听风就是雨。”

    关锦兰几人相视对了一眼,这是要护住二姨娘,“祖母要真是这样,她俩有功无过呀!该赏。”

    老夫人白了关锦兰一眼,死丫头片子倒是打蛇随棍上!就没好处的怎么了吧!

    关锦兰一看老地人人这作态,本小姐的人你想罚就罚啊!不让你吃点亏,不长记性。

    “还不赶紧给老夫人磕头,祖母可是免了你们板子,这往后一定要记住老夫人的恩情,可懂?”

    “奴婢们给老夫人磕头,谢谢老夫人。”

    老夫人一噎,忍不住“哼”的一声。

    关锦兰心里美,懒得再理老妖婆子。反正,这风波暂时算是过去了,奶娘和梅儿赶紧退到苏嬷嬷的身后。

    老夫人也懒的深究。

    关锦兰莞尔,等着珍珠上膳食,准备开动!

    珍珠怔愣神,这还是夫人的女儿?这怎么让人不确定呢?

    “珍珠,摆膳!”老夫人森森盯着珍珠开口道。

    关锦兰嘴角直抽,这是拿珍珠泄火呢!眼轻瞅着珍珠摆好膳食,退了出去,这才起身主动为老夫人夹菜,意在安抚老夫人,实是让老夫人试菜。

    二姨娘的药不知道用到什么地方了,她可不能冒险。

    老夫人目光幽深,冷笑莫名,视线在锦兰身上来回扫射??????

    关锦兰忍无可忍,“祖母,孙女可有不对的地方?”

    “兰姐儿,能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你是个好的,祖母这是开心呀!你身边的人,能这么为二姨娘出头,这说明你平时教导的好!”

    关锦兰憋笑:“那里的话,这是祖母您找机会夸我呢!我呀都会记在心里,时时想着怎么报答祖母。祖母您就放心吧!再不吃这早膳都该凉了,孙女我可是为了祖母的身体着想,来!祖母您尝尝这个。”

    老夫人清咳了一声,终是用起早膳来,一时气氛有点诡异,桌面上只有咀嚼和筷碗相碰的声音。

    关锦兰乐没有聒噪的声音,吃得那是优雅而惬意。

    老夫人心里堵了一口浊气,上不去下不来的,“珍珠撤了。”

    关锦兰怒,你妹的!本小姐还没吃饱呢。

    “祖母,您对孙女就是好!这我刚吃两口您就让撤了,是怕孙女给撑着了?”

    老夫人一噎,扭身不理关锦兰,起身回房。

    关锦兰不管,照样吃得趣味盎然,嘴里还不停的嘀咕,“这寺里的早膳,就是好吃,比伯爵府强十倍,祖母您说是吧?”

    老夫人走动的身子一僵,心口又是一噎,真是被关锦兰给气狠了,“吃,还堵不上你的嘴。”

    “祖母您怎么知道!孙女好久没吃上这么好吃的东西,嘴真就堵不上!”

    老夫人气的个倒仰。

    这要传出去,御史还不得谏死伯爵府。

    嫡出的大小姐在伯爵府过的是什么日子?别人怎么看她们伯爷?死丫头片子就不是个省心的主?

    苏嬷嬷还在,她就这样抺黑伯爵府!

    老夫人气得眉毛锁的死紧,步子不由的就加快了,再听这死丫头气说下去,她得吐血,折寿啊!

    珍珠,忙跟上去伺候老夫人。

    苏嬷嬷和奶娘看着关锦兰心疼,梅儿却是非常高兴,大小姐就是彪悍,完胜老夫人。

    “嬷嬷、奶娘,时候不早了,梅儿赶紧打包??????”

    风水轮流转,怎么也轮到本小姐了不是!

    淡淡的朝厢房里看了看,就见老夫人脸色铁青在吩咐珍珠收拾行旅。嘿嘿!

    “祖母!”

    老夫人厌烦地掏了掏耳朵,“干吗?”

    “祖母,这是要回府了吗?”

    “嗯!你也带上你的人回去,收拾收拾。”

    “我不走,孙女我都叫她们收拾好了!本来我是想搬来和祖母作伴的,现在却一举两得,孙女是不是很聪明?”

    老夫人听了关锦兰的话气的想暴走。

    “那你就在外面等着。”

    “我不!我就想陪着祖母!”

    老夫人目一凛,“谁允许你进来?没脸没皮的东西。”实在事忍不住了,直接炸了!

    关锦兰心里一乐,嘴里却‘呜’的一声,飞快起身哭着扑到了苏嬷嬷怀里。

    老夫人眉毛一皱,不好,她上当了!赶紧补救看来不及了!

    “伯爷府的太夫人真是知礼,嬷嬷我可是大开眼界,这回京,我可得跟王妃和我那帮老姐们唠唠。”

    “啊呀!老姐姐,我今天心情不好,你别放在心上,兰姐儿是我嫡亲的大孙女,我不疼她还疼谁,都是这趟出来给那些不省心的闹的,肝火旺!再说咱们现在都是一个府上人,您就不为兰姐儿好好想想?”

    “大小姐那都是顶顶的好!没的说,跟老夫人您扯不到一块儿,再说奴婢现在是大小姐的教养嬷嬷,别人也不敢小瞧了大小姐。老夫人,您可叫不上奴婢老姐姐,没的辱没您。”

    老夫人咬牙:“瞧嬷嬷,您可真是太见外了!兰姐儿快别哭了,到祖母这儿来,这次出来的急,祖母也没给你准备什么,看着手镯,可还喜欢?”

    关锦兰就抬起头,泪眼朦胧,“祖母!”

    “这过一年,就及第,是个大姑娘了,快别哭了,来戴上,也让你嬷嬷看看,好不好!”

    苏嬷嬷点了点头。

    关锦兰转身,梨花带雨笑着收下了!哈哈!本小姐赚了!阴阴人,哭哭果然有益身心健康!

    老夫人叹了口气,总算把这个做戏的妖精哄好了!我的玛瑙手镯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