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章 脸红羞人
    关锦兰的脸‘刷’的就红了,难道王妃已经知道自己和她儿子私会并谈论过婚事?啊,呸,那不是私会!

    “嬷嬷!你混说。打趣我!我,我不理你。”说完,关锦兰真的拉开了跟苏嬷嬷的距离,加紧脚步往前走。

    苏嬷嬷愕然大笑,大小姐也是愿意的吧?要不然怎么会娇媚成这样,好呀!总算有个不怕世子爷的人了。

    娘娘的心思没白费,世子你可千万不能辜负了娘娘的苦心!

    “老夫人,大小姐在外面,过来给您请安,您看让她回去,还是进来?”

    “哦!让她进来吧!”

    老夫人阴阴一笑,看她怎么当着苏嬷嬷的面前调理她!

    虽说,她不能让别人看忠勇伯爵府的笑话,但是,关起门,呵呵??????就苏嬷嬷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珍珠心就抖了抖,大小姐你好自为之,奴婢可帮不了你。

    “大小姐好,老夫人让奴婢请您进去呢!”

    关锦兰朝珍珠笑笑,踏步走了进去,“孙女给祖母请安了,昨晚祖母歇的可好?孙女昨晚惦记着您,就怕您有什么不舒服。这不,一大早就赶过来看您老,不过现在这一看,孙女就放心了。瞧祖母这气色,就是好!祖母您一定会长命百岁的。”说完就侧了侧身子,盯着老夫人看。

    老夫人气的半死,就关锦兰那小嘴吧吧的不停,死的都能说成活的,她还能说什么?惦记她?

    哄鬼,鬼都不信。

    “好,好!祖母有你这样的孙女惦记,那不好也不成啊。苏嬷嬷您说呢?”

    “那是!老夫人您是顶顶有福的,奴婢羡慕的不行。”苏嬷嬷忍着笑说完,转身站在桌子旁边和锦兰一起看着老夫人。

    老夫人气得磨牙,再磨牙,脸色非常之难看。

    珍珠连忙低头,不敢直视!

    关锦兰可不管这些,“祖母你还没有用早膳呢,珍珠快点去看看,别饿着祖母。”

    老夫人郁闷的要死,都用上她的大丫环了,就瞟了珍珠一眼。

    珍珠吓得不敢动,这绝对是秧及她这个池鱼!

    “祖母!”关锦兰语带娇气,音色拐弯。

    老夫人一听,身子一僵,这死丫头越来越能作了。

    “老夫人,要不奴婢去看看?”珍珠见老夫人这个作态,赶忙解围。

    老夫这才“嗯!”了一声。

    珍珠赶紧转身走人,外面可比厢房里安全多了。

    “祖母,还是疼孙女。”关锦兰说完就走到老夫人的身边,挨着老夫人就坐下了。

    开玩笑!

    本小姐可不来这里罚站的!

    老夫人满头黑线,嘴角直抽抽,“你是个好了,这祖母都知道,想来祖母和你也已经半年没在一起用膳了,今儿祖母就好好享一下你这个孙女的福。”

    关锦兰翻白眼,还好意思说出来,脸皮真够厚了。

    苏嬷嬷一听,老夫人这是想给锦兰立规矩?转眸看了关锦兰一眼,却见关锦兰没心没肺的,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对着关锦兰的前面轻“咳”的一声。

    关锦兰警惕,难道这有什么问题?

    赶紧觑了一眼老夫人,发生了什么事?刚才还像吃了大便,只一会儿就如沐春风了!有阴谋,绝对有阴谋!

    关锦兰不解,赶紧向苏嬷嬷求解惑!

    苏嬷嬷叹了一口气,心道:这孩子可是未来鲁阳王府的主母,可不能给这个贼婆子欺侮,王妃考虑的真周到啊!

    苏嬷嬷就用手摸了摸自己头上的发簪。

    关锦兰明悟,虽说内里还是有些个不明白,但这提簪子的事,绝对错不了!

    再看,老妖婆正美呢!心里忍不住鄙视,算计为难自个儿的亲孙女,就让你这么的高兴!心里绝对的有问题!

    “祖母,孙女有个事想跟您禀告。”

    “什么事?”

    “就昨天陪王妃娘娘吃晚膳,娘娘送了个簪子给孙女,本来孙女是不想收的,但长者赐不可辞,所以还是勉为其难的收下了,想今早禀了祖母再作打算,您看这事该怎么办?”

    老夫人闻言,心里好一顿咯噔,抬头举眸看向关锦兰头上带的发簪,这一看不打紧,愣神了,思绪如江水翻涌。

    双眼深邃出神的看向了厢房的门外,久久不回神。

    关锦兰好笑,轻梯了老夫人肩膀一下,“祖母,是不是有什么不妥?孙女这就给王妃送回去。”

    老夫人急道:“送什么送,王妃给你,你就收着。”说完,才觉着自己表现的太过急切,讪讪一笑,“王妃送给你,这就是你的福份,你别辜负了王妃对你的情意!”

    关锦兰嘴角抽抽,勉强挂了个笑容,“谢谢祖母的教导。”

    老夫人阴沉着脸,死丫头怎么就这么得王妃的喜爱,她要重新估量下,今后到底应该怎样对关锦兰。

    “珍珠,备膳!”

    “是!”

    珍珠从厢房外面提着食盒走了进来,后面跟着奶娘和梅儿。

    老夫人眉梢一瞅,面色一沉,正欲开口发难。关锦兰转身一挡,赶紧给奶娘和梅儿使眼色。

    “老夫人早!”

    老夫人脸色又黑了一分,兰姐儿是收拾不了,但你身边的人我还不能敲打敲打?

    “你们两个怎么伺候的?竟比大小姐还迟,回府各领二十大板。”老夫人发作完,才觉心里舒服了一点。

    奶娘和梅儿一齐看向关锦兰求救。

    关锦兰看了奶娘和梅儿一眼,“祖母罚的好,没的让她们仗着是我身边的人就不知道轻重,你们俩倒是说说,什么事来的这么迟呀?”

    大小姐这是在帮她们打马虎眼,可这一时奶娘也想不出什么借口,说收拾行里迟了,说不过去,老夫人还没有吩咐她们就做了,那是对老夫人的不敬,那更得挨板子,怎么办?奶娘抓瞎。

    “梅儿,你说。”

    “大小姐!”叫完,看向锦兰。

    关锦兰佯怒,“你看我干吗?没见老夫人在这,赶快给老夫人回禀。”

    “是,是,奴婢糊涂。”

    老夫人打冷“哼”一声,身瞬时坐的毕直,大有这回要是说不出个冬瓜豆腐,我削死你俩的作态。

    关锦兰一个没忍住,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