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完胜(上)
    这个小狐狸,下午跟他在一起,一点口风都没有露,还是爷发现的早,要不给他的那些堂兄弟知道,还不知道会怎样!

    才情并茂的女人哪个男人会不喜欢呢?

    罢了!

    今晚他就不去了,可不能吓着小兰儿,母妃不答应帮她处理嫁妆的事吗,以后他们见面的机会肯定不会少,可不能坏了小兰儿的闺誉。

    但是,现在他也不能什么都不做,讨未来娘子的欢心,最后得益的还是他嘛!给她送两个奴婢?嗯!这主意不错,是我的人服侍终归精心点,我也方便点!就这么办。

    “阿南,你去福幸楼选两个机灵点的人,要懂点医,找好带过来。”

    “是!”

    这是对伯爵府大小姐非常的满意,现在就护成这样了!阿东过去还不放心,还要找两个暗卫做奴婢,这可是大材小用。

    他可得好好看看,到时主公要是不满意,倒霉的可是他!

    他可不想回莲花山回炉!

    月光从窗户外折射进来,照在赵世子的身上,将他高大的身影拉得老长,仿佛一头蛰伏的老虎,随时会撕咬敌人的血肉。

    关锦兰这时要是看到,一定会超级郁闷,上午跟她在后山欣赏秋海棠一起坯痞子,使坏偷吻他的人,怎么也不可能和眼前这个人重叠。

    赵世子目光微动,转身坐到了桌子边,冷厉的眼神盯在薄薄的几张纸上。要用个什么方法,她才会知道是他送过去的人?

    明天早上,最好她们能跟她回府——抱着双臂,坐在桌前看外面灯影朦胧,银月高悬,习习微风,暗眸忽冷疑,浑身的气息,犹如高山枯海一般深不可测。

    过了整整一盏茶的功夫,赵世子的剑眉稍扬,薄唇上的一抺淡笑,绚烂而夺人心魄,低哑笑出了声音,紧急又闭上了双眼假寐。

    阿西知道,他们的主公这是又解决了一件大事。

    夜风微凉,可主公怎么还不去休息?为什么要坐在桌前假寐,事情不是都有办法了吗?

    阿西环顾世周,难道主公在等阿南回来?

    是又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吗?

    赵世子一双清凉的双眸终于睁开,“阿南你回来了。”话音刚落,空气微有移动。

    “是!”

    眨眼空中就出现了三个人的身影,跪在地面。

    赵世子的眼光若有若无地落在阿南身后的两个人身上。

    “属下,暗六。”

    “属下,属下,暗十五,参见主公。”

    赵世子缓缓起身,眸中凝视两人,声音冷寒一片,“阿南既然选了你们两个,那我就相信你们,对于你们执行的是什么任务都在这个纸上,拿回去好好看看。如任务失败,你们知道后果!”说完,拂了衣袖,抬手一挥,转身走人。

    暗六和暗十五忙看向阿南,求赐教!

    她们好不容易从莲花山出来到福幸楼,今天才刚见了主公的面,这是个什么任务?她们一点底都没有。

    阿南叹了一口气,“你们只要知道,保护好我们未来的当家主母,就好了!怎么做不用我教你们吧?”

    暗六,暗十五,忙压住心中的激动,入目看去,一行行的浏览下来,她们只要按照主公的办法留在未来的主母身边,护住主母的安全,那她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以后跟着主母就不用再风餐露宿,那将来主公和主母成亲,她们就是大丫环了,再也不用过刀口添血的日子。

    她们命运改变了!

    两人齐齐对着阿南露出了感激的微笑,朝主公走的方向磕了三个响头。

    一夜平静无话。

    隔日,清早关锦兰在苏嬷嬷的注视,梅儿的伺候下起了床,看着苏嬷嬷不停的打量眼神。

    关锦兰微愣,低头检查起自己的穿着,觉得并没有什么不妥,“嬷嬷,可有那里穿的不妥当?”

    “没有。”苏嬷嬷就道。

    “那就好!”内里眦牙,没有这么看着我干嘛?看的人心都发毛了。

    “大小姐,马上就要去给你的祖母请安了,可有什么打算?”

    关锦兰:排腹,原来是想问她这个,早点说不就行了,害她还以为哪里不对劲!

    “暂时没有什么打算,走一步看一步吧。”

    她也不知道这个所谓的祖母会用什么方法来收拾她,不过有苏嬷嬷在,想来那老妖婆不可能作的太过。

    “还请嬷嬷赐教。”

    “大小姐您不用嬷嬷我帮忙也能做的很好。”

    梅儿狐疑,这是那跟那?难道苏嬷嬷不准备帮大小姐了?

    关锦兰微愣之后轻笑,转身从梳妆台上的抽梯里拿出了王妃送给她的玉簪子轻轻的插在的头上。

    “大小姐真是个聪明有主意的人。”

    关锦兰听完,抓狂,呸!这马屁听着真让人隔噎。

    “谢谢嬷嬷夸状,总比坐以侍毙的好。”

    “是这么个理,有时别人不好,我们才能好。”

    “嬷嬷,你的话最是精僻!”

    梅儿浑身一抖,苏嬷嬷和大小姐打的什么哑迷?她听不懂!

    关锦兰一愣,梅儿这丫头又范迷糊了!她说得有什么不对!哪个都是对的,好嘛!

    “梅儿,你现在去和奶娘一起收拾东西,送来的吃食和茶水就不用动了,我和苏嬷嬷就在祖母那里等你们过来会合。”

    “哎!大小姐,你就放心吧!奴婢们绝对不会动的。”

    “那就好!嬷嬷我们现在就过去吧,可不能让祖母等急了。”说完莞尔一笑,带着嬷嬷出了厢房的门。

    有时候占便宜能让人心情非常之愉悦!

    可这种时候,她却觉得有点对不起王妃,王妃把玉贊子送给了自己,那她进宫就不能享受免拜之礼了!

    深觉有负罪之感啊!

    “嬷嬷,如果能如愿在母亲的别院中生活,我想把这个簪子送回给娘娘,毕竟娘娘比我更需要它。”

    “大小姐,娘娘既送给的你,就没有收回去的理,再说早晚都是一家人。”

    “啊!嬷嬷,你在说什么?”

    “哎!我的道行!”

    苏嬷嬷也不知是为了什么?在关锦兰面前,她总能能让她很快放下心中的防备。

    “没说什么,就大小姐听到的那个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